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夏目的玩具箱
關於部落格
亂放東西用的地方
  • 79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妄想.糖果屋

++++++++++++++++++++++++++++++++++

從前從前,深山裡有個整天趕稿的怪人叫夏目上將。他是個可怕的羅莉控,因
為他可怕的怨念,連羅莉虎姑婆都被他收服了。

只不過有一天虎姑婆羅莉竟然失蹤了,怪人夏目上將為了把自己的所有物給找
回來,只好打破自己十幾年未曾出門的紀錄,離開他住的那棟西式洋宅。

「啊啊…雖然我一向很討厭外出,但是我更討厭自己的東西被人給偷走。」

一邊打呵欠,怪人夏目上將一邊在灰暗的黑森林中走著。他身上穿著黑色的長
風衣,風衣裡全都是他當怪人時需要的工具。雖然說身為一個怪人,是不需要
把工具全都帶出來的。不過因為他是怪人,而且他很懶得去整理自己風衣裡面
的東西,所以他就全帶出來了。

拿出怪人道具X發明的「特定對象羅莉偵探儀─O型」,夏目上將很快就發現
羅莉虎姑婆的位置。他感到有點意外,因為羅莉虎姑婆離洋宅不過也才幾百公
尺而已。

就一個失蹤十幾天的人來說,竟然會在那麼近的地方實在很可疑。而且羅莉虎
姑婆的嗅覺超好,照理說距離這麼近應該不會找不到才對。

就在夏目上將思索著各種可能性的時候,不知不覺間,他已經走到偵探儀上的
位置了。

「喔喔…」

眼前的景色讓夏目上將不禁發出一聲驚嘆,因為一座全是由糖果做成的小屋就
座落在前方的小山丘上。

巨大黑巧克力製的尖屋頂上鑲滿了如寶石般閃亮的水果糖,頂端還有個風向雞
形狀的棒棒糖。用超大顆的牛奶糖與軟糖當作磚塊堆砌出來的牆壁色彩繽紛,
連窗戶都是用白巧克力做成的。

夏目上將沿著跟人一樣高的巧克力棒柵欄走著,一邊欣賞繞在柵欄上,用麥芽
糖做出來的薔薇。等他走到入口處,更是被以白巧克力為底版,將各式各樣的
糖果接合後拼出來,富滿藝術氣息的門給感動到。

「真是太厲害了。」夏目上將張大嘴巴抬頭看著這座糖果屋「為什麼我住在這
十幾年了都沒發現到?」

說真的,就是因為十幾年沒出門所以才沒發現到。不過當時怪人夏目上將根本
沒想到這點,所以說了也沒用。

因為自己十幾年沒出門一出門就被糖果屋嚇到的怪人夏目上將在這座糖果屋前
楞了好一陣子,他想說難怪羅莉虎姑婆不回家,這麼甜的一個屋子在這裡她當
然,會樂不思蜀了。幾乎是同時他心裡已經浮現了一個非常非常邪惡的計劃。

「如果我能擁有這樣一棟房子,呼呼呼。」

不愧是怪人夏目上將,他打算把這棟房子當作誘拐羅莉的陷阱。但是他完全沒
想到,其實他已經掉入另一個人的陷阱裡了。

怪人夏目上將看了看偵探儀,確定羅莉虎姑婆在這棟屋子裡後。便輕輕地敲了
敲門,同時在心裡盤算著要如何料理這個偷他東西的傢伙。

就在怪人夏目上將心裡閃過第一百二十七個方法後,糖果屋的門發出咿呀地一
聲,慢慢地被打開了。

「唔喔喔喔喔…」

怪人夏目上將受到無比的震驚,因為打開門的不是喜歡羅莉的變態怪人,也不
是可怕的肌肉兄貴,更不是鬼畜的老歐巴桑。而是一隻可愛的羅莉!

