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夏目的玩具箱
關於部落格
亂放東西用的地方
  • 79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星空下的約定

++++++++++++++++++++++++++++++++++

在小學的畢業典禮結束那一天下午,我是最後一個走進教室拿書包的學生。

夕陽西下,昏黃的日光以緩慢的節奏射入。我看著待了六年的教室,不禁有點
感傷。想說就要離開這了,或許不會再回來了吧。

忽然間,我注意到被擦得乾乾淨淨的黑板。想到自己沒有留下任何東西就要走
了,我忍不住伸出右手拿起白色的粉筆,想留下最後的痕跡。

不過就在我要寫下第一劃的時候,頭上突然冒出一隻手握住我的右手。

回過頭看了阻止我的人一眼,我突然感到心臟一陣狂跳。因為握住我的手的那
個人,正是我一直暗戀的導師小占明子。

「川本君。」明子老師對著我露出微笑「這樣子不可以唷,衛生股長好不容易
才打掃乾淨的說。」

「誰…誰理妳啊!」我甩開明子老師的手。

年紀小的我雖然喜歡明子老師,可是不知為何,我很怕明子老師會發現自己喜
歡她。總覺得一旦被發現了,明子老師就再也不會理我似的。

所以我從來沒給明子老師好臉色看過,也給明子老師添了不少麻煩。

「唉呀,生氣啦…」明子老師雙手插腰,溫柔地笑著「別生氣嘛。」

其實我原本以為明子老師會討厭我的,可是這六年來她從來沒疏遠過我,無論
我做了什麼壞事,她都會像剛剛那樣笑著原諒我。

可是就算這樣我還是高興不起來,因為對她來說我跟班上同學沒什麼兩樣,我
很清楚自己並不是她心中特別的存在。

「不…不要管我啦!」我別開臉,假裝自己很生氣地大聲喊道:「反正我是個
壞小孩,現在我要畢業了,你一定鬆了一口氣了對吧!?」

或許是因為我太大聲了,老師突然沒了聲音。

明子老師生氣了嗎?我吞了口口水不敢看她,雖然很想逃離這裡,可是雙腳卻
又像生根似地牢牢定住,動都動不了。

「弘太啊…」也不知過了多久,明子老師叫了我的名字「老師知道你在想什麼
喔。」

「啊?」

我吃了一驚,難不成明子老師知道我喜歡她的事嗎?

「其實你啊…」

「等…等等…別說…」

我想都沒想就伸出手想阻止老師說出口,因為這事關男人的尊嚴。可惜還是慢
了一步,明子老師還是說了。

「其實你是因為要畢業了捨不得離開老師,所以才在跟老師鬧彆扭對吧?」

「………」聽到明子老師說出在某方面來說沒錯,可是跟我真正心意依然差很
多的答案,我不禁鬆了口氣「唉…」

「嗯?怎了嗎?老師猜錯了嗎?」

「沒…沒有…」就算打死我也不敢說出正確的答案「老師說的沒錯。」

「嗚呼呼…」明子老師往後退一步,靠坐在課桌椅上「你這個小笨蛋,只要你
想,隨時都可以回來看老師啊。」

「是…是沒錯啦…」

「可是啊…可是…」明子老師抬起頭看著天花板「老師跟你們不一樣喔,老師
想見的人已經不在了…」

明子老師的話讓我感到有點意外,我本來以為她應該不是那種會去煩惱這種事
的人。

「弘太…你知道嗎?」

「每個人總有幾件會感到後悔的事。」

「因為在那個當下沒辦法做什麼,或是可以做什麼卻沒做什麼。所以之後總會
不停地問著自己,為什麼當時不這麼做呢?為什麼當時什麼都沒說呢?如果做
了會怎樣呢?說了又會怎樣呢?」

