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夏目的玩具箱
關於部落格
亂放東西用的地方
  • 79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小橋上的牛肉麵

六十二歲的黑川組組長正廣此時靠在一座小橋邊,凝望著自遠方河面上緩緩飄
來的落櫻。

他的女兒信惠今天就要出嫁了,在正午的時分她將與自己的丈夫搭著小船穿過
這座橋,而這是他唯一一次看著女兒出嫁的機會。

其實他原本是反對這門婚事的,信惠的丈夫是某企業的小開,而他的黑道背景
對他們兩人的未來來說是非常不好的。

「唉…」

對於不聽勸的女兒,正廣除了與她斷絕父女關係外實在別無他法。他不想因為
自己而毀了女兒的幸福,畢竟妻子死去後,女兒就是他在世上最深愛的人。

但是做父親的要是連女兒的婚禮都沒辦法看一眼,那就真的是太不幸了,所以
正廣冒著生命的危險,也要在這小橋上度過正午,看著他女兒穿著新娘禮服的
樣子。

女兒啊,妳是我唯一的心肝寶貝。正廣先生心裡正上演著一幕幕他與自己愛女
的美麗回憶。比如說第一次帶女兒去參拜神社,第一次帶女兒聽銀座歌舞妓表
演,第一次和女兒一起過女兒節,第一次參加女兒的幼稚園畢業典禮,第一次
幫女兒擦屁屁…

「黑川大哥。」

一名上身赤裸背後刺了一尊阿修羅神像的男子,正拿把武士刀從橋的的右端走
來,打斷正廣的回憶。

「…那個人叫你來的?」正廣閉上眼。

「是的,他要我取你性命。」男子舉起武士刀。

「我這爛命死不足惜,只不過你可不可以聽為人父者的一個請求?」

「…我知道,你女兒要出嫁了,所以你才會出現在這。」男子低頭眼中滿是淚
水「就算被組織通緝也要來看自己女兒出嫁的樣子,你真不愧是個男子漢,沒
問題,我會等你過中午的。」

「謝謝…」正廣睜開帶著魚尾紋的雙眼「打從我倆結拜那時我就知道,你是個
講仁義的好兄弟。」

「哼…黑道就黑道,還會講什麼仁義?」

橋的左邊又來了個穿著大風衣的刑警,瞧他那臉色,顯然不是來看風景的。

「你這腹蛇,來這做什麼?」男子把武士刀指向刑警

「你來殺人,我來救人。」

刑警自胸口內袋中拿出煙包,悠閒地抽出一根煙,點燃、吸、吐,半空中一縷
輕煙冉冉而上。

「這是我們組裡的家務事,犯不著你們這些白手套來管。」

「拿刀的,我說你腦袋笨就是笨,他不是你敬愛的義兄嗎?既然這樣你讓我故
意救走有什麼不好?」

「大哥背叛了組織,違反了黑道的仁義,本就該受罰。」男子拍拍胸口「今天
就算立場反過來,我也是脖子一伸等著大哥來砍,半句怨言都沒有!」

「…既然這樣,就別怪我手下無情。」刑警把手放入胸中準備掏槍應戰「子彈
不長眼睛,自己小心。」

「好樣的…拿那東西威脅我,也不想想我是什麼人。」男子咬牙舉起長刀。

霎時兩邊進入一觸即發的狀態,一陣強風吹過把落櫻吹起,拿刀的男子與準備
掏槍的刑警卻絲毫不敢大意地站在原地。

不過即使如此,心全繫在女兒身上的正廣早就忘卻身後兩人的存在。

「唉…」

站了許久,正廣感到有點疲累,他第一次覺得這短短的十分鐘卻有如十年那般
漫長。只不過再怎麼長也有結束的時候,正廣終於看到載著女兒的小船隨著河
水緩緩地飄蕩而來,猶如落在水面上的櫻花那般優雅。

「來了…」正廣先生開口喃喃說道,絲毫沒有注意後面殺氣騰騰的兩人。

「牛肉麵!」一名攤販正推著自己的店車過橋「好吃的牛肉麵!」

「爸爸!?」偶爾抬頭望見正廣的信惠發現了正廣,一臉驚喜。

正廣知道自己被發現了,卻羞得只能轉身往後跑。信惠趕忙叫船夫停船,一靠
岸便拉起禮服的長裙跟著丈夫往橋上追去。

正廣一看躲不了了,索性叫住牛肉麵的小販。

「來碗牛肉麵!」

「沒問題!」

小販乾淨俐落地回答著,隨即裝了碗牛肉麵給他。正廣趕忙拿著牛肉麵在店車
旁吃起來,小販也識趣地停下車。

「爸爸!?」已經走到正廣身後的信惠邊哭邊說「你來看我們啦?」

「我不是你爸爸。」正廣冷冷道:「我只是個在吃牛肉麵的人。」

「爸爸…」

信惠想靠近正廣,卻被她的丈夫拉住。

「你爸爸有你爸爸的難處,別為難他。」

「可是…」

「他肯冒著被捕的危險來看你,已經夠了…」

「爸爸…」

正廣繼續背對信惠,但臉上已滿是淚痕。

「喂!臭小子!」

「啊!是!」

「這小姐很好心啊…」正廣哽咽地說:「你一定要給她幸福啊,知道嗎?」

「是!我知道了!」

感人的對話讓拿刀的男子激動地掉淚,一旁的刑警收起槍,摸摸鼻子也沒說什
麼。

「先生,抱歉打擾你了。」信惠對正廣點頭行禮「還有謝謝你…」

「快走吧…」正廣繼續吃著不知道是什麼味道的牛肉麵「時候不早啦,該啟程
啦。」

「是。」

信惠與她的丈夫再度搭上小船穿過小橋,看著逐漸遠去的船影,正廣臉上露出
坦然的笑容。

「喂,先生。」正廣身旁的攤販拍拍他的肩膀「一碗大碗牛肉麵八十元,記得
付賬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