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夏目的玩具箱
關於部落格
亂放東西用的地方
  • 79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08年聖誕狂想曲~莉絲娜の萌えの夜

身為邪惡組織的基層員工,有三個守則是一定要遵守的。

一、因為是雜魚,所以不可以搶改造人的風頭。

二、因為是雜魚,所以看到英雄豋場就要快跑。

三、因為是雜魚,所以如果很倒楣被摸到了,不管有沒有死都得立刻裝死。

這就是基層悲慘的地方,不管怎樣永遠都不會有你出頭的日子。你只是個消耗
品;時薪不到一百元的工讀生;被超時工作虐待的藍領階級。

千萬不要以為有一天你能跟那群隨隨便便就可以殺掉一堆雜魚的改造人或英雄
相比,那是天方夜譚。如果你真的不信邪,那不用兩週你就可以領便當準備走
人回家吃自己。

反正不是被英雄一腳踹死,就是被自家的改造人範圍技害死。雜魚的命運就是
那麼悲慘,別以為只要努力總有一天能當上主角,沒這回事好嗎?那只是意淫
小說跟日本動漫畫裡才會出現的妄想,而且這種人通常早就被內定成主角了。

「戰鬥員四十七號,你還在發什麼呆呀!?」一隻有著黑色短髮,穿著火辣皮
衣的的貓耳女孩狠狠地踹了我一腳「再呆下去小心我幹掉你喔!」

「啊…是…是的!」身為雜魚的我摸了摸被踹的部份。

「聽好了各位!這次的恐怖行動是為了報復邪惡的資本主義集團!」女孩高舉
戴著貓蹼手套的右手,大聲地呼喊口號:「我們要為了首領的大義奮鬥!首領
萬歲!」

「萬歲~~~~!」

雖然我也跟其他人一起喊了,可是仔細想想,如果資本主義是邪惡的,那身為
邪惡組織的我們有什麼必要對抗他們?

這實在是個很有深度的問題,不過身為雜魚的我似乎沒有資格去想。

「四十七號,給我報告時間!」

「報告長官!現在是十二月二十四號下午十七時二十四分十五秒。」

回答的人是唯一有戴手錶的我,不知道為啥每次出任務都是我在報時。這組織
的人大多比我還要沒有時間觀念,難怪作戰計畫常常以失敗收場。

「確認目前時間,十二月二十四號下午十七時二十四分。」貓耳女孩雙手插腰
發號施令道:「我們將在同日下午二十時整點開始作戰計畫,直到隔日零時結
束。在作戰開始前,你們可要給我卯足勁做好戰備配置啊!」

「是!長官!」

唉…說是這麼說,可是我一點幹勁都沒有啊。為什麼要選這個大家都在快活的
平安夜裡執行任務?這太沒天理了吧?

雖然我也沒有女朋友啦,可是我也想放個假輕鬆一下。就算是沒用的雜魚也有
放假的權利吧?哪有一堆人趁著聖誕節甜甜蜜蜜,我們還得跟著這個脾氣超差
的改造人長官一起出任務的?

不公平!這世界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戰鬥員四十七號!你又在發呆了!」貓耳女孩又踹了我一腳「給我快點去工
作啦!」

「對…對不起…」

唉…真希望能放假…至少我能回宿舍去把應景遊戲「聖誕告白」給全破…可是
這樣反而比較空虛的樣子,還是算了,直接睡覺還比較健康。

可是我沒辦法,今天還是得工作。而且任務執行時間還是晚上,回到總部恐怕
都快天亮了,我看今晚根本就沒得睡啊。

「喂…四十七號…」一名跟我一樣只穿著黑色緊身衣,胸口還有六跟七兩個數
字的男子偷偷在我耳邊說:「別再打混了,否則小心被羅德莉絲娜大人一拳打
死啊。」

羅德莉絲娜是貓耳女孩的名字,不過聽起來實在很拗口,有的人私底下都叫她
羅莉就是了。反正也跟她的外在形象相符,這樣也比較好記住。話雖如此,直
接叫莉絲娜不是更好嗎?

