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夏目的玩具箱
關於部落格
亂放東西用的地方
  • 79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妄想.吹笛手

++++++++++++++++++++++++++++++++++


從前從前,深山裡有個整天趕稿的怪人叫夏目上將,他是個很可怕的蘿莉控。

因為奇妙的大宇宙意志,他和虎姑婆化身的小女孩潔希卡在黑夜中邂逅,和看
起來像小女孩,其實已經兩百歲的糖果屋老巫婆瑪琪莉亞相遇。

還收服了打算將小紅帽吃掉的大野狼娜娜優,捕獲在愛莉絲的夢裡老是跑個不
停的兔子翡安奴,把她們用羅體煉成術全煉成蘿莉。

然後又擄走了侍奉白雪公主的七矮人中最小,看起來像可愛羅莉其實是死正太
的愛理,還有原本是白雪公主媽媽,看起來像年幼白雪公主其實已經是歐巴桑
的薇諾妮雅。

然後就這樣,這個世界上最變態的蘿莉控夏目上將帶著六隻可愛的,雖然看起
來像蘿莉其實全都不是蘿莉的偽蘿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迎向每個好人都會
羨慕到哭(其實是流出血淚)的雜碎人生。

這一切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

「誰準你直接邁向結局的!」一隻手突然從上面那堆字左上方抓來。

呃…那個…七小羊的媽媽,人母屬性濃厚的梅莉小姐。不可以直接伸出手抓住
旁白,這樣是違反規定的喔。

「誰管你那麼多啊!」另一隻手又抓住了上面那堆字的右上角。

等…等等!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不可以撕毀旁白啊!要是撕毀的話故事就進
行不下去了!

「閉嘴!」兩隻手開始用力往外扯,上面那堆字的中間開始被撕裂「快點去死
吧!」

嗚哇啊啊啊啊啊~~~~

【海浪、椰子樹、還有沙灘………

  因為現在遇到不可預期的電波干擾,請先稍待片刻。

                        THK電視台關心您】

由於旁白一號被不明人士幹掉了,所以現在就由我旁白二號繼續為各位讀者服
務。

咳…話說回來,結局當然沒有那麼快就到。除非作者真的不想活了直接自行介
錯(這話有兩層涵義),不然這故事還得繼續下去。

也就是說,後來夏目上將因為受不了偽蘿後宮的摧殘,所以趁著某個夜黑風高
的夜晚逃出自己山中的豪宅。可惜殘酷的命運並沒有放過他,結果四處流浪的
他就這樣遇到了自己過去的情人。一樣看起來像小女孩,其實已經是七個小孩
的媽的小羊梅莉。

「這還差不多。」梅莉雙手插腰嬌笑道:「繼續吧。」

是的,夏目上將的苦難還未結束。因為他遇到的是異端審問團的創始人、上帝
的奇蹟、即使年齡已經成為不能說的秘密仍然青春美麗可愛傲嬌迷死人不償命
的羊媽媽梅莉。

【旁白二號:雖然旁白一號已經死了,可是他依然活在我的心中,我會連他
      的份一起活下去的!

 作者:你不覺得這台詞很像從哪抄來的嗎?

 編:所以說你們到底要不要進行故事啊?              】

曾經是夏目上將舊情人的梅莉跟夏目上將有段刻骨銘心的愛情,與往日情人相
遇的她當然不可能放過這個好機會。就在那個夜黑風高的夜晚直接在野外就和
夏目上將BiBi又BiBi、BiBi又BiBi、BiBi又BiBi!BiBi又BiBi!

【作者:複製貼上

 旁白二號:真好用!

 編:不要給我演雙簧!快寫啦!                  】

結果夏目上將就成了現在這副鬼樣子。只見他全身慘白、眼中無神、雙手抱膝
噤若寒蟬地坐在馬車上,口中還不停地碎碎唸道:

「BiBi好可怕…BiBi好可怕…BiBi好可怕…」

【作者:其實一般人這樣操是會死掉的,只是梅莉小姐用了傳說中的第十三
    禁式。

 旁白二號:欸?那是什麼?