和羅莉虎姑婆給人活力十足的感覺不同,眼前的羅莉穿著純白的哥德式羅莉塔
洋裝,她在看到怪人夏目上將時低頭垂下眼簾和金色長髮,一臉羞赧的可愛表
情更是讓怪人夏目上將差點當場捶起心肝。

我絕對不能原諒拐走如此可愛的小妹妹的傢伙,怪人夏目上將在心底如此告訴
自己,並且熱血地用他的羅莉魂發誓不把那個元兇宰了決不罷休。

「請…請問。」金髮羅害羞地聲音傳到夏目耳中「這位先…先生…您來這裡有
什麼事嗎?」

「啊…啊啊。」

熱血到一半的怪人夏目上將在羅莉的呼喚聲中回過神來,並且對這種軟綿綿又
怯生生的甜滋滋聲音感動不已。

「我是來找人的,我妹妹她在這個森林裡走失了我正在找她呢。不知道妳們這
邊有沒有看到一個有虎耳朵和虎尾巴,穿著女傭服的小女孩?」

「啊…」金髮羅摀著嘴巴別開眼「有啊…她有來我這喝茶過,不過喝完就又走
了,大概是兩三天前的事。」

「這樣啊…」夏目故意咳了幾聲,說:「那我不打擾了,這就…」

「請等一下!」

「嗯?」

「如…如果不嫌棄的話。」金髮羅紅著臉小聲地問:「可不可以…進來…坐一
會兒…再走?」

「欸?」

多疑的夏目上將這時終於確定了自己的疑惑,雖然一向認為羅莉至上的他可以
為了相信一個羅莉而懷疑自己好友道具X的偵探儀,但是一連串的疑點也不得
不讓他起疑心。

首先,深山裡有糖果屋本來就很有問題,出來的人不是他預期的敵對對象更是
有問題,而貪吃的虎姑婆羅莉看到這屋子竟然沒把這屋子拆了更是有大大的問
題。

再者,從對話中知道,眼前的金髮羅似乎瞞了他一些事情。說話的時候也回答
了太多沒有必要給她知道的答案。就一個害羞的羅莉來說,有一些小錯誤是不
該犯的,尤其是主動邀人進屋子裡這段。

這些破綻讓夏目上將決定將計就計,反正這世界上還沒有他擺不平的羅莉。且
看看這個金髮羅想耍什麼花樣。

大概看夏目上將猶豫太久了,金髮羅眉心微微一蹙,好像十分失望地低聲說:

「不行嗎…」

「喔…喔!當然好啊!」夏目上將咧嘴笑道:「看妳一個人在這好像也挺寂寞
的,我就陪妳一下子好了。」

「真的嗎?」金髮羅的眼睛整個亮起來,瞇起眼笑著說:「那太好了。」

「唔喔喔喔喔~~~~~」

怪人夏目上將雖然臉上極度偽裝鎮靜,但是他的心裡卻在西馬拉雅山聖母峰頂
面對暴風雪吶喊著。

這真是太恐怖了,金髮,哥德羅,弱氣。怎麼看都是自己理想中的極致,隨便
一個笑容都可能讓自己萌死。夏目上將不禁懷疑這是正義陣營派來的殺手,準
備要把他給暗殺掉。

好不容易等到自己的內心稍微平靜後,夏目上將發現到自己已經在喝金髮羅泡
的紅茶了。

「羅莉泡的美味紅茶」對夏目上將產生七百點的傷害值,還有附加兩千點的精
神傷害。使得原本打算一進門就使出「調教」必殺技的夏目頓時陷入MP不夠
的窘境。

可惡,在這樣下去不行啊,會被對方先攻陷的。雖然夏目上將已經有如此的警
覺,但是現在氣勢簡直是一面倒的情況。

「好喝嗎?」金髮羅用盤子遮住自己鼻子以下的臉蛋,只露出一對眼略微上抬
十分期待地看著夏目上將,「期待的眼神」使得夏目上將再度受到五百點的損
傷。

「當…當然!」

這是唯一的答案,就算眼前的金髮羅泡的是王水紅茶。夏目上將還是得忍著腸
胃被腐蝕的痛苦說好喝。

「太好了!」金髮羅再度露出微笑「我還以為我技術退步了呢。」

這次豁免判定失敗,怪人夏目上將終於受到必殺技「羅莉的微笑」強大的攻擊
了。他損失了五千點的HP,外加一千點的MP消耗。

「嗚啊啊啊啊。」

夏目上將感到自己的內心正在崩潰,絕對力場失衡,象界已經開始被侵蝕了。
對於金髮羅毫不具殺意的恐怖攻擊,他完全不能反抗啊。

「這樣的話就不用擔心了。」金髮羅繼續保持微笑說了一句奇怪的話。

「欸?」

身體傳來奇怪的麻痺感,怪人夏目上將大呼不妙。看來就在他受到攻擊而分神
的一瞬間,忘了一開始最容易被下毒手的地方。

就是那杯紅茶。

「很不錯吧,這可是我親手泡的。裡面的毒足以毒死一隻鯨魚,沒想到也只能
麻痺你而已。」

說完,金髮羅雙手結印,用糖果做的椅子變出幾個鐵圈箍住夏目上將。然後她
輕輕轉個身,把身上的白色哥德式羅莉塔服變成黑色的。

「可惡!」

怪人夏目上將終於恢復理智了,他問道:

「我跟妳無怨無仇,妳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金髮羅露出與剛才的純真與害羞不同,充滿邪氣的笑容,說:

「為什麼?當然是為了實驗啦。我在這邊蓋了棟這麼奇怪的房子,就是為了要
吸引人來當我的實驗體。」

「什麼實驗?」

金髮羅瞪了夏目上將一眼,然後懶懶地說:

「反正你就要掛了,告訴你也沒關係,我是名鍊金術師,正在做禁斷的人體鍊
成,就是如何把人變成糖果。而你將會是我的第兩百號實驗體。」

「喔喔…我想起來了。」夏目上將恍然大悟道:「幾年前聽幾個同業說業界有
個天才鍊金術師,不到八歲就已經考上國家資格,該不會那人就是妳吧?」

「什麼!一百零八歲!?」知道這個事實的夏目上將遭受到等同神之雷威力的
精神攻擊,當場就化成了灰。

金髮羅輕掩著嘴呵呵笑了幾聲,又說:

「不過現在才發現也來不及了,你就乖乖的被我鍊成糖果吧。」

對於金髮羅的態度變得如此多,夏目上將有種被印象完全破滅的感覺。再加上
她的真實年齡實在太可怕了,此時的他已將眼前的瑪琪莉亞判定為「需要調教
的對象」,完全不被她的笑容所迷惑。

「我想再問妳一件事,那個虎耳朵女孩怎麼了?」

「她呀?放心吧,因為我沒鍊過獸人,所以還鎖在地下室裡面仔細研究中。」

「是嗎?」夏目上將瞇起眼露出微笑,那是種已經確定可以必勝的微笑「那我
就不用顧忌什麼了。」

「啊?」

金髮羅嚇了一跳,因為他看到夏目上將竟然輕輕一甩就把綁在身上的鐵圈給震
開了。

「無陣鍊成這招不是只有你會。」夏目上將的眼鏡微微閃過一道白光,襯托著
他那充滿邪氣的微笑「我們可是同業不是嗎?」

金髮羅嚇呆了,她完全沒料到自己會惹到一個比自己恐怖千百倍的人。她想也
不想就奔向門口,卻被突然從地上冒出來的十字架給擋住。

只見十字架的四端伸出奇怪的觸手抓住金髮羅的四肢,然後把她給綁在十字架
上面。

「呼呼呼…」夏目上將稍微抬了抬鼻樑上的眼鏡。

「呵呵呵…」夏目上將打開風衣。

「嘿嘿嘿嘿…」夏目上將從風衣中拿出幾個調教用,被打馬賽克的謎樣長條型
物體。

金髮羅看到夏目上將手上那幾樣東西,臉上露出恐懼的神色,顫聲道:

「不…不…不要,你…你要做…做什麼…不…不要啊。」

「嘻嘻嘻嘻…」夏目上將不懷好意地走向金髮羅。

「呀啊~~~~~~~~~」金髮羅發出了尖叫。

「啊哈哈哈哈哈~~~~~~~」發出狂笑的夏目上將高舉雙手,黑色的風衣
遮住了兩人,灰暗的森林中傳來一陣又一陣金髮羅的哀嚎,連綿不絕…

「啊啊…」怪人集團的魔術部長鐵巫妖‧雙子蘿莉百合觸手控正品嚐著手上的
紅茶「這紅茶真是棒啊…」

「當然…」站在落地窗邊的男子露出這沒什麼的微笑「因為換人泡啦。」

「唔嗯…」鐵巫妖那對被潛藏在斗篷的陰影中,閃閃發亮的眼睛看向男子「之
前聽X同志說你這兒多了新收集品,我才來看看的。不過…你是不是又有新的
了?」

「你的感覺真敏銳。」男子無奈地聳聳肩「的確如你所想。」

「啊啊…那麼這次是什麼?」

「糖果屋啊…」男子拿起桌上的鈴子搖了搖「你應該聽過這個童話吧?」

「聽過聽過,所以你這次的收集品是故事中的妹妹囉?」

男子微微地搖了搖頭。

「那…難道是哥哥?啊啊反正年紀小,該改的地方改一改還是可以…」

男子再度微微地搖了搖頭。

「呃…該不會…」

「巫婆。」男子轉過身來,一如往常地用扇子遮住自己的臉,只露出一對充滿
宅氣的邪眼「這次是巫婆啊。」

「啊啊…難道?」

敲門的聲音自鐵巫妖身後響起,然後一名有著金色長髮和水藍色瞳孔,身穿黑
色哥德式羅莉塔女傭服的小女孩走了進來。

「主…主人。」小女孩用手上拿的托盤遮住自己的臉,怯生生地問:「紅…紅
茶好喝嗎?」

男子只是微微點了點頭,小女孩便鬆了口氣,然後高興地說:「太好了…我還
以為我讓您失望了呢。」

這時鐵巫妖感到一陣頭暈,他使用掃描術為自己掃描,卻發現到自己竟然中了
劇毒。鐵巫妖睜大眼睛看向男子,驚愕地說:

「上將…你…你這是!?」

男子馬上會過意來,卻只淡淡地說:

「啊…大概又下毒了吧。調教的時候只有這點沒改正過來,讓我也很傷腦筋呢
…」

劇毒攻心的鐵巫妖支撐不住,緩緩地臥倒在地上擺出OTL的姿勢,無力地喃
喃道:

「嗚…嗚啊…難道,難道我要為了羅莉泡的茶…而…而。」

為了羅莉泡的茶而死=為了羅莉而死,一想到這裡的怪人鐵巫妖‧雙子蘿莉百
合觸手控突然想通了,便欣慰地說:

「啊…啊啊…或許這樣…也不錯吧…」

說完,鐵巫妖便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兩人看著倒在地上的鐵巫妖許久後,金髮羅又怯生生地問:

「主…主人,要丟掉嗎?可是今天…今天環保局不收大型垃圾喔。」

「不用啦。」男子轉回身「巫妖是不死系的,能毒死才有鬼勒。」

「可…可是…」

「主人主人主人主人!!!」羅莉虎姑婆突然跑進來亂入,急急忙忙的她卻不
小心踩到鐵巫妖,痛得鐵巫妖發出一聲哀嚎。

「啊喔!」

「看吧。」被羅莉虎姑婆抱住的男子懶懶地說:「這不就起來了?」

「唉…竟然不上當,我還以為可以騙過你說。」

「哼哼哼…」

「不過我真羨慕你,竟然可以擁有兩隻羅莉。」

「說這什麼話?你的機械羅莉軍團不也數量龐大?」男子一邊摸著羅莉虎姑婆
的頭一邊問:「話說回來,萌黨的事怎樣了?」

「啊…啊啊,都忘了正事了。」鐵巫妖拍了拍頭「計劃有點超出預期啊…」

「這當然,少了個天才鍊金術師,想必他們也很傷腦筋吧?」

「欸?啊對喔。」鐵巫妖看向金髮羅「你這樣說倒是沒錯。」

「話雖如此,我也沒有要還他們的意思。」男子露出邪惡的笑容「誰敢搶我的
東西,就要有付出性命為代價的覺悟。」

「說的沒錯啊…」鐵巫妖跟著奸笑著「真不愧是首席。」

「哼哼哼…沒事的話就快離開吧,在這裡待太久的話,以你的身分來說對你也
不好。」

「的確…」鐵巫妖跟男子行了個禮「那我先走了…」

「瑪琪莉亞。」

「是。」金髮羅開口說道:「主人,有什麼事嗎?」

「送客。」

「好的。」金髮羅對鐵巫妖笑道:「請隨我來吧。」

跟著金髮羅走出西式洋宅的大門後,鐵巫妖不禁回頭看著眼前的洋宅。

金髮羅關上了門,洋宅再度露出不歡迎人的氣息。可怕的宅氣環繞在周圍,連
身為宅的他都感到不寒而慄。

「難怪他要隱居深山。」鐵巫妖感嘆道:「這種人要是真的想的話,恐怕整個
世界都會隨著他而起舞吧。」

拉了拉蓋在頭上的斗篷,鐵巫妖緩步走出洋宅的庭院,消失在濃霧之中。

深山裡的洋宅依舊透露著一種抗拒人的氣息,連動物都不敢隨便接近。

那就是宅氣。

                             完了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