不,一點也不好。記得那時我為了方便稱呼而叫她莉絲娜的時候,結果不知道
為甚麼她竟然生氣了,結果就被她一拳打飛到基地外面,差點就救不活。

所以從此之後別說名字,我連暱稱都不敢叫了。

「我…我知道啊,可是今天是平安夜…為什麼大家都在快活的日子我們還得這
樣拼死拼活?」

「別抱怨了,這就是工作啊…你看那些資本主義集團下的公司,哪個不是靠超
時工作跟壓低員工福利薪水來賺錢的?我們這邊還能有健保就不錯了,你還嫌
什麼?現在景氣這麼差,你不當雜魚還有啥工作可以做?」

「六十七號…」

「你看…這是我女兒照片。」被我叫做六十七號的男子從緊身衣中抽出一張照
片「等今天任務執行完畢我就要回家陪她,一起慶祝聖誕節了。」

「六十七號,你是想提早領便當嗎?」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算你真的這樣計
畫也不該說出來啊。」

「欸?為什麼?」

「沒事,唉…」我嘆了口氣。

就在這個時候,在我們身後不遠處又有個人站了起來。那個抓狂的人跟我們一
樣臉上戴著雜魚專用七眼面具,雖然看不出表情,但他的聲音聽得出來他已經
不行了。

「嗚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

「六十五號!」其中一個胸口寫著八跟七的男子也站起來阻止他「你要冷靜點
啊!」

「我好恨啊!我不想加班!」抓狂的那人喃喃自語著:「我的女朋友還在家鄉
等我回去,一起度過平安夜啊!為什麼我現在還得繼續在這,冒著生命危險加
班工作?」

「六十五號你別這麼說,大家…大家…」阻止他的男子自面具中流出血淚「大
家都是這樣過來的啊!」

「別擔心的啦。」這時又有個胸口寫著四跟三號的男子插嘴「說不定今天的英
雄們也要去約會,沒空理我們的啦!」

真要是這樣就好了,不過天曉得我們會不會倒楣剛好遇到正在約會的英雄,然
後當場被打倒?

「還有力氣在那邊吵鬧啊?你們給我加快腳步!」

「是的!長官!」

唉…果然雜魚沒藥醫,只有賤命格…

夜色降臨,路上的行人也越來越多。漸漸地大樓四周的建築物亮起了燈,在聖
誕夜的加持下,這樣的景色格外地亮麗。

如果不是在冷風的吹襲中,跟一堆男人在大樓的屋頂上做些危害世界的事,應
該會很有情調才對。

「你們這群雜魚!動作再快一點!」

因為太冷已經披上一件黑色大披風的莉絲娜正惡狠狠地對我們叫罵著,好像我
們活該被她指使一樣。在這個弱者肯定會被欺壓的資本主義社會中,反抗資本
主義的我們好像也沒受到多好的待遇。

「為什麼這種日子我們還得在頂樓裝設大砲啊?」夾在我和六十七號中間,胸
前有著七和一兩個數字的男子不耐煩地小聲發著牢騷「然後改造人只要在那邊
納涼就好,明明改造人的力量比我們強不是嗎?」

「說這什麼話?如果每件事都改造人來做,那我們雜魚還有存在的意義嗎?」

吐槽的是六十七號,那個說任務結束後要回去陪女兒的好男人。只不過會說出
這種話的人通常被英雄幹掉的可能性也很大,所以我也只能在心裡替他祈禱不
會有意外發生。

「對呀,我們是為了組織而戰,就算犧牲生命也沒關係。」

呃…又一個說出可能會被幹掉名句的同事了。可憐的八十七號,希望你不是第
一個被英雄踹死的。

「混蛋!每次出任務掛掉的不都是我們嗎?改造人小姐們每次都沒死,甚至還
有人跳槽到英雄陣營!結果組織還是把我們這些幕後功臣當做渣,一點也不珍
惜!為什麼我還要為了組織而戰?」

七十一號說出了一番大道理,不過在場的人似乎共鳴不深。至少我就不覺得在
這種時候講這種話有什麼必要。

反正接到任務就是得做,這就是雜魚的宿命,說那麼多做什麼呢?

「四十七號!」莉絲娜聽到我們這邊的談話,可是卻把矛頭指向什麼都沒說的
我頭上「你又再亂摸魚了是吧?要不要試試看沒有安全索的高空彈跳啊?」

「屬…屬下不敢!」

沒有安全索的高空彈跳,那不就是跳樓嗎?就算戰鬥員也有接受過少量的強化
手術,從一百零一樓掉到地上也不可能平安無事吧?

話說回來,為什麼每次都是我的錯啊?這長官怎麼那麼愛找我麻煩?

