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夏目的玩具箱
關於部落格
亂放東西用的地方
  • 79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的妹妹是隻貓第四話


隔天一早,英一不知怎地很早就醒了。

一醒來,倒是沒看到貓,只看到那件白色的實驗衣攤在榻榻米上。英一抓了抓
肚子,想說昨晚折騰了那麼久,結果一回來便累得連衣服都沒換就去睡。

等等,沒看到貓?貓呢?英一趕緊從床上爬起,衝到浴室去。只見他的貓正全
身赤裸地坐在馬桶上面上廁所。一邊上還一邊張大嘴巴打著呵欠。

英一跌了一跤,然後轉過頭嘆了口氣。這隻貓離開太久,害他差點都忘了,這
隻貓的智商恐怕高於常人。

不過他覺得更神的是惠子,沒想到她竟然可以把貓教到會自己坐在馬桶上上廁
所,而且還不會掉到馬桶裡面。

一想到惠子,英一又開始難過了。英一告訴自己這樣不行,都已經過半年了,
再不振作一定會變成一個沒用的人的。

就在這個時候,英一的手機突然響了。英一走到自己的床邊找出手機,按下通
話鍵。

「喂?」

「齋藤前輩嗎?」

聽起來柔軟可愛的聲音從手機傳來,讓英一精神為之一振。

「喔,小夜子嗎?有什麼事?怎麼會打電話來?」

聲音的主人是英一同公司的晚輩--小夜子,對英一來說,在惠子失蹤的這段期
間,小夜子可以算是幫他很多的人。不只為他加油打氣,還常常來幫他整理房
間。他很感謝小夜子,他也知道小夜子可能在喜歡他,不過他總是告訴自己不
能辜負惠子。

小夜子可愛的聲音再度從手機傳出,只聽她語氣中略帶擔憂地說:

「沒啦,只是課長剛剛打電話給我,說前輩你因病請假了,要我今天要接你的
工作。而我又有點擔心你嘛,所以才打你的手機來問一下。」

因病請假?那大概是G˙T搞的鬼吧?英一咳了幾聲,說:

「嗯,我是生病了,不過別擔心,不是什麼大病啦。」

「欸?可是我聽說不是得了癌症嗎?」

「癌症!?啊哈哈哈是癌症沒錯啦,不過現在癌症要醫治也很簡單啊。」

英一笑著掩飾自己的驚訝,心裡想說沒想到那個小社長玩笑開的那麼嚴重,他
彷彿可以想像到小社長吐舌頭坐鬼臉的表情了。

「而且聽說還是…還是…那個地方得了。」

聽出小夜子口氣中的猶豫,英一不禁吞了吞口水,緊張地問:

「哪…哪個地方?」

小夜子的聲音變得很小聲。

「就…尿尿的地方嘛…」

一聽到這句話,英一心中有如晴天霹靂。他呆了大概一秒鐘左右,然後趕緊開
口澄清。

「我是得了癌症沒錯,可是絕對不是那個地方得癌症!」

「喔,喔。」小夜子被英一的氣勢唬的一楞一楞的「那是哪個地方?」

「欸…目前還在檢查,我也不知道啦。」英一隨便敷衍過去「等我確定了再跟
你說吧。」

說這話的時候,英一還想說媽的連檢查都沒檢查,怎麼掰得出來?

「喔,對了前輩。我以後可以去探望前輩嗎?」

「嗯,可以啊!」英一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我現在在家裡修養,只要你想探
望來我家找我就好。」

「好的,謝謝前輩。」小夜子的語氣顯得有點高興「既然這樣,那我先掛電話
囉,前輩再見。」

「嗯,再見。」

掛斷電話,英一第一個念頭是打電話找美鏡。

他撥了美鏡的號碼,電話響了好幾聲才接,不過接的人卻是一個男的。

「喂,請問你找誰?」

這不是美鏡的手機嗎?怎麼接的是一個男的呢?英一為此感到有點疑惑,不過
他還是問道:

「我找美鏡小姐。」

「你等等,美鏡,有人找妳啊!」

過了一會兒美鏡過來接電話了,英一劈頭就說:

「喂!你們在搞什麼啊!?既然幫我跟公司請病假!這樣就算了,還說我那個
地方得癌症,我勒@#$^#$$…(消音)」

美鏡顯然是剛睡醒的樣子,聲音聽起來很沒精神。

「什麼嘛~一大早打電話到我家來,竟然就是為了問這種事…」

「什麼叫這種事,事關我的聲譽欸!」英一氣急敗壞地說「你們幫我用這種理
由請假,那我以後回公司不就沒臉見人了?」

「反正你以後就是大富翁啦…」美鏡又打了個呵欠「幹麻還要回去當什麼沒出
息的會記員啊…」

「這…說的也對啦。」

「好了,沒事別亂打我的電話,我要掛了,掰~」

手機掛掉了,英一抓了抓頭發呆了好一陣子。老實說他太早起來了,現在又不
用去上班,是不是該去睡個回籠覺才好?

