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夏目的玩具箱
關於部落格
亂放東西用的地方
  • 79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妄想.八小羊



++++++++++++++++++++++++++++++++++
從前從前,深山裡有個整天趕稿的怪人叫夏目上將,他是個很可怕的蘿莉控。

不過最近他發現了比身為蘿莉控的他還要可怕好幾倍的東西,那就是他身後那
群龐大的偽蘿莉後宮。

根據糟糕年代一四四年由大陸聯合糟糕學會於K島訂立的糟糕物定義法,當同
一個故事中可攻略的女主角(採寬鬆定義,只要看起來像女的就是女主角)超過
兩位,則該作品當歸類為後宮作品,且其男主角能得到「雜碎」的稱號。

如果該男主角又同時對兩位以上的女主角做出任何超過親吻以上的親密行為的
話,如BiBi(自主規制)後BiBi(自主規制)甚至是更激烈的BiBi(等同前者)後再
BiBi(至少要持續二十秒),導致女主角有任何會產生後代的可能,則該男主角
可以升格為「人渣」,並在死後被「好船」流放到地獄去。

        (編按:下面那是作者睜眼說瞎話)
嗯,因為尺度問題(這部是十分正直不糟糕的普遍級),這部份的細部描述是不
可能出現在這裡的。但是沒寫出來不代表沒發生過,所以夏目上將每天幾乎都
會被榨乾,成了名符其實的「人渣」(被榨完後剩下的當然是渣)

再加上偽蘿們畢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純真蘿莉,每天都會上演相當於大宅門的
名場面,只為了把夏目上將占為己有。結果每次鬧事的人沒事,反而是夏目上
將得來收爛攤子不然就是被波及,搞得夏目上將身心俱疲,好幾次差點就化成
白灰飄散在空中永遠消失。

所以,為了逃離後宮偽蘿們的壓榨以及爭風吃醋,夏目上將終於又在一個夜黑
風高的夜晚偷偷下山,展開他的逃亡生活。只是原本以為可以就此從地獄中解
脫的夏目上將運氣真的很不好,他不但沒有擺脫鼻子靈敏的大野狼羅莉娜娜優
的追蹤,還在逃亡途中被另一群人逮到,掛在一個大網子裡。

「抓到一名變態了。」戴著眼鏡,有著披肩長髮的女孩正看著自己手上的探測
儀「血型是藍色,是夏目上將喲。」

「要撲殺嗎?」拿著巨大狼牙棒的短髮少女揮了揮手上的狼牙棒「我快等不及
了。」

「等等等等…教皇猊下說如果抓到夏目上將就得先審訊一番後再處刑。」正在
翻著厚厚書本的另一名有著長捲髮,眼角略為下垂的少女說:「畢竟他掌握了
禁書的情報。」

「這次梅洛跟梅亞想要這個人的肝臟跟心臟。」兩個長得幾乎一模一樣,不過
一個把馬尾綁在左邊,一個則是綁在右邊的女孩興奮地異口同聲問道:「可以
嗎?可以嗎可以嗎?」

「殺人不好,不要殺啦…」躲在雙胞胎後面,有著一頭長直髮的少女怯生生地
小聲道:「上帝不是跟我們說要愛我們的敵人嗎?」

「呼嗄~~~」最後一名短卷髮的少女則是被長直髮的女孩背在背上,只顧著
睡覺。

夏目上將雖然身處險境,仍然不忘打量眼前的女孩子們。她們雖然各有各的特
色,但頭上都有著一對小小的羊角。更顯眼的是,穿在她們開著高衩搭配純白
吊帶襪的黑色修女服,以及戴在手上的白色絲質連肘手套。

「難不成妳們是異端審問團?」夏目上將皺起眉頭。

「哎呀?你很清楚嘛?」戴著眼鏡的小女孩挺起胸膛「我們正是米可萌國直屬
於教皇猊下的七小羊異端審問團,專門捕捉、審問、處刑所有邪惡的異端邪說
與變態,並擁有殺人許可與大陸法豁免權。」

「唔…」夏目上將專注地環視眼前的每一個人,過了半晌後,非常確定地吐出
一句話:「這裡沒有羅莉…」

夏目上將的發言讓在場的小羊們都傻了眼,只有拿著書的少女很習以為常地把
書合起來,無奈地聳聳肩後說:

「你說的沒錯啦,我們姐妹都已經過了你的守備範圍。」

接著少女又說:

「夏目上將,傳說中的羅莉控,因為竊取米可萌國的禁書而被通緝。我們異端
審問團可以說是因為你而誕生的,如果沒有你的話,教皇猊下根本就不想公開
與梅多萌國宣戰。所以說,你這次下山是為了什麼呢?能否告訴我們呢?」

夏目上將聳了聳肩,以倒吊的姿勢高舉雙手擺出不配合的態度道:

「真抱歉,我跟已經超過十二歲的歐巴桑們沒什麼好談的。」

突然碰地一聲,短髮少女的狼牙棒狠狠地砸在一旁的大樹上,無辜的樹瞬間攔
腰折斷。

「哎呀呀呀。」眼鏡女孩稍微推高鼻樑上的眼鏡「慘了喲…」

「梅洛梅亞梅蒂梅茵,快把梅妮壓住!」

聽到拿著書的女孩發號施令,在她身後的四個女孩馬上衝過去壓在短髮女孩身
上。

「放開我!」短髮女孩咬牙切齒道:「我要殺了這傢伙!」

「梅妮冷靜點。」眼鏡女孩一點也不像是要阻止短髮女孩發怒地敷衍著「不要
那麼激動,又不是不給妳殺,要殺等問完再殺喲…」

「我才不管!這傢伙未免太瞧不起人了!」名為梅妮的短髮女孩咆哮著「如果
不是因為他,媽媽…媽媽才不會變成那樣呢…可惡!」

「沒辦法了。」拿著厚書的女孩嘆了口氣,接著說:「我以異端審問團團長梅
莎的名義下令,異端審問執行者梅洛、梅亞、梅蒂、梅茵,即刻起發動第四禁
式。」

「遵命!」

四名女孩馬上脫下手套,緊接著將她們的手伸入梅妮的衣服中。

「嗚嗯~」梅妮發出平常的自己根本不會有的聲音。

接下來的五分鐘,就在一連串的Bi~(自主規制)BiBi~(自主規制)Bi~BiBiBi
(還是自主規制)後,夏目上將只看到梅妮的手無力的垂下,倒臥在一堆黏稠的
謎樣液體中。

【編輯:哪天乾脆來個BiBi註解大全好了…

 作者:欸?真的可以嗎?真的~~可以嗎?

 編輯:當我沒說…                        】

「好可怕的第四禁式…」夏目上將露出一臉苦笑。

想要對付邪惡,只能用更邪惡的手段。想要對付變態,當然也只能用更變態的
手段,這就是異端審問團的信念。所以異端審問團有相當多可以讓人接近天堂
(簡稱「升天」)的拷問招式,通常這些招式又稱為禁式,總共有十三招。

之所以稱為禁式,不只是因為它能讓人以最快的速度升天。除此之外還會嚴重
破壞被拷問者的精神,讓他們壞掉。傳說中這個大陸沒有人能連續撐過四招以
上,就算是異端審問團的人也一樣。還好因為這些招式的難度太高,即使是現
任的異端審問團也只習得其中的八招而已。

「所以我說啊…」

「咆嗚!」

梅莎的話才說到一半,躲在暗處的娜娜優突然從草叢中跳出來朝她惡狠狠地撲
過去。不過梅莎連看都沒看就伸出手指隨便一點,就讓娜娜優整個人突然無力
地軟倒在地上,嘴巴合不住口水一直流出來。

「第一禁式,Bi手指。」梅莎臉上露出邪惡的微笑「原來還有伏兵啊,真想不
到…」

「這隻笨狗…」夏目上將嘆了口氣。

「姐姐…」眼鏡女孩的眼鏡閃過一陣光芒「這隻…是我們的世仇喲…」

「喔?」梅莎捏了捏娜娜優頭上的狼耳朵「真的耶梅琪,我們今天的運氣真的
是太好了,一連逮到我們家族的兩個大仇人。」

「姐姐姐姐!」梅若與梅亞不約而同地說:「我們要這隻!」

「喔好吧,這隻小狗就給妳們打發時間好了。」梅莎把娜娜優丟到梅若和梅亞
那邊。

「喔耶!太好了太好了!」四個黑影漸漸地逼近娜娜優,娜娜優則是怕到全身
不停發抖,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夏目上將。

「呃…」夏目上將別開了眼「你看我也沒用啊…」

「嗷嗚…」娜娜優發出求救的哀鳴「嗷嗚咆嗚…」

「喔耶喔耶!」梅若與梅亞從修女服中拿出打著馬賽克的謎樣棒狀物「太好了
有玩具了!」

「喔!可憐的小狗…」七人中看起來最像修女的梅蒂雙手緊緊相握在胸前「我
會好好導引妳到正途的…」

說是這麼說,不過梅蒂的手上卻握著一條佈滿尖刺的薔薇鞭子。而在她身旁的
梅茵雖然沉默不語,但是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後露出的天真微笑卻也讓人看得
不寒而慄。

「嗚…」娜娜優用力地搖頭表示拒絕「嗷嗚嗚嗚…」

四個人空洞的眼中只反映出娜娜優害怕的神情,好像只是把娜娜優當做「某種
該調教的物體」。她們根本就無視眼前的「這個物體」是否能接受,只是緩慢
地接近,並將她們產生的黑影壟罩在娜娜優身上。