「別吵了啦,大家開心一點的啦,來!先吃點戰備口糧吧!」

出來緩頰的四十三號拿出腰包裡的戰備口糧分給所有人,真沒想到他可以瞞著
後勤部門偷出那麼多口糧,不愧是靠關係走後門進來的人。剛好這時也到晚餐
時間,莉絲娜拿到口糧後也閉上嘴乖乖吃了,現場的氣氛立刻緩和不少。

雖然她是自己一個人坐在那邊吃飯,可是眼睛仍然直直盯著我。喂…沒必要盯
那麼緊吧,我又沒有摸魚。

因為這個長官實在太兇惡了,我們這群雜魚都縮在架設到一半的大炮旁躲著冷
風吃飯。然後在我們吃東西的時候,七十一號又開始發牢騷了:

「話說回來,這次本部到底在想什麼?看那個改造人外型還不到人類的八歲對
吧?這樣的話她是要拿什麼跟身高一八五有車多金又是帥哥的英雄白色騎士戰
鬥啊?沒被那帥哥的燦爛笑容拐走就該偷笑了吧?」

「組織有組織的考量,我們雜魚只能閉嘴什麼都別問。」六十七號把口糧全吞
下肚「而且知道太多也不好,當心哪天自己被組織故意犧牲掉。」

「是啊是啊,難得這任務輕鬆到不行,只是冷了點,你就別發牢騷了。」八十
七號拍了拍七十一號的肩膀。

「可惡,這次回去一定要跟總部要加班費,不然我就要去跟勞委會投訴。」六
十五號恨恨地說著。

「我們可是非法組織耶,你跟政府機關投訴有屁用喔…」八十七號毫不留情地
吐了七十一號的槽。

「沒關係的啦,反正就快結束了,等回去後我們在一起去喝點小米酒的啦!」

講這話的四十三號口音那麼重,感覺上很像是原住民呢。不過說出這話的人通
常死亡率也不低,他真的想活著回去嗎?

感覺上這群人裡面好像就只有我沒說什麼該死的話了,欸?只剩我了嗎?該不
會這次任務失敗率其實很高吧?

一想到這,我就更不敢說話了。

吃完飯後我們又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把大砲安裝完畢,這時漆黑的夜空已經掛上
一輪明月,不過大樓屋頂的燈飾倒是把我們四周照得明亮異常。

莉絲娜走到我們面前,一臉嚴肅地說:

「報告時間!」

「現在是十九時三十七分四十二秒,離作戰還有二十二分十八秒!」

聽到我這麼說,大概是因為趕在時間內完成的關係,莉絲娜竟然甜甜地笑起來
了。只見她揚起披風,氣勢萬千地笑道:

「很好!我們即時趕上了。大炮已安裝完畢,我們可以開始執行組織的第六百
七十四號計畫『聖誕節去死去死破壞計畫』。」

「這什麼鬼啊?」六十五號忍不住吐槽了「這計劃聽起來很宅耶!」

「咳…請翻開作戰指導手冊第三頁。」莉絲娜拿出一本小冊子「在作戰目的那
段有寫到,這是以打擊剝削情人資本的投機份子為目的,破壞所有聖誕節慶祝
活動的作戰。」

這什麼鬼啊?害我也想學六十五號吐槽,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我還是別說些奇
怪的話比較好。說不定等等說了我真的會被可愛的莉絲娜小姐踹下樓去,那就
死定了。

「總之呢,我們要利用這個『摩擦力消除縮退砲』攻擊街上的情侶,讓他們的
衣服瞬間崩解脫落,並造成無法行動的窘狀。以此製造出『聖誕節是不適合情
侶出來慶祝』的節日印象。」

「我就說參謀部的都是一堆阿宅,想出來的作戰計劃沒一個有屁用。」七十一
號又在私底下碎碎念發牢騷了「最好是這樣就能阻止萬惡的資本主義集團繼續
擴張啦,每次都想這種嘴砲專用爛計畫,難怪會失敗。」

「講那麼多幹嘛?真要那麼行你來做參謀啊。」

嘖,八十七號突然放大絕了,總覺得大家的意見越來越分歧,這樣真的不會有
問題嗎?