 作者:那就是…                         】

「第十三禁式!拜亞古拉!」

大概是看夏目上將實在太慘了,竟然神智不清到這種地步。梅莉竟然一手戳進
夏目上將某個那個人家不好意思直接說出來的地方,一瞬間就恢復了夏目上將
的精神。

沒錯,為了避免被審問者因為不堪折磨而昏迷甚至死去。異端審問團都會利用
回復術讓被審問者陷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要死死不掉要爽爽不了要去也不能
去要Bi更不能Bi的極限狀態。而這種理念的極致到最後延伸出來的最終奧義就
是第十三禁式—極大瞬間恢復術拜亞古拉!

拜亞古拉能以毫無副作用的方式將人類的體力與精神瞬間恢復到最大值,但是
他真正可怕的地方不在這裡,而是在於接下來的第十四禁式。最後這招沒有名
字,但是卻是能直接讓人爽到或痛苦到靈體脫離直接前往天國地獄旅遊一周再
回來。

通常中了最後一招是會直接死掉的,但如果有第十三禁式的加成,就會剛好剩
下可以再來一次的一口氣,繼續被凌虐。因此史上的拷問學家都認為加入第十
三禁式的十四禁式整體是拷問藝術的極致表現,因為剛好可以成為一個無限輪
迴,他們還將這輪迴稱為『大極樂輪迴』。

【旁白二號:話說回來,聽說僧侶之所以精通治癒術是因為他們常拿被拷問
      到快死掉的異教徒做練習的樣子。

 作者:真的假的!?

 編:齁!你們快點寫故事啦!閒聊什麼!              】

「欸?」因為拜亞古拉直接恢復精神的夏目上將左看看右看看「這裡在誰?我
是哪裡?」

「這裡是梅多萌國邊境,哥德式蘿莉塔森林的外圍,通往傳說中廢萌之城的道
路上。」梅莉對夏目上將笑著說:「至於你是我的主人夏目上將。」

「喔!原來如此!」夏目上將恍然大悟道:「原來我是『梅多萌國邊境,哥德
式蘿莉塔森林的外圍,通往傳說中廢萌之城的道路上。』,而這裡叫『夏目上
將』對吧?」

「……………」梅莉舉起右手,瞇著眼笑道:「看來還得再來幾次…」

「嗚哇啊啊啊啊啊~~~」

下一秒夏目上將慘叫聲傳遍了整個哥德式蘿莉塔森林,聽到的人莫不感到膽顫
心驚,只差沒嚇到尿褲子。

【旁白二號:真可憐,那傢伙又被Bi了一次。

 作者:是啊…(喝茶)

 編:奇怪,這故事本來不是要拿來婊你自己的YY作嗎?怎麼總覺得這主
   角比想像中還要慘啊?

 作者:啊哈哈哈哈………(一陣苦笑帶過)              】

「喔!原來如此!」經過不知道多少次的凌虐後,夏目上將總算能正確地說出
自己的名字「原來我叫夏目上將!而這裡是梅多萌國邊境,哥德式蘿莉塔森林
的外圍,通往傳說中廢萌之城的道路上啊!」

「對呀!我親愛的主人!」梅莉緊緊抱住夏目上將的腰「從現在開始,就是我
們兩人甜甜蜜蜜的蜜月旅行囉!」

「呃………」夏目上將板著臉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總覺得自己好像忘了很多東
西似的…」

【旁白二號:對呀!我有問題!娜娜優跟其他七隻小羊怎了?

 作者:被梅莉用傳送方陣送到瑪琪莉亞那了。

 編:喂…你這樣直接跟讀者說好嗎?

 作者:沒差吧,這跟主線劇情又無關。

 旁白二號:對呀!這樣我也能少說一點嘛!

