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夏目的玩具箱
關於部落格
亂放東西用的地方
  • 79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妄想.虎姑婆



++++++++++++++++++++++++++++++++++


從前從前,深山裡有個怪人叫做夏目上將,他每天為了趕稿寫小說都會整晚沒
睡。雖然總是孤單一人在夜裡默默地努力趕稿好像很可憐,但其實他一點都不
感到寂寞。因為他每天晚上趕稿趕稿趕稿的時候,總會遇到一些不可思議的事
情。

「呼…好冷。」

這天晚上,夏目上將小說正寫到一半,結果該死的KK又當掉了。他氣得要死
卻又拿這些奉行資本主義的黑心商人們莫可奈何,只好休息一下去上個廁所。

「唉…這樣到底要寫到什麼時候?偏偏沒BBS我又寫不出東西來。」

雖然這是明顯的藉口,但很顯然地夏目上將他不認為這是。而他從以前到現在
,已經用這個理由混過數不清的晚上了。就連這天晚上,月黑風高地,而且不
停傳來陣陣冷風。夏目上將仍然大搖大擺地不開燈就走進廁所,一邊上一邊尋
找靈感。

因為夏目上將喜歡寫很詭異血腥的小說,所以現在的他也是在想類似的事情來
增加靈感。不知怎地,大概是今晚特別恐怖吧,他突然想到虎姑婆的故事。

「虎姑婆啊…」夏目拉開褲檔的拉鍊「記得小時後我超喜歡這個故事的。」

虎姑婆是一個很有名的故事,以前某某電視台還有播過電視劇,夏目上將想起
童年看虎姑婆時的情景,不禁懷念起過去,笑了起來。

「呵呵…如果壞孩子不睡覺,就會被虎姑婆抓去吃。可惜我老媽唸我唸了十年
,沒一次被我聽進去的。」

從小就養成徹夜不睡的壞習慣的夏目上將是所有大人眼中的壞小孩,這扭曲的
過去也造成了後來的他變成不折不扣的怪人。想起每一個大人都因為自己不想
在晚上睡覺而罵自己壞小孩的夏目上將,因為自己是怪人而把這些對正常人來
說一點也不好的評價當成非常好的評價而感到十分得意。

「現在長大了就沒人管我了,總覺得有點落寞呢。」夏目上將在小解時仍不忘
裝做感觸良多地嘆了口氣,說:「唉…如果真有虎姑婆來就好了,說不定我就
真的去睡而不會整晚打什麼AOE跟超魔法大戰或Bi(自主規制)來混過這漫漫
長夜了。」

根據逆‧墨菲定律,我們越想發生的事通常越不會發生。只不過因為夏目上將
是不折不扣的怪人,而且又擁有預知能力。所以他想的事很奇怪總是會在莫名
其妙地時刻和莫名其妙的地點莫名其妙地發生。

沒錯!怪人夏目上將無心的一句話因為逆‧墨菲定律反則而被具現化了。他真
的聽到他的背後出現一個聲音,隨著冷風陰深深地傳進他的耳裡:

「有沒有…壞小孩呀~~~」

「啊…」夏目上將傷腦筋地搔搔臉頰,他還沒上完廁所,知道自己連轉身的機
會都沒有啊。

「我是…虎姑婆啊~~~」陰深深地聲音抖抖抖地傳到夏目上將耳邊,可是聽
起來似乎沒有感覺中蒼老,反而讓夏目上將感覺很稚嫩。

「呃…」夏目上將原本心中的煩惱變成了疑惑,感覺上這聲音跟他想像中的虎
姑婆聲音差了很多。

基本上怪人對怪事總是能很快習慣的,雖然在深山的無人小木屋中的一間沒有
開燈的廁所裡,雖然今晚月黑風高氣溫莫名其妙地低,雖然自己身後現在正站
著一隻自稱虎姑婆的謎樣生物。可是怪人夏目上將一點也沒有感到害怕,畢竟
他可是創下連續一千個大人因為他不睡覺而罵他壞小孩的可怕怪人,當然不會
為了一個在小時候聽到看到爛掉的恐怖故事而被嚇到。

