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夏目的玩具箱
關於部落格
亂放東西用的地方
  • 79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的奶奶十二歲

不管是誰,每個人總有一兩件不想被知道,因為那會很困擾的事。

比如說相川七瀨,就讀四葉小學六年級,是個天真可愛的少女,也會有這種煩
惱。

那就是她有個看起來才十二歲的奶奶─相川雅。

「真沒禮貌…我都八十二歲了。」七瀨腦中浮現相川雅以紙扇遮住嘴巴,微皺
眉心的俏臉「用外貌來判斷一個女人的真實年齡可是很不禮貌的。」

「啊哈…」完全不認為這句話是對的七瀨別開眼。

如果只是八十二歲看起來像四十二歲,那也就算了,問題是八十二歲看起來像
十二歲,怎麼想都不合常理。

好吧,小七瀨並不是那麼喜歡鑽牛角尖亂想的小孩。她也才十二歲,當一個叫
佟木的叔叔帶著自稱是她奶奶,可是看起來卻跟她長得很像,簡直就像她失散
多年的妹妹那樣的女孩出現。她覺得很混亂,但卻又不是無法接受。

畢竟在九州的孤兒院那段期間她看過更多怪人怪事,比方說紅內褲外穿到處亂
飛的怪叔叔這類的東西。所以要她接受自己的奶奶突然縮水,沒辦法想太多的
她倒是很容易,也很不得已地承認這個事實。

不過每次只要穿和服的奶奶出現在學校替她送便當來,她就免不得要跟朋友同
學們消毒一下,這就真的很令她困擾。

畢竟對一個小六生來說,朋友同學的認同,比她奶奶是不是十二歲這件事還來
得重要許多。

「妳妹妹又來啦?」開口問話的是梨美,班上最八卦的擴音器三人組之一「每
次都穿得這麼好看呢…看起來就像大小姐一樣,這樣的話妳應該不會跑來讀這
間市立小學吧?」

大概不知道昨天的連續劇又演了什麼,所以梨美才會想到這個新話題,七瀨聽
到梨美開始碎碎唸:

「哎呀該不會妳奶奶只疼妳妹卻不疼妳吧?還是說妳是因為特殊原因才來讀這
間學校的?比如說為了某人?」

說到某人二字時,梨美故意往班上最帥的甲斐同學看去,又自我陶醉般地說:

「啊啊…年輕真好。」

「……」

七瀨苦笑著,對於這個三八到極點連自己的形象都不顧只為湊合別人製造更多
八卦的擴音器,她實在拿她沒輒。

「啊!該不會妳妹也對甲斐同學有意思吧?」梨美一臉驚訝「那可不得了,這
下甲斐同學不就可以享受姊妹丼?」

這名詞聽起真不像是能從才小學六年級的小女孩口中說出的字彙,但是或許在
梨美眼中沒有什麼名詞是不能從她口中說出來的。

「別鬧啦,妳這擴音器。」一招可媲美黃色炸藥威力的重擊打在梨美頭上「甲
斐同學才不會花心呢!」

給予梨美迎頭痛擊的是她的另一個朋友,擁有火爆浪女酷斯拉,惡魔女,千人
斬等令人聞之喪膽的可怕稱號,其實名字跟長相都意外可愛的春子。

「誰說的?要是有女生投懷送抱,男人不都是擋不住嗎?」

「我看你連續劇看太多了…」春子雙手插胸不屑地嘆口氣。

「什麼嘛!請妳說這叫跟得上流行OK?」

「啊啦啊啦~」春子挖挖耳朵「聽妳在放屁。」

「齁!哪像妳這樣明明長得很可愛,個性卻差到不行的怪女人,我看你準備三
十歲嫁不出去,當個老處女吧!」

「妳‧說‧什‧麼!」春子雖然聽不懂,但是她用膝蓋想也知道那是罵人用的
話。所以她挽起袖子,準備把梨美好好教訓一頓。

「哇!酷斯拉要殺人啦!」梨美一邊尖叫一邊往外跑「救命呀~~~」

「別跑~~~~」春子跟在後面殺了出去。

看著衝出教室的梨美與春子,七瀨不禁感到頭痛。為什麼好死不死三個人的座
號連在一起,才會結下這樣的孽緣。更慘的是,她發現她們三個人竟然都喜歡
上班上的甲斐同學。

梨美那大嘴巴雖然很要不得,可是上次被她不小心瞄到跟甲斐單獨在一起時羞
到連話都說不清楚的糗態,看也知道是怎樣。春子就更好笑了,不小心看到她
在日記裡面寫得有關對甲斐的愛慕之情,更是讓她哭笑不得。而且好笑的不只
是春子喜歡甲斐這事,還包括春子不為人之的興趣─寫日記。酷斯拉竟然會寫
日記,這真的比摩斯拉不會飛還要恐怖。