「別這樣的啦,再過幾分鐘就可以開始的啦。我們不是同伴嗎?別為了這點小
事吵架嘛。」

果然,又是四十三號出來打圓場。雖然剛剛他根本就沒做到什麼事,可是他實
在很會做人。難怪可以靠關係進來當戰鬥員,混成這樣還沒被處分掉。像這種
人就算活在資本主義社會裡,也能過得很快樂才對。

「好了,各位就守備位置顧好各個出入口!避免有閒雜人等偷跑上屋頂,破壞
我們的計畫!」

在莉絲娜的號令下我們立刻開始往屋頂的出入口移動,不過才剛到那就看到一
個白色的人影站在那兒。

真倒楣…沒想到真的遇到了,既是英雄又多金且是身高一八五帥哥的英雄白色
騎士。

「哼哼…我只是跟妮雅來這邊約會,沒想到會跟你們這群雜魚碰個正着,運氣
實在太好了。」

「白色騎士!?」

這下好了,我的烏鴉嘴還真靈驗啊。沒想到英雄真的跑來這約會了,不過仔細
想想這棟大樓本來就是約會聖地,為什麼參謀部還要特地挑這呢?唉…簡直是
要我們來送死的嘛。

「到此為止了!」白色騎士帥氣地高舉手上的光劍「我不會讓你們得逞,破壞
情人們美麗的夢與偉大的資本主義的!」

「後面那句才是重點吧!」八十七號率先吐槽「我們組織在對抗的就是你口中
那偉大的資本主義啊!」

「找死!」

只見一個白影閃過,八十七號的胸口已經多了一個腳印,下一秒他就突然自爆
了。

唉…他果然是第一個死的。

「不…我不想死啊!」最脆弱的六十五號轉身拔腿就跑「我還要跟女朋友一起
度…嗚啊!」

連續說了那麼多次死亡名句,肯定是逃不掉了。所以六十五號的背上也多了個
腳印,沒多久也自爆了。

「話說回來,既然白色騎士有劍的話為什麼不用劍砍呢?是因為傳統英雄的必
殺技都是用腳所以他不想破例,還是因為他跟就本就不會用劍,拿著純粹只是
為了耍帥…嗚哇伊!」

雖然我不知道七十一號為什麼要這樣抱怨,不過不管被哪個英雄聽到你都不可
能有小命活著吧?

結果白色騎士為了表現自己會用劍,還是一劍把七十一號給腰斬。沒多久這個
嘴砲也自爆了,這還真是有夠悽慘的死法。

現在在場的只剩下四十三號、我,還有六十七號三個人。不愧是英雄,一出場
就隨手幹掉了三個雜魚。那現在剩下我們三個,看來活下來的機率非常低。

「你們快走!」六十七號擋在我們面前「快去跟羅德莉絲娜大人報告,只要她
能立刻啟動大砲,我們就有勝利的希望!」

「六十七號!」

「別管我了,這傢伙由我來擋著!」六十七號擺出很帥的空手道架式「快點去
吧!」

「夥伴謝啦!我們不會忘記你的!」這時候四十三號已經轉身拔腿就跑了,這
個混蛋,難怪每次出任務他都活下來!

「快走!四十七號!」

遲疑了一陣後,我終究是無法丟下六十七號不管。沒辦法,這傢伙也說出禁句
了。要是我真的離他而去的話,不用三秒就會聽到他的慘叫聲。

「要走,就一起走。」我走到六十七號身邊,跟著擺出相同的架勢「為了你的
女兒,我一定會保護你的。」

沒錯!他的女兒不能沒有爸爸,像我這種沒有親戚朋友的人才該領便當。

「四十七號…」六十七號看了我一眼「之前我就在懷疑了,沒想到你真的是羅
莉控…」

「欸?」我嚇了一跳「等一下!為什麼會有這種奇怪的傳言!?」

「你不知道?啊就羅德莉絲娜大人她…」

話才說到一半,我們就被背後發出的爆炸聲打斷了。接著就看到白色騎士出現
在我們面前,提著四十三號的頭顱走過來。

「小便完了嗎?向神祈禱完了嗎?有沒有一邊發抖,一邊做好送命的心理準備
啊?」

沒想到白色騎士也會偷拿別人的名言來用,說不定這傢伙可能也是個宅男。不
過怎麼想也不可能,他不是多金英雄又帥哥嗎?所以這應該是大宇宙的謎電波
影響,絕對不是致敬或抄襲。

「哼!沒想到你會先向四十三號下手。」六十七號開口問道:「怎麼不先把我
們殺了再追過去?」

「我個人最恨拋棄同伴逃走的人了。」白色騎士把四十三號的頭丟到一旁「看
在你們兩個沒有逃也沒有說什麼廢話的份上,我就認真對付你們吧。」

說完,白色騎士把他的光劍收起,也擺出了空手道架式。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就算我們有經過強化手術,跟英雄的級數還是差了好幾十
階。要我們跟認真起來的英雄對打,簡直就是螳臂擋車。

「那麼,哪個要先上。」白色騎士好整以暇道:「哪個先出手我就打誰。」

話剛說完,幾乎沒有思考的時間,我已經抬起腳了。不過我連眨眼的時間都沒
有,就看到白色騎士的拳頭迎面而來。

好…好快!我根本就沒有躲開的可能啊,死定啦!

