追蹤
夏目的玩具箱
關於部落格
亂放東西用的地方
  • 79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情人節去死去死怨念篇~明日的約翰~

 情人節完全怨念去死去死~斷念篇
 
明日的約翰(Ashita no John)
 
 
人生有三句話,是說了就無法收回的:
 
「I'm your father!」
 
「我在這場戰爭結束後就要回老家結婚了!」
 
「大丈夫だ、問題ない!」
 
「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好嗎?」
 
姑且不論為什麼三句話中好像插了一句奇怪的東西,男子漢約翰今日再度說出了無法收回的其中一句經典。那就是最後一句,而對象則是他心儀的某位同校的學姊。
 
「聽我說…約翰…」學姊笑得很甜美「你是個好人…」
 
約翰其實不清楚自己算不算好人,可是他很清楚接下來會聽到的話是甚麼。
 
「可是我們不能在一起。」
 
一瞬間,有形的話語化為精神上的無形鐵拳,重重地將約翰的精神體擊倒在地。約翰彷彿聽到耳邊傳來中田讓治一般的大叔聲音正在倒數計時,宣告自己即將被擊倒的事實。
 
咬著牙死撐著,男人的尊嚴不容被如此輕易地放棄。約翰在發呆三秒後終於將自己的靈魂重新拉回體內。然而發抖的雙腳已經透漏出他無法再戰的訊息,彷彿只要再一記輕拳就能將他擊倒在地。
 
「為…為什麼啊學姊?」約翰拚盡最後的力氣問著「你不喜歡我嗎?」
 
「沒…沒有呀。」學姊並非心虛,只是覺得尷尬「不是這樣說的,就…戀愛畢竟是種…」
 
「我每天早上早起幫你買早餐,中午幫你買中餐,放學騎腳踏車載妳回去,晚上還幫你買消夜。你冷了我脫下夾克給你穿,你渴了我馬上衝去福利社買你最喜歡的草莓口味可爾必思。你作業忘記寫我熬夜幫你趕工,電腦壞了我還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覺幫你重灌。為了你我做了好多好多事,難道這些事都不足以感動你嗎?」
 
「學弟…」
 
「你哭的時候我為你哭,你笑的時候我為你笑。你被欺負的時候我替你生氣,當你跟前男友分手的時候,即使第二天要考試,我還是陪妳聊著整晚,排解你心中的鬱悶。只希望你在心情好的時候,可以記得還有個人在默默守護你。」
 
「我知道啊…」學姊嘆了口氣「這些日子以來你對我真的很好,比我前男友還好。」
 
「學姊…那為什麼你…」
 
「可是你要知道,戀愛就是要靠感覺的唷…沒有感覺的話就算你做再多也沒用…」
 
碰!一記漂亮的左鉤拳打在約翰的心靈肝臟上,他並沒有發出難聽的慘叫,只是無聲地彎著腰抽蓄著。
 
「學姊知道你真的很好很好。」快畢業的女高中生雖然滿臉堆笑,但其實已經有點不耐煩了。
 
聚氣條滿了,女高中生開始使出左右開弓的必殺技,快速地往約翰的雙臉巴去:
 
「像你這樣的矮個子、有點胖、講話又沒技巧,而且,完全,沒有,賺錢的男生,真的沒辦法唷,真的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呃!嗚!啊!」大量地打臉不停落在約翰的臉上,最後在他完全失去意識之前,他彷彿看到他的學姐對他的下巴使出一記右鉤拳。
 
「所以雖然約翰是個好人,可是很對不起,我對你真的沒有感覺。」
 
最後學姊使出了上鉤拳終結技,說:
 
「我們做朋友就可以了,好嗎?」
 
 
 