「可是啊…可是無論如何我們都找不到答案,因為時光無法倒轉,我們無法回
到過去。」

「在找不到答案的質問中,心裡會漸漸地被挖出一個洞,不管拿什麼東西都無
法把它填起來。」

「於是直到你死去為止,那個洞總會在最不應該最不應該的時候傳出迴音,空
蕩蕩的,好像在偷偷告訴你,其實你什麼都沒有…」

我並不是完全明白明子老師說的話,但約略聽得懂明子老師想說什麼。一股難
耐的情緒在心底翻滾著,可是我卻抓不到那股情緒的形狀。

我抬起頭看著明子老師,發現這是我第一次認真地把她的話聽完。因為總覺得
如果不好好聽的話,一定會失去什麼重要的東西。

「弘太…無論如何都不能變得跟老師一樣喔…」

「想跟誰說什麼,一定要趁著那個人還在的時候說。不然要是等到那個人真的
不在了,就真的什麼都不能說了…」

明子老師說完這一長串後便看向我,再度對我露出微笑,可是那微笑好像有點
逞強,讓我看得很心痛。

「明…明子老師!」我低著頭,結結巴巴地說出連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會說出
口的話「我畢業以後,一定會回來看老師的!」

我很清楚說出這句話並不能改變什麼,我也沒有把自己真正的心意說出口。

可是…可是,我很害怕畢業後明子老師跟自己就這樣失去關連。很害怕從此之
後我跟明子老師就處於人生的平行線上,再也無法見面。

然後,老師遇到的學生會越來越多,最後就這樣把我忘了。因為我不是老師心
中特別的存在,對老師來說,我肯定只是個「比較難對付的學生」而已,不管
怎樣都只是個「學生」。

如果什麼都不說的話,最後一定就會像老師說的那樣,這愛慕的心將會化為我
人生的第一個空洞。所以如果這時候不說點什麼做點什麼,我想我絕對會感到
後悔。

我靜靜等待老師的回應,雖然總覺得她會跟往常一樣摸摸我的頭帶過,但我還
是在心裡抱著一點小小的期待,希望她能因為這句話而把我當成特別的存在。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我心裡的緊張也到了頂點,但我還是壓抑住想拔腿
就跑的衝動,硬逼自己留在原地。

不知過了多久,直到夜的黑暗完全吞沒教室,我的等待才獲得了回報。

在經過對我來說宛如從出生到死亡般漫長沉默後,明子老師突然緊緊抱住我。

「弘太。」明子老師的朱唇在我耳邊低語著「這是約定嗎?」

明子老師溫暖而柔軟的胸部包覆著我,害得我緊張到全身僵直,憋了許久才勉
勉強強,很小聲地擠出一個字。

「嗯…」

「那麼老師也和你約定,一定會等你回來的。」明子老師把我放開,在我面前
伸出她的右手小指頭「就這麼說定囉,我們來打勾勾。」

我看著明子老師纖細的小指頭,吞了口口水後才抬起頭看著她,然後伸出自己
的右手小指頭,跟她的小指鉤在一起。

「嘻嘻嘻。」明子老師燦爛地笑了「老師很高興呢。」

夕陽就快消失在海平面彼端,四周安靜到不可思議。我將老師的笑臉烙印在自
己的心底,那天晚上璀璨的星空成了我這輩子最難忘的一刻。

但是,我始終沒有實現老師跟我的約定。

畢業那年暑假,由於父親工作調職的關係,我被迫離開住了十三年的小鎮,來
到一個離這裡少說要兩天車程的大城市。

殘酷的現實打碎了我與明子老師的約定,讓我充分了解到自己的無能。我無法
為自己做的約定負責,因為我只是個離開父母就活不下去的小孩子。

這樣的我領悟到一件很可悲的事,那就是當時的約定對老師來說,或許只是不
值一顧的童言童語。

就像大人在哄小孩一樣,明子老師之所以會和我做約定,只是不想讓我感到傷
心難過而已。

或許只有我一個人一頭熱,只有我一個人在高興而已,想到這我就覺得自己真
是丟臉丟到了極點。

因為對自己的無能與天真感到羞恥,即使後來有辦法靠自己搭車回小鎮了,我
還是沒有臉看明子老師。

我總是會這樣想,就算回去看到明子老師了又能怎樣?找機會跟明子老師告白
嗎?不,她不會把我的感情當做一回事的,因為我只是個無法為自己的約定負
責任的笨小孩。

而且說不定明子老師早就有人在追求,甚至已經有男朋友了。那些人肯定比我
還要成熟,還要有能力。這樣的話我怎麼可能有機會贏得老師的芳心,既然如
此那我又何必回去自取其辱?