「危險!」

可是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六十七號飛身撲來把我給推開了。緊接著白色騎士的
拳頭就這樣打在他的背上,將他給轟殺出去。

「嘖!」白色騎士停下腳步收起拳頭,似乎很不痛快。

「六十七號!」

我不顧白色騎士就在自己背後,衝向前去將六十七號抱起來。

「真是的…看來今年的聖誕節過不了了嗎?」

「別說話了,你給我撐住!」

「四十七號,雖然你是個羅莉控…」六十七號突然緊緊握住我的手「可是我的
女兒…就交給你了…」

「六十七號!別這樣!給我撐住!」

至少死前要給我解釋的時間,別擅自把我當羅莉控死掉啊!雖然接下來的我是
想這麼說,可是還沒說出來我就被六十七號自爆的衝擊波給炸飛了。

因為劇烈的衝擊而意識不清的我看著火燄中的白色騎士越走越近,心想自己剛
剛好像也講了禁句。看來時候到了嗎?這樣想的我不禁露出「終於可以解脫不
會再被組織或資本主義壓榨,有如小拳王倒下前掛在臉上」的微笑。

「好啦,遊戲結束了。」白色騎士舉起光劍「我會讓你死得痛快點的。」

說完他立刻揮下光劍,準備將我給斬首了。不過就在劍鋒快要落在我的脖子上
的那一瞬間,白色騎士被突然出現的貓耳女孩莉絲娜給踹飛了。

「給我等一下!」莉絲娜雙手插腰擋在我和白色騎士中間「誰准你擅自處決我
的部下啦?我的部下只有我能動!」

雖然我得救了,可是她的話一點也讓我高興不起來。什麼叫只有妳能動?落到
妳手上我的活命機會也是趨近於零啊。

不過我也沒膽當場吐槽,只得繼續裝死。根據雜魚守則第三條,只要裝死成功
我就有活命機會。

這時白色騎士已經爬起身來,擺出十分帥氣的姿勢問道:

「來者何人?」

「反資本主義黨改造人第七十九號,影爪的羅德莉絲娜!」莉絲娜擺出戰鬥的
姿勢「給我覺悟吧,正義的英雄白色騎士!」

「………」

看著眼前嬌小的莉絲娜,白色騎士陷入一陣沉默。我可以理解,我真的可以理
解他的無言。不管是哪個英雄看到這麼可愛的女孩,都不覺得自己會輸。

「怎樣?來打啊!」莉絲娜伸出貓爪「怕我了嗎?」

「不…這真是太殘酷了,沒想到邪惡組織連那麼小的女孩都不放過…」白色騎
士收起光劍脫掉頭盔,向莉絲娜伸出了手並露出招牌的燦爛微笑「別再跟我們
為敵了,跟大哥哥一起回去吧,大哥哥會照顧妳一輩子的。」

果然出現了,傳說中對改造人專用的帥哥用笑容。聽說白色騎士用這招拐了不
少改造人到正義陣營去,讓我們組織受到不小的傷害。看來這次也會有相同的
結果,莉絲娜一定會跟著他回去的。

感謝老天,不管我能不能活著,我總算可以擺脫這個脾氣惡劣的上司了。一想
到終於能得到真正的解脫,我就激動到差點流出淚來。

白色騎士的注視讓莉絲娜的臉整個紅到像顆熟透的蘋果,看來他的笑容攻勢十
分有效。原本還殺氣逼人的她突然變得扭扭捏捏,支支吾吾了好一陣子。

「大哥哥…你人真的很好…」

唉呀哎呀,看來技能檢定成功,白色騎士又收服了一隻寵物。

「可是…」

欸?可是?

「可是人家已經另有心愛的人了…」

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

白色騎士的下巴掉了下來,我也驚訝到差點心臟停掉。沒想到這句話竟然不是
答應而是發好人卡,這真的是太神奇了!

