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夏目的玩具箱
關於部落格
亂放東西用的地方
  • 79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妄想.白雪姬

+++++++++++++++++++++++++++++++++
從前從前,深山裡有個整天趕稿的怪人叫夏目上將,他是個可怕的羅莉控。

在照例說完開場白後,原本該以單元劇形式連載的妄想系列難得出現兩話前
後相互呼應的情況。沒有錯,夏目上將因為被可愛的偽羅所欺騙而陷入非常
弱氣的狀態。

但是夏目上將有因此而被打敗嗎?不!邪惡的一方是永遠不敗的,會敗下來
的只有弱者與好人而已。得到了愛理這條七矮人的線索後,夏目上將立刻決
定去尋找傳說中排行第三,目前仍沉睡在森林中的羅莉聖女,也就是白雪公
主。

然而上天捉弄人,當夏目上將跟著愛理找到白雪公主沉睡之處時,夏目上將
竟然哭了。那眼淚是滿懷悔恨,期望落空的眼淚。因為…

「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
是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
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是
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這不是羅莉啦……」

(作者明顯地使用複製貼上密技)

「唔?」

愛理眨了眨她那對大眼睛,舉手問道:

「可是白雪公主的確是被邪萌神御賜羅莉聖女的稱號,怎麼不是羅莉呢?」

「開玩笑!如果是羅莉的話。」夏目上將一邊擦乾眼角的淚,一邊指著可愛
的白雪公主胸前的隆起「那這個已經算犯規的胸部是怎麼回事!?」

所謂的已經算犯規,就是指那個胸部的罩杯已經不是那個年紀的女孩該有尺
寸的意思。

「可是,白雪公主也才十四歲啊…」

「十四歲該叫Teen,不能叫Loli!」

夏目上將稍微抬了抬鼻樑上的眼鏡,嚴肅地說:

「所謂的羅莉並不是那麼沒節操的東西,如果妳小於六歲,那叫幼女,不叫
羅莉。如果你大於十二歲,那叫歐巴桑,也不叫羅莉。如果妳的胸部罩杯超
過了A以上,那妳也等於完全失格了!!因為羅莉絕對得貧乳!貧乳!貧乳
貧乳~~~!」

「喔…」愛理看著自己胸前的飛機場「原來如此呀…」

「還有!」夏目上將用鍊金術煉出一塊黑板,開始在上面畫圖解說:「對一
個真正的羅莉控來說,真正的羅莉只能存在於十二歲以下。十三歲以上就是
歐巴桑;二十歲以上就是老太婆;三十歲以上就是化石;四十歲以上就是宇
宙誕生之前的存在。」

一邊說著,夏目上將一邊慷慨激昂地把圖畫上去。在黑板前的愛理非常專注
地聽著,也非常認真地思考夏目上將話中的思想與結構。這時夏目上將又把
話題扯到白雪公主的胸部上面。

「什麼羅莉顏巨乳,根本就是騙人的東西!要知道要長出這麼大的胸部,到
底要花多少億年呢!?恐怕連計算都沒辦法計算了,那簡直是宇宙大爆發前
的時代才可能會有的東西啊!」

「原來…」

「總之,沒有貧乳就不能叫羅莉!懂嗎?」

「懂了老師。」

「唉…」夏目上將嘆了口氣「難道就沒有其他羅莉了嗎…」

「唔…大哥哥。」愛理看到夏目上將垂頭喪氣的樣子,也不禁擔心起來「愛
理知道還有一個,完~全~符合大哥哥條件的人喔。」

「誰?」夏目上將整個人振作起來「快點告訴大哥哥吧!」

「就是呀,白雪公主的媽媽…」

「欸?」

「就是白雪公主的媽媽。」

「既然是白雪公主的媽媽,那不就應該比白雪公主還要老!?」夏目上將氣
到差點抓狂地大叫道:「那怎麼可能是羅莉!?」

愛理被夏目上將生氣的樣子嚇到了,淚水在眼裡咕嚕嚕轉了幾圈便嚎啕大哭
起來。可憐的怪人夏目上將好不容易把她安撫下來,她才抽抽噎噎地說:

「因…因為白雪公主的爸爸對原來的皇后厭倦了,又換了一個新媽媽嘛…」

「對喔…我差點忘了。白雪公主她爸爸的確有嚴重的戀童癖,他還是惡萌黨
第一一七號會員。」夏目上將稍微恢復理智,喃喃道:「當然皇后老了就換
白雪公主,白雪公主老了就換更年輕的新皇后。」