遭受過巨大精神攻擊的約翰露出彷彿戰鬥已經結束的微笑,以全身發白到連四周的景色似乎都跟著變白的姿態癱坐在校園的花圃旁。
 
「教練…」约翰有氣無力地回應著:「我已經盡力了…」
 
青春是一種美好,他是用來告訴各位成熟的大人「嘿!你以前也曾有把腦袋丟掉的時期唷!」這類的事情用的。
 
輕蠢有三種,好友,戀人與翹課。約翰也希望自己能夠完美地從青春畢業,但是高中兩年來,他的情路始終不順。仔細算算,現在約翰被心儀的女性發好人卡的次數已經超過櫻木花道的紀錄了。如果在湊一張就可以拿來打樸克牌了吧。
 
他總是重複著邂逅、認識、心動、追求、告白後被發卡的五個步驟,偶爾還會像今天這樣收到朋友卡。他不明白為什麼真心總是換絕情,他喜歡上的女生總是對他沒感覺。
 
難道胖了一點,矮了一點,窮學生有錯嗎?他不明白他這顆單純的心為什麼沒人接受,他記得第一次聽到這個理由的時候,他也曾對著天空大喊:
 
「我沒有錯!錯的是這個世界!」
 
但如今,他已經不知道自己的堅持有沒有意義了,現在的他只能喃喃自語道:
 
「這就是年輕時犯下的錯誤嗎…」
 
或許,該到了改變自己的時候了嗎?約翰如此想著,但他沒有自信改變。他認為自己或許要借助外力來幫忙,比方說像是全民情聖之類的高手。
 
「Yes! We can Change!」約翰心中聽到了謎樣黑人的呼喊,不過似乎不是他想的那位就是。
 
忽然啪的一聲,一張紙貼到約翰的臉上。它拿下來一看,只見上面寫滿了奇怪的標語。
 
「一周內保證見效!」
 
「讓你成為少女殺手!」
 
「現在加入年費免費!(原價五萬/年)」
 
「改變自己,就趁現在!」
 
「一對一專門授課!」
 
諸如此類的宣傳標語,彷彿廉價的大拍賣一樣。約翰看到最後眼睛一亮,因為上面寫著「戀愛養成班」五個字,字體旁還有一對情侶互相擁抱著,以看星星的角度看向遠方。
 
「就是這個!」約翰興奮地大喊:「我要的就是這個!」
 
 
黃昏的夕陽染黃了天空,一棟老舊的二樓平房佇立在約翰眼前。
 
「是這裡嗎?」約翰看著宣傳單「照地址走來,沒想到還挺近的…」
 
怯生生地推開大門,約翰看到的是一個拳擊擂台。昏黃的日光透過氣窗照射進來,裡面透著一股老派的氣息。屋子裡沒半個人,只有搖晃的沙袋,幾個啞鈴和幾張椅子。
 
「有人在嗎?」
 
一個穿著貓咪布偶裝的人突然出現在擂台上,雙手交叉從上往下俯瞰著約翰。
 
「你這傢伙是甚麼人?」
 
「我嗎?我只是個路過的愛情教練!給我記住了!」電子音從貓咪布偶人口中傳出。
 
「甚麼?」
 
「少年唷,你是為了愛情的苦惱而來的對吧?」貓咪布偶人用肥短的貓掌指著約翰「戀愛就像戰鬥,只要稍微輕忽大意就會輸啊。」
 
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可是其實沒甚麼意義的格言像把箭般穿透約翰的內心,他感到胸口一熱,突然跪了下來。
 
「請讓我叫你一聲師父吧!」
 
「修行是很困難的,你承受得住嗎?」
 
「我會努力!」
 
「很好!」貓咪布偶人很帥地轉身背對著約翰「上來擂台,訓練要開始了!」
 
「是!」
 
「首先先伏地挺身一百下!」
 
「欸?」
 
「你的內心太軟弱了,所以要先從鍛鍊身體開始。」貓咪布偶人再度說出一番很有道理的「健全的精神寄宿在健全的肉體上,你現在這副弱雞樣太沒用了,要二頭肌沒二頭肌要胸肌沒胸肌,連僧帽肌都沒有,是要怎麼打贏這場戰鬥?」
 