「該哀該哀哀哀~~~~~」娜娜優終於發出了慘叫。

「啊啊…」夏目上將說出中肯地感想「立場互換了是嗎?」

「噗…您還真有幽默感。」梅莎伸出手撫摸上將的臉「明明就快小命不保了不
是?」

「該哀哀哀哀哀~~」娜娜優繼續哀號著。

「我可不這麼想。」夏目上將維持可笑的倒吊招式對梅莎微笑道:「因為我還
沒死啊。」

「呵呵…等等你就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梅莎敲敲夏目上將的額頭「所以
如果想走得乾脆點,最好把禁書的下落說出來。」

「該哀哀哀~~」娜娜優的哀號越來越大聲。

「啊?」夏目上將開始裝傻:「妳說什麼?」

「我說…」梅莎有點不耐煩地重複剛剛的話。

「該哀哀哀哀~~~」娜娜優還在哀嚎。

「把…」

「該哀哀哀哀~~~」娜娜優還在哀。

「禁書…」

「該哀哀哀哀~~~」娜娜優還在…

「吵死了!」梅莎終於忍不住抓狂道:「後面的給我安靜點!」

說完,梅莎突然從修女服的下擺抽出一條鞭子往身後抽去,把還在激戰的那幾
個人一瞬間全抽得死去活來,連聲音都發不出了。

「第七禁式,一條鞭。」梅莎邊說邊把鞭子收進下擺,然後抬起頭看著夏目上
將,一臉微笑道:「如何,要說了嗎?」

「真懷念啊…看到妳們就想到妳們的媽媽…」夏目上將閉上眼睛「更想起我跟
她以前那段歡樂的日子。」

一把小刀擦過夏目上將的臉頰,留下一道淺淺的傷口緩緩地滲出血。射出小刀
的梅莎臉上的笑容多了幾分寒氣,冷冷地說:

「你不要以為我是很冷靜的人,如果真要發起狂來我會比梅妮還可怕。」

「我知道。」夏目上將絲毫沒有動搖「妳們家族的血緣可不是普通的變態,不
然怎麼能勝任異端審問團的職位?」

「這真是適切的讚美。」梅莎皮笑肉不笑道:「可惜我沒什麼耐性去品味其中
的美妙,現在快告訴我,禁書在哪?」

「如果妳幫我找到真正的羅莉我就告訴妳。」

「你!…」

「姐姐!」看著手上探測儀的梅琪突然神色慌張地說:「媽媽快來了!」

「什麼?」梅莎的笑臉整個垮掉「怎麼可能?」

「慘了…」夏目上將的臉也綠了「我改變主意了,只要帶我遠離你老媽,我就
把禁書的下落告訴妳。」

「欸?你那麼怕她啊?」梅莎感到有點意外。

「是啊,我怕死了。」夏目上將開始掙扎「這個大陸我最怕的人就是她妳們難
道不知道?」

沒錯,童話中的七隻小羊中,其實最可怕的不是小羊們。而是她們的母親,那
個將大野狼凌虐致死的真正元兇。

「哎呀來不及囉。」梅琪推了推稍微下滑的眼鏡「媽媽到了喲。」

四周響起奇怪的背景音樂,伴隨著讓人聞了會莫名暈眩心跳加速的香氣。在從
烏雲中露出臉的滿月照射下,一名小女孩站在樹頂,雙眼黯淡無光地俯視樹下
的人們。

小女孩頭上一樣有一對羊角,而且看起來都比其他幾個還要大。她身上也穿著
修女服,不過卻是鮮豔的血紅色。

「真是好久不見吶。」小女孩開口了「我的乖女兒們…」

「媽…媽媽…」梅莎畏畏縮縮地跪下「對…對不起…」

「媽媽對不起。」其他的小羊們也跟著跪下,異口同聲地道歉。

「嗯?對不起什麼?」小女孩臉上帶著跟剛剛的梅莎很像,皮笑肉不笑的親切
表情「妳們還知道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啊?」

「嗯…我們知道…」所有的小羊們都開始怕得發抖,梅蒂甚至哭了出來。

「真的知道?」

「是…」小羊們紛紛低下頭。

「那好。」小女孩笑著說「那麼懲罰時間到囉。」

接下來的景象,連變態中的變態夏目上將都無法忍受。小女孩對稱她為媽媽的
小羊們使出十三禁式的完整版,除了梅琪外每個人都各賞兩招。把全部的人都
整到死去活來。因為與基礎的前七式相比根本是不同等級的後六式,其升天的
效果每招都是前七式的一百倍以上,只要持續超過三十秒就可以達到令人失神
壞掉的境界,就連旁觀的人都會遭到精神污染。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號稱神的最終末防線,連惡魔都不敢招惹,比變態更變態
比邪惡更邪惡的米可萌國直屬教皇猊下異端審問團在這個小女孩的摧殘下全滅
了。