等到小解完後他便把褲檔的拉鍊拉上後便轉過身,結果卻沒看到任何東西。當
他正在懷疑這個虎姑婆是否是處於靈體狀態而未實體化的同時。他聽到那個自
稱是虎姑婆的聲音從他的下方傳來。

「喂喂喂這裡啦!」

往下一看,只見一對琥珀色的虎目在黑暗中閃閃發亮,只是那黑影似乎比他想
像中的虎姑婆矮小許多。

「欸?」

夏目上將感到非常困惑,為什麼虎姑婆會比他矮,如果虎姑婆比他矮的話要怎
麼吃他呢?而且他越來越覺得這聲音很像某種他非常非常喜歡的生物,那個叫
做羅莉的東西。

「啊啊…」夏目上將揉揉自己的眼睛「看來是我的錯覺,還是說我已經在廁所
睡著了才會夢到這種事。哎呀…看來我真的是在作夢也說不定。」

「才不是!」那個虎姑婆眨了眨她那對大大的虎目「我是真的虎姑婆,我是來
吃你的!」

「唔…」夏目上將決定打開電燈,好看看這個氣勢凌人的小傢伙到底是什麼東
西,當然,這時的他早不把這個自稱是虎姑婆的人當作是虎姑婆了。

啪地一聲,廁所的燈被夏目上將打開了。很不幸地,他看到的並不是他想像中
虎姑婆傳說的的虎姑婆。而是一隻可愛的羅莉,一隻頭上有著毛茸茸的虎耳朵
和一頭金髮,就算不笑也可以萌死人的圓圓可愛臉蛋,身上只有疑似虎皮毛的
衣服遮住重要三點的比基尼式毛衣的可愛羅莉。

「…………」

夏目沉默了許久,然後把眼鏡拔下來用衛生紙用力地擦一擦在戴上。可愛有如
天使般的羅莉身影依然在眼前,沒有消失。

「不是幻覺啊…」夏目一臉傷腦筋地搔搔臉頰「這該說好還是不好。」

「喂…我都說要吃你了。」自稱是虎姑婆的小羅莉動動虎耳搖搖虎尾「我是認
真的喔!我會先把你的手指一根一根吃掉,然後在吃掉你的手,吃掉你的腳,
吃掉你的身體,最後在吃掉你的頭。你得活著忍受被我吃掉的痛苦跟恐怖後才
能悲慘地死去喔!」

雖然虎姑婆羅莉的話聽起來很恐怖,可是她那認真的表情仍然是可愛到讓怪人
夏目上將無法忍受。夏目上將摀著自己嘴巴把頭別向一旁,眼睛感動地流出淚
來,心裡想著為什麼這麼可愛?為什麼自己會想出讓自己完全沒有免疫力的東
西來吃掉自己。

最重要的是,就算被這麼可愛的羅莉吃掉,夏目上將可是一點都不後悔的。因
為他是不折不扣的怪人,認為被自己喜歡的東西給吃掉也未嘗不是一種幸福。

真不愧是怪人夏目,不愧是常常在寫鬼畜調教小說,以調教惡魔著名的怪人夏
目上將,連對幸福的定義都是這麼地奇怪。

「喂喂喂喂喂~~~~」

對於沉浸在自己的妄想中而忽略自己存在的夏目上將,虎姑婆羅莉感到非常的
不快。只聽她激動地喊道:

「你再不理我我就真的要吃掉你了!真的!」

說完,虎姑婆羅莉詭異地笑起來,並露出可愛的虎牙。結果被「羅莉的可愛笑
容加上特殊裝備虎牙」這招給直擊夏目當場受到9999點的萌屬性傷害,當場跪
倒在地上雙手撐地,做出orz 的無力姿勢,沉痛地低頭說道:

「好萌啊…怎麼這麼萌呢。」

夏目上將開始在心裡感謝他信仰的邪萌神宅發冰九,讓他可以跟童年夢想的對
象(雖然這種說法有點誤差)共同度過如此美妙,月黑風高,冷風颼颼,在無人
深山裡的夜晚。雖然他知道自己還有幾百萬字的小說還未完成,但現在他腦裡
已經只剩下如何料理這隻萌的要死的虎姑婆羅莉,塞不下任何字了。