「可是老師,我只是想要告白成功而已啊…」
 
話還沒說完,約翰就被貓咪布偶人一拳揍倒在地。
 
「你這個笨蛋!」貓咪布偶人的雙眼發出閃光「你到底想不想改變自己!?憑你這貧弱的身體能撐得住告白時的心跳加速嗎?如果連這點苦都吃不了你還是滾回去看你的甜心小魔女算了!」
 
「我錯了!師父」約翰努力地撐起自己的身體「我會努力的!」
 
「很好!就是這樣!」貓咪布偶人點點頭「相信我吧!我一定會讓你成功的!」
 
接下來的一個月,約翰經歷了比地獄還要地獄的地獄,他每天有著大量的訓練,包括馬拉松二十公里、仰臥起坐兩百下、伏地挺身一百下、交互蹲跳四百下,還有啞鈴單臂抬舉一邊五十下。每天除了做這些體能訓練外,在訓練途中還得接受貓咪布偶人各種虐心的怒罵。
 
「左膝太弱了!左膝!」
 
「你這廢物!狗屎!豬!沒有卵蛋的傢伙!」
 
「跑得比爬得還慢,你這蠕蟲真的有心嗎?不!你連蠕蟲都不如!」
 
「如果要為宇宙中的生物排名,你肯定是第一,是第一無能的廢物!」
 
「快跑起來啊!你的雙腳是生來幹嘛的!?只是器官而已?他現在連器官的功用都沒辦法發揮啊!這都是你那軟弱大腦的錯!」
 
「不准哭!眼淚是貴重的水分!比你的存在還要貴重!給我忍住!」
 
「%%︿$%&@#!&*(因為太過難聽所以消音了)」
 
「我不行了師父…我已經用盡全力了,甚麼都不剩了…」
 
每當約翰在訓練途中倒下,如破布一般的躺在地上,貓咪布偶人都會拍著他的肩膀,用異常平靜慈悲的口吻說:
 
「你在說甚麼啊約翰,你不是甚麼都不剩了,你不是還有生命嗎?」
 
然後繼續逼迫約翰做完剩下的訓練。
 
 
一個月後,站在磅秤上的約翰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瘦下來了…」
 
鏡子前的他不在是一個月前那個胖胖的矮子,身上都是結實的肌肉,因為還在成長期的關係,身高也稍微拉高一些。現在的他看起來雖然比不上電視上的明星帥哥,但至少是個笑容燦爛的好青年。
 
「恭喜你了約翰」貓咪布偶人在他身後拍了拍手「接下來我們該去實戰了!」
 
「欸?」約翰回頭看著貓咪布偶人「甚麼?」
 
「接下來就去找上次擊敗的對手吧!」
 
「不不不不可能…」約翰趕忙搖頭「都已經被拒絕了…」
 
「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貓咪布偶人如此說著「格鬥遊戲都是兩回合才算正式KO」
 
「可是學姊她說了,她對我沒感覺啊…」
 
「你現在已經改變了,說不定會有變化。」
 
「可是…可是…」
 
「住口!」貓咪布偶人再次賞了約翰一拳,把他打倒在地「你到底是不是個男人啊!?是的話就站起來!」
 
「抱歉師父…」約翰擦掉嘴角的鮮血「可是我沒辦法相信自己…」
 
「那麼你就相信我!相信著這個相信你的我!」貓咪布偶人雙手交叉胸前,巍然挺立者「你這個月的努力我都看在眼裡,連我都心動了!所以你一定可以的!」
 
說完後,貓咪布偶人對約翰伸出了手。
 
貓咪布偶人的激勵再次點燃約翰心中的熱血,約翰決定再試一次看看,不是為了自己,也不是為了任何人,而是為了相信自己的師父。
 
於是兩人再度前往命定的戰場,等待約翰的學姊出現。
 
 
黃昏,總是充滿青春氣息的時刻,黃昏的網球場,更是充滿青春氣息的好場景!
 