 編:………                           】

「那些事怎樣都沒關係啦!」梅莉用她那粉嫩的臉頰摩娑著夏目上將的臉「走
吧走吧我們快去鎮上找間旅館吧,人家還想繼續呢!」

「唉…」夏目上將嘆了好長一口氣,他知道想逃離這魔女的掌握恐怕比登天還
難。

「哎呀,別那麼沒精神嘛~」梅莉嘟著嘴說:「等等要去的廢萌之鎮,最近可
在舉行最廢萌大祭典,裡面肯定有很多你想看的蘿莉的。」

「嗯?真的嗎?」夏目上將的精神開始暴昇「那還等什麼!?快走吧!」

說完,夏目上將扛著梅莉往廢萌之鎮的路上以一馬赫的速度衝去。不管之前受
到多少精神傷害,只要想到有羅莉可以看,夏目上將馬上就可以讓體力魔力全
滿,這就是他那可怕的七大羅莉控秘密之一。

「哇~~」被扛著的梅莉興奮地尖叫道:「主人好帥!主人好強喔!」

【作者:這樣有YY到了吧?嗯?

 編:不,我想更重要的問題應該是,像我們這些跟劇情無關的角色,還有
   那麼多對話好嗎?

 旁白二號:作者最大咩!而且這樣我的工作量就更少了!

 編:………囧rz                         】

就這樣,蘿莉控拋爾全開的夏目上將很快就衝到傳說中的廢萌之鎮了。不過一
到鎮上他馬上就失去所有力量,只能像是燃燒殆盡的白灰般地坐在牆角。

因為這個鎮上只有一堆可怕的大叔跟年齡過剩的歐巴桑(對夏目上將而言),還
有想當於一個中隊數量的肌肉兄貴軍團。至於羅莉,別說是蘿莉了,連正太都
看不到半隻。

「為什麼沒有羅莉…」夏目上將龜縮在黑暗的角落中碎碎唸:「打從這個故事
開始直到現在我連個真正的蘿莉都沒看過,這個故事的作者到底要整我整到什
麼時候…」

【作者:嘛~大概得整到是故事結束吧。

 旁白二號:喔喔!你好狠啊!真不愧是傳說中的作者!

 編:唉…怎樣都好快點吧這故事結束啦…              】

「真奇怪了,明明就是最廢萌大祭典,為什麼沒有看到半個羅莉?」梅莉把雙
手環抱在胸前眉心微皺「照理來說蘿莉是廢萌大宗啊,怎麼會這樣呢?」

所謂的最廢萌大祭典,指的是廢萌之鎮每年必定舉辦的慶典。為了決定誰是每
年最廢萌的角色,大陸各地的廢萌美少女都會來到此地參加祭典。除此之外還
會有一堆廢萌美少女的粉絲湧入,並為廢萌之鎮帶來莫大的經濟收益。

原本這應該是值得高興的事,但不知道為什麼,鎮上卻瀰漫著一股沉悶。

「算了,找個人還問問看比較快。喂!那邊的小哥!」梅莉朝著不知哪來的肌
肉兄貴路人甲揮手,笑瞇瞇地問道:「請問一下今年的廢萌大祭典發生了什麼
事嗎?為什麼沒看到半個小孩啊?」

「小孩?」有點腦殘的肌肉兄貴指著梅莉「你就是小孩不是嗎?」

「哎呀呀呀,人家是可愛的美少女沒錯啦。」梅莉雙手捧臉嬌滴滴地說:「不
過除此之外就沒其他的小孩啦。」

「啊…喔…」肌肉兄貴抓了抓自己頭上沒有頭髮的禿頭「對喔,因為前幾天吹
笛手來過就把小孩全拐走,所以鎮上才沒小孩。」

「欸?有這種事呀?」梅莉眨了眨眼睛。

「對呀,所以鎮長正在傷腦筋呢。」

肌肉兄貴說完就走了,留下梅莉一個人整理自己得到的訊息。雖然她對於這群
蘿莉正太的去向沒什麼興趣,不過她剛剛看到自己的愛人夏目上將一副快要死
掉的樣子,心想還是趕快找個羅莉幫他補一補比較好,不然可能真的會死掉。