「喂~~~~~~~」

虎姑婆羅莉已經失去耐性了,開始跟一般的羅莉失去耐行時一樣地亂叫。

「我說要吃你了,說要吃你了,說要吃你了,你還在發呆幹麻?難道你不怕我
嗎!」

從羅莉口中說出這種話其實是很沒說服力的,只會讓萌度再上昇而已。

(PS:萌度,一種測量萌力的指標,當被測量者的外貌行為舉止越可愛,萌
度就會越高。)

「等等等等…」

因為是怪人的關係,夏目上將瞬間恢復冷靜。他的腦裡一邊想著怎麼讓這隻虎
姑婆羅莉掉入他的陷阱,一邊敷衍性地問道:

「我說啊…為什麼妳要吃我?」

「因為你是壞小孩呀!」

「不…我已經快步入可以成為怪叔叔的中年了,不能算小孩,頂多只能算年輕人
而已。所以我不算壞小孩,反而妳比較像小孩吧?」

大概是被夏目上將說到痛處,原本看起來似乎很兇但是可愛程度遠大於凶惡程度
的虎姑婆羅莉突然一臉晴天霹靂的表情,張大嘴巴看著夏目上將。

「莫非…妳真的只是小孩?」

「不是不是不是!」虎姑婆羅莉的雙眼變成南風式圈圈眼,慌張地說:「我才不
是小孩,我真的是虎姑婆!」

夏目上將沒有說什麼,他只是拍了拍虎姑婆羅莉的頭。虎姑婆羅莉受到「夏目的
拍頭攻擊」受到5000點的損傷,然後大哭特哭起來。

「嗚哇哇哇哇~~~不准說人家是小孩啦~~~~~~人家才不是小孩~~人家
是虎姑婆啦~~~~」

虎姑婆羅莉竟然使出大絕招「羅莉的眼淚」反擊夏目上將,讓夏目上將再次受到
重創,原本靠著萌力補回來的hp再度歸1。

「喔…」

捧著胸口,再度擺出orz 姿勢(而且還是單手)的夏目上將完全被虎姑婆羅莉擊倒
了,他完全不知道怎麼對付虎姑婆羅莉。

「都是奶奶啦,說什麼我可以獨當一面自己出來吃壞小孩了,結果第一個獵物就
把我當成小孩。嗚…嗚…嗚哇~~~~人家不依啦~~~~」

被虎姑婆羅莉使出連續技「羅莉的痛哭」的夏目終於被打到hp歸零,而且還不
停地被莫名其妙出現的箭頭繼續鞭屍中。

「我說小姐…」雖然還在被鞭屍,夏目上將仍然吃力地澄清:「就算妳再怎麼哭
事實也不會改變,我真的不是小孩,當然也不可能是壞小孩,雖然我在很久很久
以前曾經是壞小孩沒錯…」

「我不管!我說你是壞小孩你就是壞小孩!」虎姑婆羅莉停止哭泣鞭屍攻勢,伸
出右手中指在夏目上將眼前開始做順時針旋轉:「你是壞小孩你是壞小孩你是壞
小孩你是壞小孩你是壞小孩就是壞小孩……(複製貼上真好用)。」

「喔喔~~~」

夏目上將記得這招就是赫赫有名的「洗腦偵探」,當年某名女僕謎偵探靠著這招
洗遍天下無敵手破了不少案子,沒想到現在竟然會在這邊看到。

「該死!」

夏目上將發現自己的精神開始渙散,他也知道要是自己真的被催眠成壞小孩那原
本的怪人個性與羅莉控魂(PS:羅莉控愛羅莉的心提昇的極點的說法)會被一併抹
消掉,這是他絕對不能允許的事情。

雖然這樣做會很對不起眼前的虎姑婆羅莉,但是夏目上將為求自保也管不了那麼
多了,他使出了洗腦偵探‧返,以吃奶地力氣舉起自己的手伸出手指,在虎姑婆
羅莉前微弱地轉動著。

「喔喔…」

虎姑婆羅莉停止了動作,看來洗腦偵探‧返的效果比想像中還好。可是夏目上將
馬上想到似乎還有別的原因,那就是虎姑婆很喜歡吃人的手指。

「糟了!」

夏目上將想要把手指縮回,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只見虎姑婆羅莉僅僅抓住夏目上
將的手,然後用力一咬。