「好了~」小女孩拍了拍手「再來就是感人的重逢吶。」

說完,小女孩轉身看向因為看了太多可怕的景象而失去意識的夏目上將。

「親愛的主人,您該起床吶。」

小女孩用雙手抓住夏目上將的頭,毫不猶豫地給他親下去。然後吸~吸~吸吸
吸~~吸~~用力地吸,吸到夏目上將就快要窒息了還不罷休。

「嗚!嗚嗚嗚!」這是夏目上將痛苦的掙扎聲。

「嗯!嗯!嗯嗯!」這是小女孩興奮的呼吸聲。

然後又是一陣BiBiBiBi(自主規制)Bi~Bi(自主規制)Bi~(自主規制)Bi~BiBi
Bi(自主…打字好累)之後,夏目上將總算擺脫了小女孩的親吻。

「呼…呼…」夏目上將大口呼吸著。

「太好了。」小女孩抱住還在倒吊的夏目上將的脖子「主人終於醒了。」

「嗚咕!」夏目上將的生命再度受到威脅。

「快…」

「啊?」小女孩用力地抱(與其說抱不如說勒)住夏目上將的脖子。

「快放…」

「欸?」小女孩更用力了。

「快放開…」夏目上將使勁吃奶的力氣,虛弱地發出最後一個字「我…」

「喔。」

小女孩突然放開手,順便把網子扯破,讓夏目上將倒栽蔥到地上。不過苦難尚
未結束,夏目上將感受到一股把自己當做食物的熱情視線,正從小女孩眼中射
過來。

「親愛的主人,梅莉好久沒看到您吶。」小女孩羞答答地用雙手慢慢拉起修女
服的下擺「請放心,梅莉一定會好好服侍您的…」

「嗚哇啊啊啊啊啊~~~~~」夏目上將發出響徹雲霄的慘叫。


 畫面跳到藍天碧海的白色沙灘,隨風飄逸的椰子樹,樹旁還放了一座無人
 的躺椅,最後在角落有段小字:

         以下畫面不宜觀賞,THK電視台關心您      】

因為尺度問題所以這段只能跳過,不過鑒於這樣無法滿足讀者的好奇心,所以
讓我們做個小小的時光倒流,回到夏目上將遇到虎姑婆之前,這個故事還未開
始的時候。

那個時候的夏目上將,只是個單純對羅莉有興趣的蘿莉控。那個時候的梅莉也
只是個丈夫剛過世,正處於狼虎之年豬羊變色擁有七個小蘿莉的人妻。

當年想效法英勇的大野狼前往七小羊的童話森林,企圖建立蘿莉後宮的夏目上
將第一次看走眼誤入歧途,甚至在最後踏上蘿體煉成不歸路。就是因為這七隻
小羊的母親梅莉是個不折不扣,百分之百天然的偽蘿。

為什麼已經過了三十歲的女性在那個沒有蘿體煉成技術的年代還能擁有十歲小
女孩的模樣與肉體與肌膚彈性至今仍然沒有答案,只能說這是神的奇蹟,甚至
有學者認為這是神的謊言。

這的確是謊言,因為夏目上將就是這樣被梅莉騙了,然後還被騙上床順便逆推
吃乾抹淨到什麼都不剩,外加四十八手降龍十八招能玩的都玩了不能玩的就開
發新花招的程度。

也因此,這造成了夏目上將的心靈創傷,每當夏目上將碰到偽蘿的時候,就會
啟動心靈創傷讓夏目上將受到不小的傷害,做出失禮的行為。

比如說現在………

「絕望了啊~~~~~」夏目上將抱著頭對天吶喊「我對這個到處是偽羅的世
界感到絕望了啊~~~~~」

「討厭啦…」梅莉從草叢中伸出手把夏目上將拖回去「只有這樣人家覺得還不
夠吶親愛的主人…」

「不~~~~~~」夏目上將再度被拖回去,拼命掙扎的他卻只在地上留下十
道深深的指痕。

滿月的月光總會讓人獸性大發,已經恢復體力的大野狼羅莉娜娜優跪坐在地上
抬起頭仰望著月亮,還打了個小小的呵欠。她在舉起左腳抓抓自己的臉後,忍
不住又開始遠吠起來。

「嗷嗚~~~~~~~~」

在她身後,剛剛還在虐待她的人早就已經都壞掉失神到短時間無法恢復。再往
後看去,那蠢蠢欲動掛滿被脫下衣物的草叢裡正散發出一股越來越旺和另一股
越來越衰弱的氣息。

這…就是宅氣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