看樣子只有她最正常了,雖然喜歡甲斐,不過她的理智很清楚地告訴自己只有
小學程度的喜歡根本算不上什麼。久而久之這喜歡的感情淡化不少,看著另外
兩個朋友她反而覺得幼稚可笑。

「相川同學,聽說妳妹妹也喜歡甲斐同學,真的嗎?」

因為梨美熱情的廣播聞風而來的甲斐旭後援會會長馬場那央跑到七瀨面前拍桌
準備來個對簿公堂。不過七瀨根本懶得理她,只見她眨眨眼看著那央,然後一
臉無辜地笑說:

「妳放心吧,我妹妹早就有心上人了。」

是啊,說到這個就更讓她想不透了。明明自稱八十二歲,早該心如止水的奶奶
說什麼要開創人生第二春,緊追著看來一點也無法激起女人興趣,臉上總是面
無表情的佟木先生。想到這裡,七瀨的頭又更痛了。所以到底情況是怎樣?奶
奶是八十二還是十二?甲斐同學到底喜歡誰?這堆後援會的成員們整天跟在甲
斐屁股後面到底累不累?一大堆可說是無聊又不是挺重要卻又很想知道的問題
在七瀨小小的十二歲腦袋裡面迴轉,弄得她有時候都覺得自己很不想長大。

恐怖事件的發生是在某天中午七瀨的奶奶再度送便當來的時候,那一天她清楚
地記得是晴天,太陽很大。她在中午十二點被甲斐叫到學校的中庭後,似乎是
有重要的話要跟她說:

「相川同學。」甲斐的聲音聽起來很傑尼斯,就是那種隨便笑可以迷死一堆笨
女生的那種美少年「我…」

七瀨被叫去的時候驚嚇很大,因為她沒料到甲斐竟然會叫她出去。但是更令她
害怕的是躲在樹叢後面,充滿殺氣簡直可以殺死一隻恐龍的後援會成員們的痛
恨眼神。

當然,這還包括她的兩個朋友,梨美與春子在內。

「不行。」被殺氣所逼的七瀨想都沒想就緊閉著眼拒絕「不行不行!」

「不要這樣,我只能拜託妳了…」甲斐深深一鞠躬並且拿出一封情書「請妳收
下。」

這下慘了,竟然使出情書攻勢。不只七瀨,連她身後的那堆後援會成員跟她的
好友都為甲斐的純情發出惋惜的驚嘆。

只是這嘆息很快就停了,因為甲斐在後面又補充一句:

「然後幫我交給妳妹妹!」

「欸?」七瀨有種想朝甲斐的頭上猛敲的衝動。

「啊?」躲在樹叢後的人們紛紛跌倒像沙包般疊在一起。

「咦?」就跟所有愛情連續劇一樣在最不該出現的時候突然冒出來的,也是七
瀨現在最不想遇到的奶奶相川雅也輕掩著嘴發出驚呼。

「奶…」差點說錯話的七瀨趕忙改口「妹妹!妳怎麼會來這!?」

「我來幫你送便當嘛。」雅的聲音變得很小「哪知道會遇到這種事…」

突然間事件的男女主角跟配角還有無關路人比方說學校的工友老伯或有點變態
訓導主任這類的角色全到齊,大家都等著看甲斐怎麼處理這場面。

「相…相川同學。」甲斐突然下跪「請把妳妹妹交給我照顧吧!」

簡單又有力的直擊讓七瀨感到胸口像是被刀刺入般震撼,雖然大家都知道這種
事未免太早了點。

「這…這這這。」七瀨紅著臉慌張地揮舞雙手,苦笑道:「你就算跪著求我也
沒用呀。」

這時七瀨看向她的奶奶雅,只見雅閉上眼深深吸口氣,然後別開眼冷冷地說:

「真對不起甲斐先生,雖然你看起來是個很好的人,不過如果你真要想追我的
話,恐怕還得早個五十年才行呢…」

由於雅冷酷無情地說出事實發了張好人卡,小小年紀就承受如此悲痛的甲斐頓
時變成悲劇的男主角。甲斐露出戰敗者無奈的微笑,全身泛白有如石膏般半跪
在地上,喃喃道:

「原來…還得早個五十年啊…」

說完這話,甲斐便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了。

「奶奶!」

將甲斐送到保健室後,七瀨把她奶奶帶到學校的屋頂上,氣急敗壞地罵道:

「妳怎麼可以這樣!?」

「怎樣?」雅有點不明所以。

「就…就是…人家甲斐同學他那麼有誠意,可是妳卻…卻…」

「就是有誠意,我才會那麼直接地拒絕。」雅拍拍肩膀,稍微整理一下自己身
上的和服「不然難道要給他無謂的希望嗎?我們年齡差那麼多,根本不可能在
一起嘛。」

「還說呢…妳不是也死纏著佟木叔叔…」

「人…人家佟木先生才不一樣,他可是奶奶看中的男人呢!」雅羞紅著臉舉起
扇子遮住嘴「哪像現在的年輕人那麼不知檢點,動不動就情呀愛的掛在嘴邊一
直說。」

「奶奶…」

「而且妳不也是喜歡那位甲斐同學嗎?那我又怎麼敢橫刀奪愛?」

「奶奶!」七瀨紅著臉,聲調有點高「妳…妳全都知道啦!?」

「當然,妳可是我孫女呢。」雅別開眼睛「我早把妳全看透了。」

「討厭啦~~~」七瀨雙手捧臉,臉頰熱得發燙「奶奶大笨蛋!」

話一說完,七瀨轉身頭也不回地就大哭跑走。

「哎呀哎呀…」雅收起扇子用扇柄輕輕敲著自己的頭,俏皮地吐舌道:「我這
次好像欺負得太過分了…可是沒辦法,誰叫我孫女那麼可愛。」

逃走的七瀨正想回到保健室探望甲斐,卻被甲斐後援會跟大量的校內新聞社重
重包圍在保健室外。

「相川同學,請問你現在的感覺如何?」

「相川同學,聽說你已經明確拒絕了校內第一美男子甲斐的告白,請問這是真
的嗎?」

「相川同學,聽說你的好友準備向你下戰帖了,妳有沒有什麼話要說?」

「相川相川我愛妳!妳是我們新女性的典範!」

被一大堆人跟話擠到外面的七瀨急著想逃離現場,她突然能了解為什麼知名女
星在鬧緋聞的時候總得坐車離開,因為被這樣擠的確很不舒服。

「七瀨!這邊!」

一隻手在人群中突然伸進來把七瀨抓出去,原來是春子與梨美來救她了。

「謝…謝謝。」七瀨被她們的友情表現所感動,淚水都快要從眼眶中掉出來。

「哎呀,我們是朋友不是嗎?」春子有點不好意思地搔搔鼻子「看你遇到麻煩
當然得插手囉。」

「而且,我到今天才知道。」梨美像隻貓一般地竊笑著「原來妳也喜歡甲斐同
學呀。」

「啊!?」

「別裝了,妳跟妳妹妹的對話都被我們聽到了。」春子咧嘴笑道「不過我不太
懂耶,妳幹麻叫她奶奶?」

「啊…這…這個嗎…」七瀨低著頭「其實那是她的小名啦。」

七瀨心虛的態度讓兩人看在眼裡都覺得好笑,春子跟梨美互相對看一眼,然後
不約而同地拍著七瀨的肩膀異口同聲道:

「不管怎樣,我們會幫你保守秘密的!」

「嗯?」

「就是妳喜歡甲斐的事嘛!」

「不過看來我們三人都失戀囉,乾脆來組成失戀三人組吧。」

「哼哼!我才沒那麼容易放棄呢!而且七瀨她妹妹不是也當面拒絕了?」

「說的也是,那我也得加油才行囉,七瀨妳呢?妳打算怎辦?」

看著等她開口說出答案的兩人,七瀨有點不知所措。在猶豫好一段時間後,她
才嘆口氣道:

「還能怎辦,她畢竟是我的家人呀。」

「不是啦!我們是問妳甲斐的事情。」

「咦?」

七瀨歪著頭想了好久,終於得到一個大家都能接受的答案。

「既然你們兩個都要繼續努力,我當然也得跟進不是?如果不能朝同一個目標
努力的話,就不能算朋友啦!」

「說的好!」春子拍拍七瀨的肩膀。

「沒錯!」梨美抱著七瀨的頭。

午休結束的鐘聲響起,下午的課就要開始了。

十二歲的七瀨雖然有兩個怪怪的朋友跟一個怪到不行的奶奶,可是也因為她們
七瀨才可以每天都過得很開心。

希望在天國的爸爸媽媽可以保佑自己跟自己喜歡的人,小小的七瀨對著晴朗的
青空微笑,內心如此想著。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