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夏目的玩具箱
關於部落格
亂放東西用的地方
  • 79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棒球手套、電梯、百合花

==================================

「咳,那個…雖然你可能很難接受,但請聽我說。那個…很遺憾地,就各種意
義來說,你已經死囉。」

「啊勒?」

剛睜開眼就聽到一句很糟糕的話,我突然有種自己是不是還在作夢的感覺。

「……」

坐起身子稍微環顧了一下四周,我發現自己正坐在一部電梯裡。而在我身旁說
話的那個人是一名女孩子,看來大概十幾歲吧。雖然穿著電梯小姐的制服,不
過跟她那嬌小的身材與稚氣未脫的俏臉實在很不搭。

「不好意思,請問妳剛剛說了什麼?」

或許是自己聽錯了,所以我很慎重地重新問一次。

「就是…這個…那個…這個…」

「……」女孩扭扭捏捏的態度實在讓我感到不耐煩「喂……」

「咿?」

女孩像個被嚇到的小兔子那般往後一跳,縮在角落張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我
這邊。這情況怎麼看起來好像是我在欺負她似的?真是頭痛。

沒辦法,還是別太直接好了,老爸說要跟陌生人溝通就要先從認識彼此開始做
起,先問她的名字吧。

「請問一下,妳叫什麼名字?」

「那…那個…」女孩子支支吾吾了好一陣子「我叫紫皇院…百合花…」

紫皇院百合花?好奇怪的名字,至少我可以確定不是我的故鄉能聽到的名字。

「那麼紫皇院小姐…」我把雙手交叉在胸前「我叫左契旗…」

「嗯,我知道啊。」自稱百合花的女孩打斷我的話,開始小聲地碎碎唸:「夷
洲人氏左契旗先生,乙未日卯時三刻因為趕不及棒球練習而闖紅燈,結果於重
陽路與山東西路路口遭到左方汽車撞飛倒地,死因是失血過多造成的心肺功能
衰竭…」

這段專業的碎碎唸一下就讓我明白自己的處境,連原本想說的話都沒力氣說出
口了。不過這女孩既然那麼了解我的死因,那這樣子看來…

「妳該不會是死神吧?」

「欸欸欸?」

被我突然冒出來的話嚇到,百合花的肩膀又顫抖了一下。只見她大口地深呼吸
幾次,才小聲地問:

「你你…你怎麼會知道…我我…我是死神…的?」

「所以說我剛剛沒聽錯囉?」

「剛剛?」女孩怯生生地眨了眨她的大眼睛。


「就是說我已經死掉那句。」

聽我這麼說女孩才一臉恍然大悟,又說:

「是…是的…你已經死囉…」

「……‥」

其實我還蠻不想就這麼乾脆地承認自己已經死了,我連自己是怎麼掛掉的都搞
不清楚。

重點是,要我承認眼前這位看起來人畜無害還疑似穿錯衣服,活脫脫像隻待宰
羔羊的小女孩是人見人怕的死神…

總覺得真要這樣承認,會有種不知道被誰打敗的不悅浮上心頭。想到這我就忍
不住皺起眉頭,一臉像是被欠了幾百萬元沒還的衰小樣。

「那…那個…」

「啊?」我用這張衰小臉看向百合花。

「就…就…咿!」

百合花看到我的衰小臉就嚇得滿臉發白,隨即轉過身去面對角落不敢看我。

真是的,哪有死神那麼膽小的。

「有什麼事嗎?」

「就…就是…」百合花的聲音微弱像蚊子的鳴叫聲「就是…這個電梯是專門負
責載好人上天堂的,所以你不用害怕,很快就能解脫囉。」

「……」

「還…還有就是…雖然我是死神…可是請不要怕我…我只是…只是負責接送死
者的靈魂上天堂而已…所以…這個…那個…我也知道自己一點都不可愛…但就
是…」

原來如此,所以死神才會穿成電梯小姐的模樣嗎?最近的天堂還真跟得上時代
啊,為了避免死者太勞累,還特地準備電梯服務死者。話說回來一零一的電梯
應該也沒有比這快吧,這可是直達天堂的…