約翰的學姊是網球社的社員,放學後總是要在這裡訓練。約翰原本也是網球社的社員,這裡也是他喜歡上學姊的地方。他喜歡學姊認真練習的模樣,不是因為她很漂亮,身材很好這類膚淺的條件。他只是覺得這麼努力的人值得他去追求,只是學姊的回答對他來說還是傷害太大了。
 
這裡對約翰來說已經是傷心地,可是也是他的最終決戰聖地。雖然學姊的答案讓他明白,學姊並沒有如他所想的那樣欣賞跟她一樣努力的人,也不會因為別人對她溫柔就喜歡上對方。但是沒關係,約翰告訴自己,自己已經不一樣了。
 
約翰心中響起了洛基的出場主題曲,朝著正在練習網球的學姊走去。
 
「約翰?」注意到約翰走過來的學姊面露笑容問道:「好久不見了,你變了好多。」
 
「上吧約翰!師父會在遙遠的天邊看顧著你的!」躲在草叢裡觀察的貓咪布偶人在心中喊著。
 
「學姊!」約翰強忍狂跳的心臟,表現沉穩地說:「請聽我說!」
 
「嗯?」學姊歪著頭一臉不解地看著約翰「好的,請問是甚麼事呢?」
 
「請妳再給我個機會!」和學姊對看著,約翰發現自己似乎比學姊高了,聲音也不由得多了點自信「我喜歡妳!請妳和我交往!」
 
約翰的聲音傳得所有網球場裡的人都聽到了,連在草叢裡的布偶都忍不住握緊拳頭,暗道:
 
「幹得好啊,好一個開門見山!」
 
因為約翰太過直接的告白,害得學姊愣了一下。她左看看右看看,在場的社員們也轉過來看著他們兩人。
 
「唉…」學姊嘆了口氣,雙手叉腰地說:「學弟我應該已經說過了…我對你…」
 
「我知道!」約翰搶了學姊的話「我知道你對我沒感覺,所以我改變了自己!」
 
「嗯…我知道,我看得出來你變瘦也變高了,當然也變帥了。」
 
「學姊拜託你看著我,看著現在的我!」約翰往前走了一步,那是他人生史中最偉大的一步「為了妳我連自己都改變了,妳難道都沒有任何心動的感覺嗎?
 
學姊認真地看著約翰,沉默許久。而約翰心中的主題曲才演奏到一半,他已經擺好架式,準備接下學姊的攻擊。
 
「學弟…」學姊有點苦惱地皺了皺眉,可是在約翰眼中還是如此可愛「我之前應該也有說過,我不喜歡死纏爛打的男人。」
 
這是一記迂迴的鉤拳,將自己說過的話再次強調。而約翰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決定以正攻法突破。
 
「我知道!」約翰挺胸回答「但如果因為這樣就退卻,那我永遠得不到學姊的心。這對我來說就有如死亡那般,與其這樣,還不如一開始就讓學姊討厭吧!」
 
學姊饒富趣味地看著眼前的對手,這是她第一次接受到如此直接的反擊。蟬聯學校難攻不落美人冠軍三年,連涉谷的平面模特兒帥哥跑來告白都被她擊沉的不敗女王,原本以為自己遇到了一個弱雞,三兩下就解決了。可是現在這個弱雞散出的氣息卻不輸給自己,有著堅強的魄力。
 
「學弟…」學姊看著約翰問道:「你真的愛我嗎?」
 
「愛啊!」
 
「那所謂的愛不就是不該勉強你所愛的人嗎?」學姊嘆了口氣看向一旁「說真的你有沒有想過在大庭廣眾下被你告白的我的心情?那會讓人很尷尬。」
 
一記鉤拳詭異地從後側打來,痛得約翰心中的小約翰彎下腰,單手抓住擂台的纜繩。他苦思著要怎麼應對學姊的攻擊,不然接下來場面將會一面倒。
 
「加油啊徒弟!」貓咪布偶在一旁乾著急「快嘗試攻她中路!」
 
「學姊你是大美人,每天都會有人來告白!」約翰總算找到理由「就算這樣被告白,我覺得你也不會感到困擾的!」
 
「就算你這麼說也要看一下時間場合啊…」學姊再度使出兩記刺拳「你應該知道社團禁止同社社員談戀愛的,這樣做其他人會怎麼想我們兩個?」
 
「沒關係!只要能跟學姊再一起!我可以退社!」約翰舉起拳套勉強擋住了,可是強大的後勁依然讓他雙手發酸「就算之後沒辦法來網球社看學姊,我只要能跟學姊交往的話,大可以在校門口等學姊練習完後再送學姊回家。」
 