每次只要想到這,想見老師的衝動就會減弱不少。可是即使腦中充斥著這樣的
想法,我還是無法停止自己對明子老師的思念。

於是我的青春就在矛盾與叛逆中渾渾噩噩地度過了,幼稚而笨拙的我也花了很
長的一段時間才找到自己心中真正的答案。

那就是無論如何,我還是想跟老師在一起。

雖然我很清楚現在的自己是沒辦法讓明子老師注意到,但是如果我能跟明子老
師一樣成為一個老師,讓自己能夠和她站在相同的立場的話…

那麼或許,或許有那麼一天,明子老師會把她的目光放在我身上。或許到那個
時候,我就能把自己的真正心意告訴她。

回憶到此為止,在與老師約定的第十三年後,我總算從師大畢業,以實習老師
的身分重回母校。

「歡迎回來啊,弘太。」

滄海桑田,過去那個瘦瘦的男主任已經不在,現在這位則是個看起來約莫五十
歲左右,曾經是學校廚房阿姨的稗田和。

「沒想到以前那個調皮的搗蛋鬼,現在竟然變成正經的老師啦。」

即使已經離開十三年了,我在小學時代到處亂來的事蹟還是被稗田主任記得清
清楚楚。

「不…不好意思。」剛回來就被這樣消遣,我感到十分窘迫。

「可是你還真有心啊,現在的老師大多往大都市發展,很少有人想來這種小學
校任教了。我想這一定是因為你對這間學校特別有感情的關係,對吧?」

「主任說的沒錯。」

我口是心非地答應著,其實我只是想回來見明子老師,實現我的約定而已,不
過這種事當然不可能說出來。

「因為你是實習老師,經驗還不足,所以我會暫時把你交給小占老師帶。」稗
田主任一邊走在我面前,一邊說:「她是你以前的班導師,讓她帶應該很妥當
吧。」

聽到明子老師的姓時,我的心臟漏了半拍。

「明子…不,小占老師還在嗎?」

「當然啊!她才四十幾歲,怎麼可能退休?」

「也…也對啦…」

「她現在在教三年級,我們直接去三年級的教室找她吧。」

「嗯。」

沒想到這麼快就要跟明子老師見面了,我感到有點措手不及。

原本以為至少得等到中午吧,可是現在馬上就要見面了,我卻不知道該跟老師
說什麼。

要說好久不見了,妳還記得我嗎?還是要說老師您好,我又回來了?

腦裡充斥著一堆疑問句,但只有一件事是確定的。不管怎樣,我已經不是過去
那個無能的臭小鬼,現在的我是個老師,已經可以跟明子老師站在相同的高度
說話。

我在心中告訴自己,這次絕對要把我的心意傳達給明子老師。

「啊,小占老師。」稗田主任的聲音把我喚回現實。

我抬起頭看向教室的講台,卻只看到一個年約十歲,身高只到我的腰部,穿著
奇怪的太空服,有著一頭銀色長髮,頭上還戴著一個紫色大蝴蝶結的小女孩站
在那。

「稗田主任,有事嗎?」女孩開口說話了,那聲音聽起來很沒力,有著慵懶的
纖細高音。

「小占老師,這位是今天剛到任的川本弘太老師。」稗田主任把我請到女孩面
前「他以前可是你的學生呢。」

女孩歪著頭看著我,我則是露出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這個人是誰啊?」最後我們兩人不約而同地說出同一句話。

「欸?難道小占老師你忘了啊?」稗田主任拍了拍我的肩膀「他就是以前那個
搗蛋鬼弘太啊,他以前總是惹了你不少麻煩,你應該還記得吧?」

「很抱歉,我真的不記得了。」

「稗田主任,這個人真的是小占老師嗎?」我指著女孩的鼻子「怎麼看都不像
啊。」

稗田主任看了看女孩又看了看我,最後嘆了口氣,說:

「弘太啊…你要知道歲月是很殘酷的…女人只要過了四十就…」

說到這裡稗田主任就好像想起什麼悲慘的事,就沒再繼續說下去。

「我不是這個意思,是…」我正想提出自己的疑問,卻被稗田主任給打斷。

「好了好了,總之呢現在可是上課時間,有什麼問題等下課你們兩個在慢慢討
論,我先走啦。」

完全沒打算聽我的話,稗田主任就這樣自顧自地走了,只留下我和這個穿著太
空服的銀髮女孩在教室裡,無言地對著眼前的三十幾個學生。

「有問題等上完課再問。」銀髮女孩瞪了我一眼「可以吧?」

「嗯…」

看我沒什麼意見,女孩立刻把我帶到講台前,開始跟其他學生介紹我。

「各位同學,這位是新來的實習老師川本弘太,以後也要跟他好好相處,知道
嗎?」

「知道了,老師!」全班異口同聲地答應著。

後來我就這樣坐在副導師的座位上,看著銀髮女孩踮起腳尖努力地寫黑板,還
有講台下的學生們乖乖坐好不敢亂動的奇景。

我相信我的眼睛沒有看錯,我的記憶也沒有錯。那天下午明子老師的身影依然
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中。