不過夏目上將並沒有梅莉想像中脆弱,這時他已經振作起來了。還自以為酷地
用側臉擺出微笑看著梅莉,自認瀟灑地問:

「看來果然是那傢伙幹的啊,真不愧是以前的我最大的宿敵。」

「唔?」梅莉蹦蹦跳跳地跑到夏目上將前面「主人,你認識那個吹笛手啊?」

「當然!」夏目上將的眼鏡透射出冰冷的反光「這傢伙可是從以前就在跟我比
誰比較喜歡蘿莉,不折不扣的大變態啊!他最喜歡做得就是拿他那個笛子吹出
魔幻的旋律引誘鎮裡的小孩跟他走進深山,然後隨他高興愛怎麼做就怎麼作地
亂來。」

「喔?有這麼厲害的人啊?」梅莉歪著頭,張著水汪汪的大眼睛仰望著夏目上
將「那主人打算怎麼做?」

「哼哼哼哼…」夏目上將抬起手稍微扶正鼻樑上的眼鏡「當然是去找他,把被
他拐跑的蘿莉給找回來囉。」

「OK!」梅莉再度抱著夏目上將的腰「那我們走吧!」

於是夏目上將和梅莉兩人開始在鎮上到處收集情報,不過得到的都是一些莫名
其妙的資訊。

「如果收集了七顆龍珠,就能實現一個願望!」

「那個…我要問的不是這個…」

「如果收集了七顆龍珠,就能實現一個願望!」

「你是RPG裡面的NPC不成?一直重複。」

「如果收集了七顆龍珠,就能實現一個願望!」

「算了…」

「聽說十二妹妹公主這次也來,只不過一下就被拐跑了。」

「對那傢伙來說數量根本就不是問題吧。」

「你說吹笛手嗎?我是沒看到,不過我有看到布萊梅的雞。」

「我要找的不是牠們。」

「那金豎琴怎樣?昨天我還有在酒吧看到。」

「我只想找吹笛手,麻煩別再跟我說其他樂器或樂師了。」

「本市的灰天小女警也被拐走了,麻煩你們協助本市找回來,不然本市會陷入
危機的。」

「既然那麼重要,那一開始就不要帶來參賽啊!」

「真奇怪吶,我妹妹明明才十歲,可是那傢伙竟然沒拐跑。」

「胸部!是胸部太大了!童顏巨乳是邪道啊!」

一番折騰後,夏目上將總算在某個不起眼的教堂哩,從某位神父身上問到可用
的情報。

「吹笛手他每天都會來啊,因為祭典還沒結束,每天都會有新的參賽者。」

「喔?那為啥沒人抓他?」

「因為大家都想減少競爭對手啊。」

「啊?」

「現在已經不流行光明正大的對決了,只要能在賽前減少競爭對手,什麼手段
都用得出來。」神父嘆了口氣「造謠跟黑函只能算基本,施毒偷襲是常態。既
然有人要幫自己拐跑競爭對手,那幹麻阻止他呢?」

「原來如此,這的確是很有效率的作法。」夏目上將抓了抓後腦「不過如果不
是由自己下手那就沒意義了,所謂的不擇手段,可不包括什麼都沒做。惡劣的
手段就是要由自己來,讓敵方對自己產生怨恨才有意義啊。」

「這樣啊…」

「他大概都什麼時候會來?」

「不一定啦,不過他來的時候一定會伴隨著笛聲。」

就那麼剛好,真的是很剛好,不是作者懶得跑劇情才直接來的喔!所以說就是
那麼剛好,悠揚的笛聲突然從教堂外傳進來。

【作者:什麼叫我懶得跑劇情?

 旁白二號:欸?

 作者:我是因為字數不夠!這是不能超過一萬的短篇系列!超過就會變大
    長篇了!