嚴密的防守讓學姊留下一滴傷腦筋的冷汗,看來今天要讓這個學弟知難而退得花很多力氣了。她舉起手指輕點自己的額頭,一臉為難地說:
 
「可是呀學弟,學姊希望的伴侶是必須能在各方面都強過學姊的男人喔,如果你退出網球社的話,就不可能再網球勝過我了!」
 
強力的鉤拳接踵而至,閃避不及的約翰被打中臉頰,好像汗水跟口水還有淚水都一起被打出去了。約翰心中受到了不小的創商,差點就心跳停止回不來了。
 
「可惡!」貓咪布偶人激動地雙手抱頭「難道沒有機會了嗎?」
 
「學弟你要好好想清楚,別太自以為是了。」學姊板起臉說教「學姊沒有不喜歡你,學姊只是覺得朋友關係對我們兩人最好了,如果跨過阿那條線,我們說不定反而會鬧翻喔!」
 
「學姊…」
 
又是一拳後勁十足的鉤拳,這次直接打在側腹上,讓約翰的視野不禁模糊起來。要放棄嗎?不要放棄嗎?約翰指覺得好累,好像所有的世界都在離自己遠去。
 
到此為止了嗎?約翰如此問著自己。
 
「不要放棄!」貓咪布偶的聲音很迷地傳到約翰耳邊「不可以放棄!現在放棄的話,比賽就結束了!」
 
「學姊!」約翰再次提起勇氣,一邊逼近一邊打出最後的交叉反擊拳「就算這樣會讓你困擾,我也想從妳那邊得到答案!是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拜託妳給我個痛快,不然我覺得我們連朋友都當不成的!」
 
約翰的反擊終於將學姊逼到角落,不管是物理上還是心理上都是。意識到自己並沒有太多選擇的學姊臉色凝重起來,她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被逼到絕境,以往都是她技壓群雄,將所有來告白的男生都逼到自己畫的一條線外。過著跟誰都曖昧跟誰也都不會太深入的關係,但今天眼前這個認真的小子讓她感到緊張了。
 
這樣不行,她並不是討厭眼前這個小子,甚至該說,約翰的改變的確讓她很心動。但她是不敗女王,她的自尊不允許她這麼輕易就讓曾經被自己拒絕過的魯蛇攻陷。
 
既然已經被逼到角落!那就放手一搏吧!學姊決定使出多年未用的必殺技,只見她別開眼躲開約翰的直視,眼角含著淚水怯生生地說:
 
「學弟…拜託你別這樣…學姊現在心裡也很亂,沒辦法給你一個答案…今天就先這樣好嗎?讓學姊回去想想。」
 
「該死!是太極拳啊!」貓咪布偶人驚訝地站了起來「在拳擊場上用太極拳是犯規的!」
 
約翰只感覺到自己的拳頭如泥牛入海,竟然一點打道的感覺都沒有。他暗叫不妙,再繼續下去會遭受到嚴重的反擊。如果再不抽身,接下來一定會害得學姊哭出來,到時就真的沒機會了。
 
此時的約翰陷入抉擇,此時的他如果不放棄,就會掉入絕體絕命的大絕境,可是如果他果斷放棄了,那之後肯定會被太極拳的後勁蹂躪至死,到死前都不知道學姊真正的心意是甚麼,一切身不由己。
 