明子老師是個有著一頭烏黑長髮,笑容甜美的女生。眼前這位女孩頭髮是銀色
的,而且她恐怕連笑這個字怎麼寫都不知道。

明子老師的身材不錯,我還記得那個擁抱帶來的觸感。這女孩根本就是個洗衣
板,而且還是標準的幼兒體型。

無論我怎麼看,都不覺得十三年的時間可以讓明子老師變成這樣。

更重要的是,她竟然連我是誰都不記得。

就算我在她心中並不是特別的,但我心目中的明子老師是不可能把自己教過的
學生給忘掉的。

所以這個女孩絕對不是明子老師,我得探個究竟才行。

下課後,我跟著女孩來到學校的屋頂。即使已經過了十三年,這裡依然是這個
小鎮中最棒的瞭望點,小鎮的全景連同漁港都盡收眼底。

「川本君。」女孩開口了「真是對不起,剛剛竟然沒把你想起來。」

我愣了一下,的確只有明子老師會叫我川本君。

但是明子老師這樣叫我的時候總是笑咪咪的,可不像這個女孩連嘴角都不彎一
下。

「………」我一臉狐疑地看著女孩「你真的是明子老師嗎?」

「討厭啦川本君。」女孩睜眼說瞎話道:「我一點也沒變啊,你怎麼會認不出
我?」

這傢伙…存心耍我是吧?

不知從哪來的怒氣湧上心頭,我忍不住對著女孩大吼。

「別開玩笑了!妳怎麼可能會是我的明子老師?」

大概是被我的大叫給嚇到,女孩的臉第一次出現了動搖。她眨了眨眼睛,似乎
是在確認什麼。

「川本君,我真的是明子呀。」女孩轉過身背對著我「為什麼你就是不相信我
呢?」

女孩的聲音聽起來好像自己受了什麼傷害一樣,原本就有點虛弱的聲音這時聽
起來更是讓人不忍。

但是我可不會因此而可憐她。

「無論如何,妳就是要說自己是明子老師對吧?」我閉上眼睛,把雙手交叉在
胸前「那麼我問妳,妳還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嗎?」

「約定?」女孩的蝴蝶結微微震動了一下。

輕柔的春風緩緩吹動櫻樹的枝枒,婆娑的聲響自遠處傳來,可是我依然等不到
女孩的答案。

沒多久,上課的鐘聲響起。我原本以為女孩似乎要開口說話了,但直到鐘聲結
束,她還是什麼都沒說。

「看吧,妳果然什麼都不知道。」我逕自下了結論,原本的怒氣卻不知為何消
失無蹤「我不知道妳是為了什麼,又是用了什麼手段騙過全校的人,但是請妳
不要在我面前假裝自己是明子老師。」

我轉身離去,在下樓前又拋下一句:

「因為明子老師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人。」

「川本弘太老師,你遲到了。」

看著比我早到教室的女孩,我的嘴巴張得老大,完全搞不懂是怎麼回事。

太奇怪了,我不是比她還要早下樓嗎?為什麼她會比我早到。

「還呆在那幹什麼?快回座位坐好。」女孩沒好氣地說:「真是的,你比小朋
友還不如耶。」

女孩的話引起教室裡的小鬼們一陣偷笑,我不好意思到連耳根子都紅了。

「為了處罰你,放學後留下來陪我打掃導師辦公室。」女孩對我眨了眨眼「知
道嗎?」

我看著女孩面無表情的臉好一會兒,想想剛剛的自己過於衝動的言行,再想想
現在教室裡的情況。

學生們睜大眼睛看著我,似乎在等待我說什麼。

最後我嘆了口氣,說:

「我知道了。」

後來這一整天我都看著女孩上課的背影,想搞清楚這女孩到底是誰。不過除了
她身上那件可笑的太空衣可以讓我做個這傢伙可能是宇宙人之類的假設外,我
完全找不到任何線索。

因為還在氣頭上,為了避免被當成怪人,所以我不打算直接問那個女孩,而是
在下課時間找其他老師詢問。不過不管我怎麼問,都問不出什麼異常之處。

「小占老師從以前就是這樣,沒什麼變啊。」

「雖然年紀沒變大這點有點奇怪,但那也是保養好的關係吧?」

「我認識小占老師十幾年了,從沒發現她有什麼異常之處。」

「川本老師你大概是太久沒見到小占老師,才會這樣懷疑東懷疑西的吧?」

從學校老師口中得到的答案大多是這類的,沒有任何人懷疑過明子老師已經被
這個女孩替換掉,所以我得不到半點線索。

結果反而是我的怪異舉動引起那個女孩的注意,在中午吃飯的時候又被她拉到
屋頂去。

「你到底是想怎樣?」女孩的眉心微皺,露出有點傷腦筋的表情「為什麼到處
打聽我的事情?」

「沒什麼,只是想知道妳到底是誰。」我從女孩的頭上睥睨著她「還有妳把明
子老師怎麼了,就這樣而已。」

「你真的很煩耶!我真的是小占明子啊!而且…」

「妳這個騙子!」

女孩的話說到一半就被我打斷,因為我實在無法忍受她繼續假裝明子老師。

深吸一口氣強逼自己冷靜下來後,我才無力地說:

「真正的小占明子已經四十幾歲了,怎麼可能會是妳這個起來才十幾歲的小鬼
頭?」

「什…什麼?」女孩被我的話嚇了一大跳「你…你看得見真正的我?」

「是啊。」我不耐煩地抓抓自己的後腦「妳當我眼睛有問題啊?」

「不…不可能…」女孩低下頭咬著自己的大拇指,喃喃自語道:「催眠裝置沒
有成功就算了,為什麼連光學模擬都會失敗呢…」

雖然聽不懂女孩剛剛在說什麼,不過該問的還是得問。

「所以說啊,我再問一次,妳到底是誰?」

「………」女孩並沒有立即回答我的答案,好像在猶豫什麼似的。

不知過了多久,她才抬起頭用十分為難的眼神看著我說:

「川本先生,拜託你等到放學,放學後我會告訴你一切,好嗎?」

我看著那個女孩,她那青金色的瞳孔並沒有閃爍不定,看起來不像是在說謊的
樣子。

「好吧。」我沒好氣地說:「反正都等了十三年了,不差這半天。」

放學後,女孩帶我到教師辦公室裡。

「我問你。」女孩打開自己的辦公桌抽屜「你真的想知道事實嗎?」

「嗯。」我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女孩從抽屜裡拿出一封信「原本我不想說的,因為我今天就要
回母星去,接下來的事情都跟我無關。」

「這是什麼意思?」

女孩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把她手上的信交到我手上。

「這是什麼?」

「你老師的遺書…之類的吧。」

聽到遺書兩字時,我的腦中突然一片空白。

「她在離開這裡前把這封信留給我,說如果有個叫川本弘太的人回來了,就把
這封信交給他。」

我急著把信拆開,從中拿出一張茉綠色的信紙。稍微看了一下,紙上的筆跡的
確是明子老師的沒錯。

「給親愛的弘太:

 對不起,老師可能沒辦法遵守跟你的約定了。

 因為老師得到一種地球上沒有的怪病。

 老師也不太清楚那是什麼病,只是當那些外星人開著飛碟跑來告訴老師的
 時候,老師才知道自己只剩下不到一個月的壽命了。

 雖然他們還跟老師說,只要老師願意可以幫老師醫治,不過存活率也只有
 兩成不到。

 如果可以的話,老師真的不希望你會看到這封信,因為…       」

我還沒把信看完就看不下去了,因為當那個女孩告訴我這是遺書時,我大概就
猜到了一大半。

「事情就是這樣,為了避免我們的秘密被洩漏,所以我被派來代替明子老師的
缺直到她康復,或者…」

「這不會是真的吧?」我打斷女孩的話。

「是真的沒錯,因為小占明子得到病的是由我們星球過去研發的生化武器C病
毒引起的,基於宇宙法的生化武器處理公約,我們必須將她帶回母星醫治。」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抬起頭看向女孩。