「開什麼玩笑啊!」我感到腦中突然有根名叫限制器的神經斷掉了「這種事情
我不能接受!」

我的大吼把百合花嚇得全身發抖,但她還是努力地開口安撫我的情緒。

「對…對不起啦…我知道死掉…死掉這種事很難被接受,大多數的人都是這樣
大吼大叫的…可是請你冷靜一點…這樣並不能改變你已死的事實…就…」

「不對!我不能接受的不是這個啊!」

「這個…那個…就是…哪個?」

「這個地方想讓人吐槽的點實在太多了!最近的神也懂現代化了嗎?那等一等
是不是要搭高速鐵路進入天堂之門?然後還要轉乘捷運進天堂登記處?」

「欸欸欸?你你…你全都知道啊?」

百合花回頭看了我一眼,她那句話也讓我原本還在暴走的情緒瞬間被澆了一盆
冰水。

好吧,我已經懶得吐槽了,接下來就算出現手機我也…欸?我怎麼會聽到手機
鈴聲?聽這旋律,還是有名的「Get down!」呢。

「……」果然連手機都有啊…這下子我真的無話可說了。

看樣子不是我的手機,我大概也猜得到是誰的。不過那個被我懷疑的對象還沒
搞清楚狀況,只見她左看看右看看,就是沒發現那鈴聲是從她的制服口袋裡傳
出的。

「喂…」我盡量用輕柔的語調提醒她「妳的手機…響了…」

「嗚?」百合花終於注意到了「啊…喔…」

接著只見她手忙腳亂地把手機從口袋裡拿出,原本以為這樣就沒事了,結果她
看了老半天還不知道該怎麼打開。

真是的!她是電器白痴嗎!?那就不要發這種滑蓋式的手機給她嘛!

「手機拿來吧。」我以一種非常無力的語氣說道:「我幫你開。」

百合花眨了眨眼睛,有點驚訝地看著我,似乎不相信原來我是這麼好的人。半
晌後她才怯生生地用雙手把手機遞來,還有點臉紅地說:

「謝…謝謝你…」

雖然那樣子有點可愛,但不好意思承認她很可愛的我還是假裝態度冷淡地把手
機一把來,接著用大拇指熟練地滑開手機的蓋子就還給她。

「好了,拿去吧。」

「嗯…」百合花小心地把接過手機,把聽筒放在耳邊。

「喂…大天使大人!?」

「妳問我為什麼那麼晚才接…可可…可是人家也是第一次用啊…」

百合花一臉快哭出來的表情,聲音聽起來也略帶哽咽,不過她說出來的話好像
跟事實不太相符。

「人人…人家才沒哭呢!有…有事情就快說啦!」

「嗯…是的…欸?」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表情突然變得很嚴肅,跟剛剛那副愛哭臉比起來簡直判若
兩人,是發生了什麼嚴重的事嗎?雖然我聽不到另一邊的內容,但總有種不太
好的預感。

「是…是的…嗯…沒錯…好…我知道了…嗯…」

話說到這百合花就看向我,一臉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的表情。看來一定是很糟
糕的事情吧,該不會其實我是壞人該下地獄,她們搞錯了這類的嗎?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是不是得換搭下樓的電梯啦?可是我記得這輩子沒做過什
麼壞事,為什麼這樣子也得下地獄去?我有點不服,卻又感到很無奈。或許我
真的做過什麼壞事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說不定…

「那個…」百合花開口打斷我的思緒「契旗先生…」

「是的。」

「能請你幫我關手機嗎?」

「………」這一瞬間,我突然有種剛剛在認真思考的自己真的很悲哀的怨念出
現。

「不可以嗎?」百合花再度眨了眨她那對大眼睛。可惡!我實在沒辦法對這女
孩子生氣,就算錯,也應該全是神的錯才對!

「拿來吧。」

「謝謝…」這次她笑了,笑得很可愛。

我默默地把手機接過來,用拇指再度將蓋子滑回處關機再還給百合花。她收到
手機後就放進制服口袋裡,然後說:

「那個…不好意思…」

「嗯?」

「就是…這個…那個…」百合花突然下跪伏地向我賠罪「真的很對不起!我們
弄錯了!」

「……」

果然啊…我剛剛的預感沒錯…看來我是得下地獄了…

唉唉…本人十八年的青春就這樣結束了,我連女孩子的手都沒碰過呢!像我這
樣的人也要下地獄嗎?這實在太不公平了!

至少也讓我碰個女孩子吧!這樣我的人生才不虛此行!我也想要有個既可愛又
體貼的女朋友,就像眼前這位…

「就…就是…其實你還沒有死,死的應該是另一位左老先生,我認錯人了。」

「啊勒?」我從剛剛的妄想中回神「什麼?」

「因為地點太過接近…然後又都穿著棒球運動服…我就不小心認錯人了。對不
起…真的很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百合花一邊磕頭一邊哭著跟我謝罪,而我則是鬆了口氣。什麼嘛!我就知道神
是公平的,絕對不會讓一個連女孩的手都沒牽過的處男就這樣死掉!