難忍的沉默瀰漫在兩人之間,也讓圍觀的眾人感到十分緊張,因為這是他們第一次看到不敗女王被逼到如此窘境。
不管結果怎樣,眼前的男人都值得讓人尊敬。
 
「學姊…」約翰咬著牙做出最後決定「還是請妳乾脆點,告訴我答案是Yes或No吧…」
 
「真的要嗎?」學姊小聲地問著。
 
「嗯…」
 
或許是感受到約翰異常的決心,學姊嘆了口氣,決定放掉這塊到手的肥肉。只見她推開約翰的手,一邊走開一邊說:
 
「對不起,我不喜歡你。」
 
這一次沒有好人卡,沒有朋友卡,只有冰冷冷的拒絕化作超大的一記鐵山靠,將約翰殘破不堪的心給打飛出去,化作天邊的星星。
 
 
約翰已經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網球場的了,他現在正坐在上次告白失敗的公園裡邊的某座長板凳上,以一副完全燃燒殆盡,很釋然的表情低著頭,臉上還帶著非常滿足,此生無憾的微笑。
 
貓咪布偶默默地站在約翰身旁,過了不知多久才問道:
 
「滿足了嗎?」
 
「嗯…」
 
「放下了嗎?」
 
「嗯…」
 
「還有疑惑嗎?」
 
「師父…」約翰有氣無力地問道:「為什麼要讓一個人喜歡上自己是那麼的難?即使付出了這麼多的努力還是沒辦法得到對方的心?」
 
「因為他們沒有心,你自然就得不到。」貓咪布偶人指著約翰的鼻子「這是你的問題,你沒眼光!」
 
他頓了一下,又繼續說:
 
「那些人都只愛著自己,總想著表現出最完美的自己,所以才會那麼吸引人,你看不透他們的本質,所以才會被迷惑,就像飛蛾撲火一樣。」貓咪布偶人指指自己的胸口「所以才說這是你的問題,你沒有用心看,你只注意到外在的表現,卻忘了人跟人之間要互相喜歡,需要看的是內在。」
 
「甚麼叫做用心看,我不懂啊師父…」約翰的眼淚已經很不爭氣地掉下來「難道真的都是我的錯嗎?」
 
「唉…」貓咪布偶人無奈地嘆了口氣:「所以說你沒用心看,你的心眼從頭到尾都沒打開。」
 
話說到這,貓咪布偶人突然把自己的頭摘下,嚇了約翰一跳。不過接下來的事讓他更驚訝了,因為他看到一個短髮的美少女的臉蛋出現在眼前。
 
「你看吧,連這個布偶裡的人是誰你都沒看透,我說的沒錯吧?」
 
「所以說師父你是女的?」約翰的下巴張的老大。
 
「當然啊!」穿著貓咪布偶裝的美少女嬌嗔道:「我當然是女的!」
 
稚嫩的女聲傳進約翰的耳朵,他腦中迴響著「我當然是女的」六個字好幾回,一瞬間甚麼都聽不下去。
 
「給我醒醒!」美少女再度用一記重拳將約翰擊倒在地「看來你的修行還不夠啊我的徒弟!給我再去跑一趟二十公里,讓我們從頭訓練起。」
 
「是!師父!」約翰反射性地跳起,開始朝著夕陽跑去。
 
「你的第一戰已經很不錯了,如果是普通的女孩子你早就贏了!」美少女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從今天起你要向前看,尋找真正有心的女孩!然後追求她!征服她!不要忘了戀愛就是戰鬥!」
 
「是的!師父!」約翰的聲音聽起有點高興,因為他知道誰才是真正有心的人。
 
「別鬆懈!」美少女踹了約翰的屁股一腳「未來的日子還長的呢!你還只是個小鬼!」
 
「好的師父!」
 
黃昏的河道上有著一副美妙的情景,一名上氣不接下氣的少年身後跟著一個穿著貓咪布偶裝的美少女,在夕陽下努力地奔跑著。
 
不要再放棄了!約翰!奔跑吧!約翰!奮鬥吧!約翰!總有一天!總有一天你能打贏這場戰鬥的!這場名為「戀愛」的戰鬥!
 
 
~歐挖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