「嗯。」愛理點點頭「就是這樣。」

「好吧!」夏目上將眼中再度燃起熊熊慾火「事不宜遲,我們馬上出發!」

說完夏目上將立刻帶著愛理,鬥志高昂地往新皇后所住的城堡前進。當他們
到達城堡時剛好遇到城內發生內亂,有個不知死活的宰相正率領自己的軍隊
在皇宮前的庭院與擁互國王的禁衛軍爆發激烈的戰爭。

夏目上將二話不說便結印構築鍊成,將所有人腳下的土地掏空二十公尺,在
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內便以地層下陷這招把他們全都困在一個大洞裡。

「真是的…」夏目上將拿出扇子遮住嘴巴「沒事在這邊吵吵鬧鬧的幹麻?」

話才說到一半,幾枝箭從城牆上射了下來。雖然沒射到夏目上將,不過好死
不死全都射到愛理身上。

「啊呀!」

愛理做出XD的表情倒在地上後就一動也不動,好像是死了…

周圍的空氣突然驟降到冰點一樣,看著倒在地上的愛理,夏目上將的背影散
發著可怕的殺氣。

接下來的三十分鐘裡面,夏目上將開始了屠城的暴行,只聽他一邊喊:「羅
莉是拿來萌的不是拿來殺的。」一邊失去理智地把城裡除了羅莉以外的生物
全都用空手跟鍊金術變成就算用馬賽克蓋起來也會讓人想吐的悲慘模樣。

等到夏目上將恢復理智後,他才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啊…」渾身是血的夏目上將敲了敲自己的腦袋瓜「我都忘了,上次替愛理
做過特殊處理,她沒那麼容易死才對。」

就在夏目上將這麼說的時候,頭上還插著一枝箭的愛理從一大堆不得不用馬
賽克處理的紅色塊狀物中爬起來,雙眼空洞無神地看了看四周的血。

「啊…」愛理張大嘴巴,彷彿想說什麼卻一點也說不出來。

結果幾秒過後,愛理竟然開始捧腹大笑起來。

「啊哈哈哈哈,大哥哥大哥哥,這是什麼這是什麼?」愛理隨便抓了一把噁
心的塊狀物,咧嘴笑道:「看起來好好玩的樣子呢。」

「哎呀…」夏目上將傷腦筋地抓了抓後腦「改造過度的後遺症嗎?」

我們把時間拉前面一點,拉到夏目上將開始將正太「艾里」變成真正的羅莉
「愛理」的時候。

因為愛理本身就是資質優秀,所以在做完必要處理後,夏目上將便一時手癢
,開始了一些禁斷的改造。

第一項改造是「獵奇承受度」,夏目上將將愛理的肉體改造成就算受到致命
傷也不一定會立即死亡,且擁有強大的再生能力。這麼一來,就算對愛理做
多鬼畜的事情,愛理都承受得了。

不過改造完後因為害怕精神無法承受,所以夏目上將又對愛理的腦袋動了點
手腳,讓她在看到獵奇的東西時不至於會崩潰。結果就變成現在這樣,就算
看到這一堆謎樣燒肉跟紅色液體也不會覺得噁心,反而還覺得很好玩。

改造!改造是男人的浪漫!當身為男人的夏目上將忘情地陷入改造熱時,許
多不可思議的東西就這樣被安裝在愛理體內了,所以現在連夏目上將都不知
道這個可愛的羅莉啥時會出問題。

只見愛理開始玩拋燒肉遊戲,把一塊又一塊燒肉隨手抓起丟出,重複著無聊
的動作卻還樂此不疲。夏目上將不禁開始佩服起愛理,心裡想說不定哪天愛
理也能成為一個成功的羅莉獵奇調教師。

「好啦好啦別玩了,我們還有事要做。」

夏目上將用傳送方陣把地上所有的謎樣燒肉全都送到不知名的地方,接著用
特殊的鍊金術製清潔藥水把自己跟愛理身上的血污化掉,最後把愛理頭上插
著的那枝箭拔出,說:

「我們去找皇后吧。」

帶著可怕的改造不死羅莉愛理,夏目上將往城堡的最頂端,也就是皇后的寢
室前進。因為剛剛的大屠殺,城堡裡變得靜悄悄的,看起來莫名地詭異。

越往上走,夏目上將越覺得上面有股巨大的宅氣。他不禁感到好奇,住在塔
頂的羅莉皇后倒底是何許人,為什麼能擁有如此強大的宅氣。

夏目上將下意識的把步伐放慢,畢竟這股氣勢太強大了,上面的皇后必定是
個逆天級強宅,沒有拿出九成九的大宇宙宅力,恐怕還沒見到面就被萌死也
說不定。

「大哥哥,你怎麼走那麼慢?」完全感受不到宅力的愛理歪著頭一臉不解地
問:「而且你的臉色變得好難看喔,是怎了嗎?」

「唔…」

夏目上將感覺到自己有點承受不住上方強者的宅氣,他萬萬沒想到原來羅莉
這個種族加上皇后這個職業時,會有無限的潛力產生。一想到接下來要面對
的強者夏目上將的手心不禁微濕,並對即將展開的大戰感到興奮不已。

經過幾十分鐘後,夏目上將終於走到皇后的房間門口。這時,他聽到皇后的
聲音傳出門外,好像是在說:

「魔鏡呀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

「當然是您,我親愛的主人…」

「魔鏡呀魔鏡,誰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女人?」

「當然是您,我親愛的主人…」

熟悉的對白傳入耳裡,夏目上將頓時忘了對方強大的宅氣壓迫,什麼都沒想
就大腳一踢把門踹倒在地上。結果,夏目上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
到的景象。

沒錯!就是皇后是羅莉,真的是羅莉!

羅莉女王穿著蕾絲邊黑色晚禮服,頭上還綁著紅色的蝴蝶結,和她那頭黑色
長髮互相映襯著。雖然禮服的樣式簡單,但是卻散發出一股成熟的魅力。

同時擁有成熟的韻味與羅莉的外貌是非常神奇的一件事,但是夏目上將也不
得不承認這個女王羅莉的確是上上品,雖然當他看到女王羅莉時,已經在心
裡埋下了疑惑的種子。

「你們是誰?」女王轉頭,用她那對如紅寶石般艷麗的雙眼看向夏目上將和
他身後的愛理,伸出穿著黑色連肘手套的纖纖玉手指著夏目上將,問:「怎
麼會來這裡?」

夏目上將摸了摸下巴,古裡古怪地對羅莉女王上下打量著。沒多久他的嘴角
變微微鉤起,露出邪惡的微笑道:

「果然又個假貨,我想妳根本就不是什麼新皇后,而是原來的那一位吧?」

羅莉皇后嚇了一大跳,一臉心虛地說:

「才…才不是,舊皇后已經被我送去森林裡,給野獸吃掉了。」

「哼哼哼…」

雖然心中不免對又碰到假貨偽羅這件事感到十分哀傷,但是夏目上將現在更
想做的就是把眼前的羅莉皇后給「好好地調叫一頓」

「管妳是新是舊,反正妳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妳的,哈哈哈哈~」

「破喉嚨!破喉嚨!」羅莉皇后拉開嗓子喊道:「快來救我呀!」

一陣冷風吹過…結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哼哼哼嘿嘿嘿哈哈哈哈~」夏目上將學著某名格鬥角色八神仰天長笑「妳
還真以為耍這種冷笑話作者會跟著妳起舞嗎?太天真了太天真了~」

說完,夏目上將打開大風衣,從中拿出幾樣更謎的條狀物,雖然被馬賽克遮
著但一看也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

「調教的時候到了。」夏目上將伸出舌頭微微把自己的唇舔上一圈「不要想
抵抗,乖一點的話說不定很快就會覺得舒服了,口傑口傑口傑~~」

「不…不要…」羅莉皇后終於知道自己的處境非常危險,她慢慢地往後緩步
移動,直到她碰到鏡子後,才哭著放聲大喊:「拜託誰都可以,趕快來救我
呀~~~」

就在夏目上將的調狀物快要碰到羅莉女王的時候,一個人影突然從門外衝了
進來,拿著電鋸往夏目上將頭上砸下。

「哇勒!」夏目上將在千鈞一髮之際躲過被分成左右兩半的命運「是誰這麼
大膽,敢阻止本大爺的好事!」

「呵呵呵…你說是誰呢?我的主人?」

夏目上將總算看清楚來打擾他的人是誰,赫然發現,竟然是曾被他好好調教
過的羅莉鍊金術師瑪琪莉亞。

「我就在想說人不見是跑到哪了。」瑪琪莉亞額頭上微冒青筋「原來是在這
種地方死性不改。」

「啊哈哈,如果妳在這裡,那不就表示…」

「主人主人主人主人~~~~」

潔希卡一邊興奮地大叫,一邊朝夏目上將狂撲而來,身後還跟著大野狼羅莉
娜娜優和兔耳羅莉翡安奴。可憐的夏目上將連躲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三隻
羅莉同時撲倒在地上。