「大約十二年前吧。」女孩頓了一下,又說:「不過也到此結束了,昨天我接
到總部通知,他們要我回去…」

「別說了!」

我並沒有把女孩的話聽完,因為我不想再繼續聽下去。這裡的一切都讓我覺得
好痛苦,現在的我只想離開這裡。

打開門逃出辦公室,逃出校舍,逃出校門口。我不停地跑著,腦中全是最後一
次與明子老師見面時,老師對我說的每一句話。

「老師…對不起…」我一邊跑,眼淚一邊不爭氣地流出來。

弘太…無論如何都不要變得跟老師一樣喔…

「我應該早點回來的…」淚水模糊了視線,我幾乎看不清楚前方的道路。

想跟誰說什麼,一定要趁著那個人還在的時候說。不然要是等到那個人真的不
在了,就真的什麼都不能說了…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我跑過河堤,跑向漁港。

就這麼說定囉,我們來打勾勾。

「真的很對不起…真的…」我跑到海邊,在沙灘上無力地跪了下來。

不遵守約定的人不是明子老師,是我才對,如果我那個時候能夠坦率一點就不
會這樣了。

我還有好多話想跟她說,我想告訴她我有多喜歡她。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明子老師已經不在了。

無論我想做什麼,最後都只能後悔自己為什麼沒能在那時就說出來。

結果到最後,我真的什麼都沒有,我依然是那個無能的小孩,我什麼事都辦不
到。

我趴在海灘上不停哭泣,直到夕陽西下落海,溫柔的月亮隨著夜色自山的那邊
探出來頭來。

入夜的海風吹到我的身上,抬起頭看著漆黑的海上幾點漁火閃爍不明,我的腦
中突然有個很傻的念頭。於是我站起身脫下鞋子,步履蹣跚地往那片漆黑的海
前進。

海浪的呢喃啪唦啪唦地環繞在我的耳邊,就像是哈梅爾的笛聲在催促著我加入
它們。而我也毫不猶豫地邁開腳步,希望能成為它們的一份子

不過就在我的腳即將踏入海水前,女孩那略嫌虛弱的纖細高音打破了它們的呢
喃。

「真是笨蛋,這樣就想死了嗎?」女孩站在我身後冷冷地說著:「沒必要為了
已死的人賠上性命吧?」

我停下腳步,回頭看著那個女孩。月光照在她的蝴蝶結上,讓她那蝴蝶結閃閃
發光著。海浪湧上我的腳邊又悄悄退去,我別開臉,小聲地說:

「你說的沒錯,我只是想如果就這樣死去,是不是就能見到老師而已…」

「我真的搞不懂,為什麼你要對她那麼執著。既然已經死了,那麼做什麼說什
麼都沒意義了,不是嗎?」

「我知道。」海浪的呢喃忽大忽小的,聽得我有點暈眩「可是告訴我這個道理
的那個人已經死了。」

「所以你就要放棄自己的人生?」

「妳不懂啦。」我往後退了一步「我只是想要去找她而已。」

「不可能,人只要死掉就什麼都沒有了。」

「誰曉得死掉是不是真的什麼都沒有?說不定有靈魂,有天堂或地獄啊。」

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或許我只是想宣洩這十幾年來對老師的思念而
已。我的嘴巴完全不受我的控制,拼命說出許多難為情到死的告白。

「我從小時候就一直喜歡她,好喜歡好喜歡。這樣的心情即使到了現在,也絲
毫沒有減弱過。可是我從來沒有告訴她過,也不知道她對我真正的看法到底是
什麼。所以我才想去找她啊,我想要好好問個明白,就算…就算…」

突然間我的喉頭像是被什麼梗住似的,什麼都說不出口。

女孩沉默了好一陣子,最後嘆了長長的一口氣,說:

「我明白了,既然如此,你親自跟她說吧。」

「欸?」

一艘巨大的UFO突然出現在我和女孩的頭上,我抬頭看著巨大的UFO,還搞
不清楚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

一道綠光從UFO中央照射而下,綠光中緩緩降下一名和女孩穿著同樣款式太空
服的年輕女子。

女子降落在我的面前,因為綠光的關係,我一時間也看不清楚女子的容貌。

直到綠光完全消散退去後,我才看出眼前的女子到底是誰。

「不可能吧…」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以用力地用手揉了揉,可是眼前那熟
悉的臉蛋依然沒有改變「明…明子老師?」