「沒關係啦,只是搞錯而已,妳不用這樣。」

我趕忙伸出手制止百合花繼續磕頭,好不容易抓住她的手才停下她的動作。不
過她先是愣了一下,發呆半秒後才紅著臉把手抽回去,小聲地說:

「好…好的…真的很抱歉…」

糟糕,剛剛情急之下做出的行為有點超過,現場的氣氛變得尷尬起來。為了轉
移話題,我馬上提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話說回來,既然接錯了,那我要怎麼回去?」

「啊…那…那個…只要踏出電梯就可以了…」

「是喔?」

「請等一下,我馬上打開電梯門。」

話一說完百合花立刻站起來,用手指按了一個看起來很不妙,上面寫著「絕對
不可以按」的紅色按鈕。

只聽到喀嚓一聲,電梯門開了。迎面而來的是刺骨寒風,看出去的是一片飄邈
雲海。

「……」我轉頭看了百合花一眼。

「請…請慢走…」

「這出口…該不會是在空中吧?」

「沒…沒問題的…因為是靈魂狀態,所以摔下去也會馬上回到自己的身體,如
果…如果…」

「如果怎樣?」

「如果自己的身體沒有死掉的話…」百合花一邊說一邊別開頭不敢看我。

「那要是身體已經死掉的話呢?」

「就會直接掉到地獄去了吧…大概…也許…或許啦…」

「最好是啦!」我的火氣又上來了「妳這樣說誰敢跳啊!」

「可…可是…沒問題的…既然是接錯那…那那…那就表示身體還活著…一定可
以回到原本的身體…」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敢跳啊!」很丟臉地,其實我有懼高症,但因為面子問
題我實在說不出口。

「可…可是如果…如果你不跳的話…那我會被撤職查辦耶…」

「欸?」

「因為接…接錯人是職業過失…所以…」

「我知道了!」我站了起來「我跳就可以了吧?

要是害那麼可愛的女孩被撤職查辦,那我可過意不去。反正她也說跳下去沒問
題的,一定可以回到原來的身體。

抱著如此樂觀想法的我往前踏出兩步,不知海拔幾公尺的寒冷空氣撲向我的臉
龐,讓我不禁直打哆嗦。

吞了口口水,艱難地踏出第三步,但前方彷彿有種奇怪的力場存在,讓我完全
無法踏出第四步,乾脆地走出電梯門。

不知過了多久,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既然都要離開了,那有件事總得說清楚才
行。

「對…」

「對不起!」

「啊勒?」

身體突然被百合花推了一下,原本該由我說出口的對不起就變成她說的了。緊
接著有一股奇妙的引力抓住我,原本還在跟我同一個高度的電梯開始迅速地往
上…不對!

是我在迅速地往下掉啊啊啊啊啊!

「真的很對不起~~~~左先生~~~~」百合花探出頭看著我,依依不捨地
說:「還有謝謝你幫我打開手機,真的很謝謝你!」

「等…等等…我還有話沒跟妳說啊!那就是…」

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暗算,我真是太大意了。雖然使盡全力放聲大喊,但我想
她應該是聽不到吧。

再見了,可愛的死神,再見…其實妳…

「其實妳一點都不可怕,還很可愛啊!」沒來得及喊出口的話終究還是喊出來
了。

喊完後我快速地爬起身來,原本蓋在頭上的棒球手套就這樣掉在大腿上。剛醒
來的精神有點恍惚,但還是注意到自己正在社團休息室。

「欸?」

「你剛剛被球打到頭,就這樣暈倒了。」

「是喔?」

看樣子我真的不是被車子撞到,真是好險。不過這樣就表示自己不會再跟那個
死神見面了吧?不知道幾十年後自己真的死了,會不會又是她來接我呢?真是
的…我已經開始懷念起她了呢…

「學長?」學妹開口打斷我的思緒。

「嗯?」

「你剛剛那句話是在對我說的嗎?」

「呃…不是…」我尷尬地搖了搖頭「只是夢話而已…」

「夢話?」學妹歪著頭一臉不解的表情。

「是啊,只是做了一個夢…一個很難忘的夢…」

話說到這,我靦腆地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