英一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想說昨晚都沒洗澡,還是先洗個澡再睡好了。他走到
浴室,看到那隻正縮在浴室一角的貓。正確來說,應該是跟女孩沒兩樣的貓。

貓看到英一出現在門口就瞪著英一,眼裡還懷有深深的敵意,顯然對英一一點
好感也沒有。

「……」

英一傷腦筋地抓了抓頭,看來如果不把這隻貓趕出浴室的話,他連上廁所恐怕
都有問題了。不過以前還可以用趕的,現在這隻貓跟人沒什麼兩樣,他趕得出
去嗎?

如果說硬來的不行,那就來軟性的溝通吧。不過這隻貓聽得懂人話嗎?英一印
象中惠子跟貓說話貓兒好像都會有反應,記得惠子都叫這隻貓…欸…叫這隻貓
什麼呢?

自從惠子離開後,英一就再也沒聽過惠子叫貓的名字了。現在要再回想起來談
何容易?英一不禁又開始對自己的沒用感到垂頭喪氣,可是喪氣歸喪氣,想了
半天他還是想不起來。

僵持半天後,英一終於放棄攻進浴室裡面。他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看著天花
板發呆,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過一靜下來之後,英一也開始慢慢整理自己混亂的思緒了。英一很少能這樣
做,當他遇到不能接受或不能理解的事情時,他就會用把自己忙到翻掉的方式
來逃避。可是現在已經由不得他逃避了,因為他除了跟這隻貓待在一起外根本
沒其他的事可做。

英一開始整理從昨天他一下班就被G˙T的人給請走以後的事情。他被送進社
長室,聽小社長說小社長的司機撞到貓的事情,然後就莫名其妙地被捲入了這
個醫療公司的鬼計劃。

這一連串的事件有很多不合理之處,而最大的不合理處還是在於把貓腦移植到
人腦這件事。英一到現在還是在懷疑那個女孩的頭裡面真的是他以前養的那隻
貓的腦,畢竟那太不可思議了。

但這整件事總有真的地方吧?不然那個小社長根本不用費心做那麼多安排。只
是這背後真正的企圖到底是什麼,英一根本摸不著頭緒。

到目前為止,英一只理解了一件事,不管這一切到底真實性有多高,他只要跟
著小社長的腳本走就不會有壞處。既然小社長說那女孩是他的貓,那他就當那
女孩是他的貓吧。

重新確認這點後,英一更清楚自己該用什麼態度去對待那個跟女孩沒什麼兩樣
的貓了。就如小社長說的一樣,既然以前沒有好好照顧,那就打從現在開始好
好照顧吧。

當然,現在最迫切的問題是,如何把這隻貓請出浴室讓他好好洗個澡。

就在這個時候,英一的手機又響了。

按下通話鍵,手機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呦~學弟早啊,你現在在幹麻?」

男人的聲音聽起來很熟悉,可是英一想不起是誰,便問:

「對不起,請問你是?」

「喂!你是還沒睡醒是不是?我是久羅啊!」

這名字總算讓英一想起是誰了,煬 久羅,英一大學時代同社團的學長。也是
他介紹惠子給英一認識的。

在惠子失蹤的半年前,久羅甚至還常常來他家找他。不過說穿了久羅真正的目
的是惠子的料理,每次來他都一定會來這裡大快朵頤一番。

不過自從惠子失蹤後,久羅也跟著不知去向了,所以在半年後突然接到他的電
話,令英一感到很訝異。

「久羅學長!?」英一從床上爬起來「你這半年跑哪去了?怎麼現在又突然打
電話給我?」

「沒啊,只是一些事情辦完了,突然想起你就打電話來了嘛。你現在都在做什
麼?還在那間爛運輸公司工作嗎?」

「是啊。」英一抓了抓頭「沒辦法,我也找不到比這還要好的工作,只好將就
點了。」

「我三天後回國,到時有空我們再聊聊吧。」久羅的語氣顯得有點落寞「自從
惠子失蹤後,我們也很久沒好好聊過了。」

「嗯,沒問題。」

英一突然想到久羅以前常來的事,或許久羅還記得貓的名字也說不定。

「如果沒事的話,那我要掛了。」

「等等啊,久羅學長。」英一趕緊問道:「惠子以前養過一隻小貓,你還記得
那隻小貓叫什麼名字嗎?」

「唔…叫荷蒂吧。你問這個幹麻?那隻貓還好吧?」

「沒啦,只是那隻貓突然失蹤了…我想貼尋貓啟示卻又想不起牠的名字。」

說謊不打草稿,英一不由得有點心虛,不過英一也想總不能老實說自己的貓變
成已經一個可愛的女孩吧?

久羅聽完英一的話,沉默許久後才語重心長地說:

「…學弟,不是我說你啊,你一向最不會體貼人了。那隻貓一定是受不了你才
會離家出走的,如果你找回來了就要好好照顧牠。畢竟…那是惠子失蹤後唯一
留給你的東西啊。」

被學長說中心事,英一胸口彷彿被一把飛箭刺過一樣。英一嘆了口氣,說:

「唉…我知道了,學長。」

「我要掛斷了,再見啦學弟。」

「學長再見。」

英一說完後便放下手機重新躺回床上,久羅的電話又讓英一想起以前跟惠子相
處的那段日子了。原本英一以為半年的時間可以讓他把惠子忘掉,可是現在看
來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

或許所有的記憶都沒有一個明顯的分界,忘掉一個人才會這麼難吧?想到這裡
英一就感到好累,不由得打了個呵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