「果然,又多了兩隻…」瑪琪莉亞嘆了口氣「還好有人通知我,要不然等到
我們發現時又不知道要多多少被害者。」

夏目上將還想說什麼,卻同時被潔希卡和娜娜優咬上一口,痛得大聲哀嚎。

潔希卡嘟起嘴,罵道:

「主人你又在花心了,真可惡!我不是說不可以花心的嗎?」

娜娜優還是一樣不會說話,只是一臉很生氣地叫著:

「咆嗚!」

夏目上將百口莫辯,仔細想想他從故事開始到現在都沒有遇到過真正的羅莉
,不禁悲從中來,一口悶氣悶在胸口,真是啞巴吃蓮子,有苦難言。

「明明就有我們了還到處花心」瑪琪莉亞氣從中來,隨手變出鞭子就往愛理
身上打去「真是氣死人了。」

「哎呀!好痛!」

愛理叫了出來,那聲音聽起來好像頗享受。瑪琪莉亞一時興起,又賞了她幾
下鞭子。

「啊!」

「嗯!」

「不要這樣!」

曖昧的聲音讓瑪琪莉亞更興奮了,她開始不停地把鞭子打到愛理身上,一邊
打還一邊愉悅地笑道:

「喔呵呵呵呵,看來主人這次找到的新寵物挺不錯的嘛,很適合拿來好好調
教。」

「咆嗚!」

「啊啊…」夏目上將的臉上跑出兩行熱淚「就是因為妳們變成這樣,所以我
才想逃啊…」

「你說什麼?」

「不。」夏目上將揮了揮手很勉強地裝出沒什麼事的微笑「沒事沒事,啊哈
哈哈哈…」

夏目上將躺在三個羅莉懷中,完全忘了在一旁呆呆看著他們的羅莉皇后。當
然這也是因為眼前已經有夠多羅莉要應付了,所以他根本撥不出空閒來管羅
莉皇后的緣故。

「話說回來。」夏目上將稍微抬了抬鼻樑上的眼鏡「你們怎麼找到我的?」

潔希卡抬起頭看著夏目上將,說:

「有一個人跑來跟我們說你在這座城裡,我們就跑來了。」

「欸?」夏目上將想起了SM先生「那個人是不是一個紅髮的少年?」

潔希卡有點驚訝地點點頭,說:

「欸?主人怎麼知道?」

「哼哼哼哼,該死的吸血小鬼,竟然敢打擾我的興致。」夏目上將的眼鏡閃
爍著詭異的光芒「看來這恩情我不好好還他不行啊…」

「唔呣?」潔希卡歪著頭一臉不解地看著夏目上將。

「可惡的死羅莉控…」黑暗中的紅髮男子,自稱世界最強的究極自戀美男子
SM先生(也是一個死變態)正以滿月為背景,單腳站在一棵枯木上,用他那
對閃爍著紅光的雙眼看著夏目上將等人。

「我絕對要殺死你,不然我的主人就有危險了。」

SM先生喃喃低語著。就在這個時候,一隻烏鴉從他頭上飛過,一邊嗄嗄嗄
地叫著,一邊把鳥糞往他頭上丟來。

「想陰我!?」SM先生早就發現烏鴉的不良企圖,所以他只是輕輕往旁一
閃,躲過了鳥糞「門都沒有!」

原本以為很瀟灑地閃開,但是SM先生沒發現自己已經少了立足之地,結果
就這樣毫無防備地,掉進黑暗的樹林底。

「嗄~嗄~笨蛋~笨蛋~」烏鴉幸災樂禍地怪叫著。

「可惡啊……」SM先生氣到展開自己的斗蓬飛向烏鴉「我要殺了你這隻死
鳥!把你做成串燒!!!」

「嗄~嗄~笨蛋~笨蛋~」烏鴉還是一點都不怕他,還跑給他追。

「站住~~~!」

「笨蛋~~笨蛋~~~」

黑暗的星空中,SM先生的怨念形成一股可怕的氣,飄盪在滿是烏鴉和野郎
叫聲的黑暗森林裡。

那…就是宅氣……


                            完了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