「等…等等…」被發卡的騎士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恢復過來「妳說…妳已經有
喜歡的人?」

「嗯…」

「那…是誰?」

莉絲娜沒有說話,只是回頭看了我一眼。不對吧?妳看我幹嘛?妳不是最討厭
我的嗎?等等!幹嘛擺出那副傲嬌樣?最好是喜歡上我啦!

「原來如此啊…」白色騎士點了點頭「那我就不能說什麼了…」

什麼叫不能說什麼?你這個多金帥哥別給我裝出一副在情場縱橫多年,一看就
知道是怎麼回事的爽朗笑容!

「就…就是這樣…」莉絲娜朝著白色騎士鞠躬道歉「對不起!」

「啊~啊~被拒絕了呢…」白色騎士帥氣地轉身「沒辦法,今天是聖誕節,是
情人們的節日…我不會那麼不識相的,今天就放你們一馬吧。」

剛剛明明就一口氣殺了五個戰鬥員,怎麼現在又給我裝好人了?好歹惱羞成怒
把我收拾掉再走吧?喂!你這個言行不正的正義英雄!

還有!聖誕節不是情人們的節日!絕對不是!別被資本主義洗腦過頭了你這呆
頭!快給我回來啊!

「那,我走啦!」白色騎士無視我內心的吐槽,以孤單的背影慢慢地離開我們
的視線「後會有期!」

不~~~~~~!

結果終於只剩下我們兩個人了。

在平安夜的一零一頂端,的確是最棒的約會場所。不過對我來說,這裡簡直比
地獄還難熬。

因為我正在忍受莉絲娜熱情的注視!而且她都不說話,只是以熱切的眼神看著
我,這感覺就像是被大型貓科動物盯上的獵物。

「那個…」我硬撐了老半天才勉強開口「辦公室戀情是不被允許的…」

「沒關係!你可以辭職!讓我來養你!」

「……」

剛開口馬上就後悔了,沒想到這小鬼想了那麼多。真是人小鬼大,她到底是從
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我的啊?

「可是…妳也還未成年…」

「沒關係!我們是邪惡組織!法律無視!」

不是這個問題吧,妳好歹也考量一下不想被當成羅莉控的我的心情啊!雖然很
想直接吐槽,不過我還是很怕會惹她生氣。天曉得她會不會一時激動就把我從
一零一丟下去。

「那父母方面怎麼…」

「改造人沒有父母,我查過你的資料,你的父母也已經辭世了不是?」

沒想到她竟然會連這個都調查,我真的無言了。

該不會連這次作戰都是她計畫好的吧?那那些死去的兄弟們難道都…啊啊…這
真是太可怕了,我果然還是惹不起她。

「好吧,我知道了。」我無奈地抓了抓頭「最後一個問題。」

「嗯。」莉絲娜一臉專注地看著我。

「為什麼會喜歡上我?」

我的問題讓莉絲娜的臉再度紅了起來,看著她那侷促不安的表情,還真是讓我
有種詭異的罪惡感。

「因…因為…」莉絲娜一邊繞著手指一邊低頭小聲地說:「因為欺負你讓人家
覺得很有快感嘛…」

欸?

「沒錯,只有像你這樣的奴隸才配得上我這個高貴的主人。所以人家非你不可
嘛…」

雖然她是很害羞地在說這段話,可是我聽起來一點也不覺得高興。這女孩一定
是頭殼壞掉了!最好能把欺負起來很有快感當理由啦!

不行!我得拒絕她!就算會被丟下去也要拒絕!不然我的下輩子絕對會很不好
過!

「妳…」

「嗯?」

莉絲娜再度抬起頭,用她那濕潤有如小貓般可愛的圓滾滾大眼看著我。害得我
把好不容易撐到喉嚨的話給哽在不上不下的地方。

「妳…」

「嗯?」

受不了,別用這種眼神看我啦。可是實在又不忍拒絕她,總覺得真要拒絕了她
就會哭的樣子。

「妳…」

「嗯?」

就這樣持續了好幾次,我終於還是抵不住這樣的注視。最後我別開了頭閉上眼
睛,說了句原本最不想說的話:

「我們回總部去吧。」

「嗯!」莉絲娜用力地點了點頭。

就這樣,在「磨擦力消除縮退砲」的砲聲與街頭下情侶慘叫聲的祝福下,我得
到了一個可怕的情人。

而且作戰計畫成功了,我的小命也勉強保住。這個結局很完美,這一切真是可
喜可賀!

但是我一點也不想要被當成羅莉控啊!不~~~~~~~!

                           ~完結了囧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