 編:怎樣都好,不要再廢話了啦!                 】

聽到笛聲的梅莉突然開始感到頭暈,飄飄然地說:

「咩哈哈~怎麼有蛋糕飛在空中呢?等等我呀~」

「………」夏目上將心想,這招怎麼連偽羅都拐得跑啊。

「算了,這樣也好,省去我找人的工夫。」

說完,夏目上將便跟著已經被吹眠的梅莉身後,打算就這樣揪出吹笛手。不過
他才剛走出教堂,馬上又很剛好地遇到他最不想遇到的人們。

那就是之前他收服的每一個偽羅們,只見他們也受到笛聲的吹眠,成群結隊地
朝某個方向前進。

【旁白二號:這劇本真爛,我可不可以不唸啊?

 作者:啊你就將就點咩,前一個不是唸得很高興嗎?

 編:我說…唉…                         】

「喵哈哈,天空中有好多魚喲~」帶頭的潔希卡一邊朝空中伸出貓爪一邊笑著
說「喵哈哈~」

「煉金計算式建築計算式占卜計算式魔藥計算式,怎麼都飄在空中了呢?」

說這話的是瑪琪莉亞,看來連她都難逃笛聲的催眠。

「咆嗚!咆嗚!」雖然聽不懂大野狼偽蘿娜娜優在叫什麼,不過他感到應該很
興奮。

「…………」斐安奴不會說話,不過看她一邊走一邊轉圈圈跳舞,看來也是看
到什麼奇怪的東西,大概是紅蘿蔔吧。

「哎呀,鞭子、鐵處女、車輪,到底要選哪個好呢?」聽到愛理說出自己看到
的東西,夏目上將不禁覺得自己好像調教過頭了。

「喔呴呴呴~好多美少年呀~你們等等我嘛~」原來前陣子剛收服的薇諾妮雅
原來是個美少年控,夏目上將心想難怪她會那麼在意自己的美貌了。

總之,因為受到笛聲催眠,夏目上將的後宮正面臨瓦解的危機。夏目上將!你
要振作啊!別讓吹笛手拐跑你辛苦得來的偽羅了!

【作者:麻煩你別跟故事裡的角色加油好嗎?

 旁白二號:不可以這樣啊?

 作者:因為讀者會看不懂你在幹麻,在讀者眼中,旁白只要客觀地描述故
    事劇情就好。

 旁白二號:喔,那我在這邊說總行吧?要振作啊夏目上將!別讓吹笛手拐
    跑你辛苦得來的偽羅了!

 編:拜託你們不要老是跑出來搶戲份,不是有字數限制嗎!?

 作者:說是這麼說,可是寫很少也不行啊,所以只好靠我們灌水了。

 編:………                           】

跟著自己的偽羅後宮們前進,夏目上將發現自己正在往鎮外走去。不過不知道
為什麼,這一路上竟然只有他們而已。

難道是因為吹笛手每天來的關係,已經沒有小孩可以拐了嗎?想到這裡夏目上
將就不禁懷疑起吹笛手的動機,到底是什麼原因逼得吹笛手得每天來的?

「看來事情並沒有想像中單純啊。」夏目上將喃喃自語著。

隨著笛聲越來越大,吹笛手也離他們越來越近。最後夏目上將他們來到一處山
谷前,看到一名戴著草帽,身上散發著強大怨念的癡漢正坐在一顆石頭上。

「唉…」吹笛手抬起頭看了一眼「結果今天也是一樣嗎?」

「哼哼哼哼…」夏目上將的眼鏡閃過一陣冰冷的光芒「吹笛手,我們終於找到
你了。」

「…是你啊。」吹笛手有氣無力地回應著。

「怎麼?看你沒精神這樣,不像是連續幾天拐跑蘿莉的樣子。」

「你說的沒錯。」吹笛手抬起頭,以空洞的眼神伸出手往空中抓去「原本我以
為這次最廢萌大祭典可以抓到很多羅莉,然後拿著我這長長的笛子對他們這樣
那樣嘿嘿嘿嘿…」

「真不成格調的興趣…」

「可是…可是…」吹笛手突然抱著頭開始慘叫「為什麼沒有半隻真正的羅莉過
來?我無法理解,用笛聲催眠抓來的不是正太就是偽羅!這個世界什麼時候只
剩下虛假名不符實的東西了!?」