「哇啊啊啊啊~~~~」

以為自己的手指被吃掉會非常痛的夏目緊閉著眼睛大叫起來,不過沒多久他就發
現手指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痛,而且也沒有被吃掉的感覺,甚至被咬住的指尖有一
種奇怪的感覺。

「唔…」

睜開眼睛,夏目上將發現一件很可怕的事實,那就是虎姑婆羅莉竟然在吸自己的
手指頭。

請想像一下大理石的顏色,這就跟現在夏目上將身上的顏色一樣。因為遭受到比
「羅莉的痛哭」更可怕的「羅莉的吸手指」,夏目上將終於完全沉默了。

「唔…嗯…嗯呼…好好吃的手指喔,醬油口味的」虎姑婆羅莉一臉沉醉地吸吮著
怪人夏目上將的手指頭「你一定是壞小孩,不然手指頭怎麼會這麼好吃。」

「啊啊…」

對於自己竟然會被連連擊敗的夏目上將失去鬥志,繼續過著這無法入眠也沒辦法
趕稿,因為自己的手指正在被虎姑婆羅莉享用的夜晚。

真是浪費人生啊…瞇著眼夏目上將在心裡這樣想著,不禁替這樣的自己感到無比
滄涼。

於是,就在keroro軍曹們的地球侵略音頭為背景音樂下,夏目上將與虎姑婆羅莉
開始了一個要說美妙也沒有美妙到哪的莫名其妙夜晚…

「所以說…」

深山的小木屋裡,某怪人道具X正在客廳裡看著落地窗外的春光,一邊享用美味
的紅茶,一邊問道:

「這一切都是夢?」

站在落地窗前只以背影現身的男子微微聳肩,沉默以對。

「要說是你的妄想,還是這一切都是真的。」怪人道具X閉著眼聞著杯中紅茶的
香氣「山裡真的有虎姑婆,而且還是隻羅莉,最後還被你收服了。」

怪人道具X沒再說話,因為他在等著眼前這位同為惡魔黨怪人的同事兼好友回答
他最初的問題,因為他知道這傢伙不逼他他很多該說的事都會故意不說。之前被
他算塔羅牌算過出國會不會有事情也一堆該說的沒說拖到他快出國才說。

過了不知多久,男子總算說話了。

「波里曼教授雖然是個同性戀,可是他有句話我覺得十分贊同。」他把手放到背
後「那就是:人類所有的妄想都有其實現的可能。」

男子的話才剛說完,客廳外就傳來一個小女孩的聲音。

「主人~~~」小女孩嬌聲說道:「你的蛋要熟嗎?」

「不用。」男子抬起右手「半熟就好。」

「是的主人。」

道具X彷彿看到一條老虎的尾巴在門口晃了一下,他摸著下巴沉吟許久,接著不
等男子回答就自己為自己的問題下了個結論。

「看來是這真的囉。」怪人道具X放下茶杯「哼哼哼…這次收服了虎姑婆,下次
你要挑戰什麼?化蛇?夢魔?木乃伊?」

「再看看吧。」

男子抬了抬鼻樑上的眼鏡,反射的晨光閃爍了一下,照得怪人道具X有點刺眼。

「真不愧是惡魔黨怪人的首席,連在這種深山隱居都可以達到我輩難以到達的夢
想。」

「呵…」男子嘴角露出靦腆的邪惡微笑「過獎了。」

「關於邪萌神教的事情,這我們來就好,不用你擔心。」道具X繼續喝著看來不
會是男子泡的紅茶,露出一臉很好喝的表情「某九某發的事已經在掌握中,短期
內不會影響到本黨的發展的。至於新某K,他似乎還不需要。」

「那就好。」男子不知從何處變出一把扇子遮臉,只露出眼睛以上的部分轉過身
看著道具X「真是麻煩你了。」

「不會。」怪人道具X無奈地聳聳肩「一開始就算好了,根本稱不上麻煩。」

「哼哼哼…」

「嘿嘿嘿…」

「口傑口傑口傑口傑…」

兩個怪人詭異的笑聲傳遍深山中,驚動了一大片林子的烏鴉往上飛。伴隨著怪人
的笑聲與烏鴉的叫聲,原本充滿靈氣的深山竟也染上一股恐怖的氣息。

那就是宅氣。

                             完了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