聽到我的聲音,明子老師長長的眼睫毛微微動了一下。接著她緩緩張開雙眼,呆
呆地看了我好一陣子。

「哎呀,你是弘太對吧?」明子老師笑著摸摸我的頭「好久不見了,你真的長大
了呢。」

明子老師還是沒變,依然維持著十三年前與我分離時的容貌。

「明子老師!」我伸出雙手緊緊抱住了明子老師「太好了…原來妳還活著…」

「欸?啊勒?」明子老師有點慌張地說:「娜爾妲沒告訴你我的病已經治好,所
以今天要回來嗎?」

「啊?」

我轉頭看向女孩,女孩原本不苟言笑的臉這時竟然在嘴邊掛上惡作劇得逞的邪惡
奸笑。

「所以我說你真是個笨蛋,難道不是嗎?」女孩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不把
信看完也不把我的話聽完就急著衝出去找死,地球人都像你這麼蠢嗎?」

「可是你不是說這是老師的遺書…」

「我可沒說是遺書,只是說是遺書之類的。」女孩無奈地聳了聳肩「是你自己會
錯意的。」

「我…我…」

一瞬間發生了許多事,我的腦袋都快停止運作了。不過女孩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
我,還乘勝追擊地問道:

「對了,你不是還有很多話要跟明子老師說嗎?趁現在明子老師回來了,快點說
吧。」

「欸~~~?」明子老師抬起頭看著我,一臉好奇地問:「弘太你想跟我說什麼
呀?」

「那個…這個…」

我想起剛剛說的那些,還有在這之前自己幹過的蠢事,深深覺得自己真的是個大
笨蛋。

「笨蛋,快說啊,不說的話明子老師怎麼知道你的想法?」

「對呀弘太,快點說吧。」

因為受不了被兩個女人逼問,我的神經一時斷線,竟然掉頭拔腿就跑。

「大笨蛋,你想去哪啊?該不會想逃了吧?」

「弘太!老師不是教過你不可以逃避嗎?快點回來呀。」

「少…少囉唆!」我回頭朝那兩個麻煩大叫「我絕對不說!絕不~」

第二天一早,我拖著疲憊不已的身體和黑眼圈走入教室。迎接我的是全班的學
生,和真正的明子老師。

「怎麼這麼沒精神啊?」明子老師對我露出她的招牌爽朗笑容「這樣可是會被
學生看不起唷。」

明子老師看起來還是那麼年輕有活力,不過學校裡的人還是沒有發現她離開學
校前往外太空治病的事。

「我…我知道啦!」我不好意思地別開頭「明天我會早點睡的啦。」

即使過了十三年,努力成為一個老師的我還是沒辦法在明子老師面前坦率。這
樣的我真是沒用到極點,丟臉死了。

「噗,真是的…」老師露出有點傷腦筋的表情「你得振作點啦,不然怎麼成為
一個好老師?」

「還不都是因為你…」我小聲地碎碎唸著。

「欸?什麼?」

「沒…沒啦!」我別開眼不敢看向老師「快點上課吧!」

原本以為可以這樣矇混過去,可是沒想到學生中竟然有人舉起手偷打我的小報
告。

「報告明子老師,川本老師是因為對你…」

「哇!哇!哇!」我趕忙大聲打斷那個人的話「死宇宙人,明子老師不是已經
回來了嗎?妳怎麼不回你的母星去啊?」

被我打斷的正是昨天那個外星女孩,不過她今天沒有穿太空服,而是和其他女
學生一樣穿著小學制服。

「我本來就是研究人類的學者,留在地球是很稀鬆平常的事啊。」女孩晃了晃
她頭上那對大大的蝴蝶結。

「什麼?」

「原本我也以為自己的研究已經夠深入了,不過自從你來後我才發現自己還很
膚淺,非得加把勁才行。因此我只好成為這座小學的學生,這樣才能隨時待在
你們身邊做觀察。」

說到這,女孩對我眨了眨眼,笑著說:

「所以請多多指教囉,川本老師。」

「是呀,請多多指教囉」一旁的明子老師跟著附和道:「川本老師。」

我看著老師,又轉頭看了女孩一眼。兩人份的微笑讓我覺得自己果然很笨,被
這兩個人耍得團團轉的我竟然毫無招架之力。

每個人總有幾件會感到後悔的事,不管是誰都一樣。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想最令我感到後悔的,大概就是遇到她們兩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