「啊…呃…」夏目上將不知道該說啥。

「絕望了啊~~」吹笛手朝著身後的山咆哮「我對這個到處是偽羅的世界感到
絕望了啊~~~~~」

「喂!那是我在上一話的台詞吧!」夏目上將忍不住吐槽「不要隨便拿我的名
言來用!」

「什麼你的名言!?明明是絕O老師的!!」

【作者:對呀!明明是絕望老師的名言!

 旁白二號:既然是這樣那為什麼你還要偷用呢?

 作者:因為很糟糕啊!

 編:唉…我已經懶得講了。                    】

「你可以了解吧?」吹笛手看向夏目上將「放眼望去全都是偽羅!沒有一個是
真的!不是看起來像羅莉的非人類就是看起來像羅莉的正太!什麼時候這個世
界變得這麼虛偽了!?」

「我…我…」吹笛手的話讓夏目上將聽得內心的創傷開關被開啟了,想到自己
打從故事開始直到現在沒看到半個羅莉,身為羅莉控的他非常能夠理解同為羅
莉控的吹笛手的心情。

「我可以了解啊!我的好友!」夏目上將走到吹笛手面前抱住他「這個世界真
的壞掉了!竟然沒有半個羅莉!」

「是啊我的好友!看來這個世界只有你能了解我的痛苦!」吹笛手也抱住夏目
上將「這真的是太黯然!太銷魂了!」

【旁白二號:雖然這應該是訴說友情的感人橋段,但是看著兩個變態痴漢抱
    在一起還是讓人覺得很噁心。

 作者:沒辦法啊。

 編:(看著遠方)媽媽,怎麼辦?我想辭職了?

 作者&旁白二號:欸?                      】

「絕望了啊~~」吹笛手和夏目上將朝著山咆哮「我對這個到處是偽羅的世界
感到絕望了啊~~~~~絕望了啊~~~~~絕望了啊~~~~~」

就這樣,在兩人異口同聲,不停迴盪在山谷裡的的抗議聲中,夕陽以異常的步
調緩緩西下,這個故事也即將邁入尾聲。

後來,夏目上將和吹笛手就跟這堆被催眠的偽蘿們過著BiBi幸福快樂生活,這
一切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

【編:等等!你們在幹嘛!?

 作者:啊你不是要結束故事嗎?既然鬧到你想辭職了,那我只好乖乖照你
    的話做啊。

 旁白二號:對呀!

 編:要結束也不是這種結束法!給我重來!

 作者:齁!這樣也不要那樣也不要,啊你到底是要怎樣?       】

咳,因為某人的抗議關係,故事只好繼續下去。

就在兩人發出抗議聲的同時,潔希卡突然以一記強烈的飛撲擒抱將夏目上將給
抱走。

「噗!」夏目上將吐出鮮血「怎麼會這樣?」

「啊抱歉。」吹笛手一臉好像跟自己無關的表情淡淡地說:「其實笛聲的催眠
效果只要我停止吹笛,沒多久就會消失了。」

「幹!你怎麼不早講!」

「主人~~~~」潔希卡抱得更大力了「人家好想你喲~~~」

「嗚哇啊啊啊~~~」夏目上將感到自己的腰好像快斷了「會死!我真的會死
啊!」

「死掉最好…」瑪琪莉亞手上拿著一條黑色的皮鞭,冷冷地俯視著倒在地上的
夏目上將「竟然敢偷跑,看來你膽子還真不小嘛。」

「那…那個…」夏目上將露出苦笑「可以聽我解釋嗎?」

「啊?」瑪琪莉亞一鞭打在夏目上將臉上,然後笑瞇瞇地說:「唉呀抱歉,我
不小心手滑了一下。」

「妳…嗚喔!」夏目上將感到小腿上一陣劇痛,原來是娜娜優過來湊熱鬧咬了
他的一口「喂!娜娜優!我不是食物!不要亂咬。」

「…………」雖然什麼都沒說,不過一旁的兔子偽蘿翡安奴用她那對紅眼睛狠
狠地瞪著夏目上將。

「斐安奴,你那是什麼眼神?快來救我!」

「……」翡安奴別過頭,一臉不想理夏目上將的表情。

「主人~~」苦難還未結束,愛理帶著壞掉的笑容走過來,手上拿著幾根七寸
長釘「你真是太壞心了,竟然敢偷跑。不過沒關係,這次我會把你釘起來,這
樣你就跑不掉囉。」

夏目上將聽得臉色慘白,趕忙向被他收服的女王偽蘿薇諾妮雅求救。

「薇諾妮雅,幫個忙吧。」

「幫什麼忙呢?」薇諾妮雅一邊用剉刀修指甲一邊懶懶地說:「這一切不都是
你自作自受嗎?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幫呀。」

「可惡!」

夏目上將只好朝最後的希望吹笛手看去,他知道只要吹笛手肯吹笛子,他就可
以從容地逃走。

只不過他只看到吹笛手高舉雙臂投降,因為他被梅莉拿著一把槍指著太陽穴。

「呵呵…」梅莉露出只想看好戲的笑容「犯規是不行的喲。」

「妳…妳們…」夏目上將欲哭無淚道:「好吧,我知道了,妳們一起上吧!」

「太好了主人!」潔希卡直接把夏目上將撲倒。

「這還差不多。」瑪琪莉亞把皮鞭丟掉,也跟著撲上去。

「咆嗚!」

「…………」

「那我也要!」

「我就勉為其難地也參加好了…」

其他人當然不甘落於人後,馬上就加入戰場了。在夜色降臨之際,只聽到一連
串兒童不宜,要是寫出來就會被列入限制級的話語響徹雲霄。

「好啦。」看著正在上演的活春宮的梅莉笑瞇瞇地說:「接下來該怎麼處置你
呢?米可萌國的頭號通緝犯之一吹笛手。」

「…原來你是教皇的手下啊。」吹笛手感到背後升起一股冷顫。

「看在你是我家主人的好友份上,我就放過你好了。」梅莉說完就把槍放下。

「呼…」吹笛手鬆了口氣「我還以為會被殺呢。」

「你當然不會被殺啦,不過我想我家主人要活過今晚恐怕很難。」

「啊哈哈哈…」吹笛手露出苦笑「妳不過去嗎?」

「要是我也去的話。」梅莉沒好氣地說:「那他真的會死喲。」

「救命~~~~」被埋在偽蘿堆中的夏目上將發出慘叫「我以後再也不敢亂抓
偽蘿了!絕對~~~~~」

結果就這樣,可憐的夏目上將再度被榨成人渣了。

第二天一早,吹笛手趁著濃霧尚未散去之時準備離開。

「我要走了。」

「一路好走。」夏目上將拖著慘白的身體跟吹笛手道別。

「加油啊。」夏目上將拍拍吹笛手的肩膀「小心別被抓到了。」

「你也是。」吹笛手拍拍夏目上將的肩膀「別早死了。」

「唉…我已經認命了…」

夏目上將一邊說,一邊看向經過昨晚的大戰後還未醒來的偽蘿們。他的側臉難
得掛著相當有男子氣概的笑容。

「臨走前告訴你一個秘密。」吹笛手拉低帽緣「我想為什麼這世界會找不到羅
莉的秘密可能跟梅多萌國有關,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就去那邊查查吧。」

「喔?」夏目上將挑了挑眉毛「有這回事?」

「那我走囉。」吹笛手轉身離開「保重。」

「保重。」

吹笛手的身影消失在濃霧之中,夏目上將看著吹笛手離去的方向好一會兒,又
突然轉頭往梅多萌國的首都方向看去。他只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從那個方向
傳來,那是一股既糟糕,又飽含怨念的邪惡氣息。

那…就是宅氣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