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夏目的玩具箱
關於部落格
亂放東西用的地方
  • 79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十四號車廂

末的午後兩點那種悶熱的天氣,總是會讓人昏昏欲睡。

尤其是在火車上的時候…

<基隆往台北的電聯車將在兩點零七分發車,請還沒有上車的旅客趕快上車>

聽到廣播聲,早在最後一節車廂裡面坐了不知多久的我懶懶地看了看手錶,兩
點零三分。

還有四分鐘,從一點五十五分等到現在已經等掉我八分鐘了,不耐煩的我開始
呵欠連連,然後轉頭看了看車廂裡面的人。

下午兩點,這種熱的半死的鬼天氣實在沒什麼人要坐電車,車廂門上面標示了
這台車是第十四號車廂,車廂裡面只坐了五個人,還有一隻狗。

其中一個人當然是我啦,我是要去台北辦點事情才坐的,然後接下來是個穿著
牛仔褲跟露肚臍無袖T恤,頭上染成誇張的綠色,耳朵鼻子肚臍都有穿洞還掛
了一堆有的沒的少女。

她坐在我的對面,旁邊還帶了台大型的CD音響,不知道是什麼廠牌的,她一
臉旁若無人大剌剌地張開雙腿粗魯地坐著,身旁的音響還以高分貝地音量播放
著一首歌,那首歌我認得,是B′z的WILD WIND,蠻好聽的,不過
現在這種地方放這種歌可是會引人側目。

不過其他人就正常多了,那邊是一個爸爸帶著兩個可愛的小女孩坐在角落,爸
爸穿著跟一般上班族一樣的西裝,那兩個小女孩則是一個穿著黑色的洋裝,另
一個穿著白色的洋裝。他們身邊還躺著一隻可愛的瑪爾吉司犬,這一家和樂融
融的在一起嘻鬧,對少女的怪異舉動好像一點也不在意。

忽然車廂振動了一下,然後開始移動,火車開了。

這時候我已經進入一種酩酊的狀態,因為昨晚熬夜整個晚上都沒有睡,加上我
一向習慣在火車上睡覺,所以過沒三分鐘我就在吵雜的搖滾樂中沉沉睡去。

等到我醒來的時候,好像過松山站了,因為電聯車已經進了地下,整個車廂外
黑黑暗暗的,什麼都看不到,倒是搖滾樂還是繼續在放同一首歌。

其實即使是醒了,我的精神還是很不好,我呆呆地看著對面窗外的景色,少女
以為我是在看她,就把頭別過去,一臉不耐煩的表情。

這時那家人的小狗忽然跑到了我腳下,肚子朝上滾來滾去地向我撒嬌,平常就
很喜歡狗的我看了看牠,不禁露出微笑,伸出手來摸摸牠的肚子。

「這樣不行喔,狗狗,爸爸說不可以接近陌生人。」

穿著黑色洋裝的小女孩一臉笑嘻嘻地跑了過來,用她那甜甜的聲音和甜甜的笑
容說:

「所以啊,不聽話就要接受懲罰。」

話一說完,女孩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把菜刀,猛力往小狗的脖子砍下去。

只聽到一聲狗的慘叫,小狗的頭應聲而斷,狗的身體還在那邊滾來滾去,不過
這時看起來已經不像是在向我撒嬌的樣子了。

穿白色洋裝的小女孩看到黑色洋裝的小女孩把狗給殺了,哭著說:

「爸~~你看啦,妹妹又把狗狗的頭給砍斷了。」

小狗依然在那邊滾來滾去,我則是驚嚇到忘了把手給伸回來,只能呆呆地看著
拿著沾滿狗血的菜刀兩眼失神像瘋婆子一樣傻笑的黑色洋裝女孩。

坐在我對面的綠髮少女忽然粗聲粗氣的說:

「死鬼,叫你把孩子管好你沒聽到啊,把車廂弄得都是狗血要是讓車掌看到我
們可會被罵死耶!」

男人尷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說:

「*$#$#&%*(@#%︿%#@!$﹀」

雖然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不過可以確認綠髮少女是聽懂了,她不耐煩地拿
出一跟香煙點燃,然後一邊叼著香煙一邊罵:

「去你的,什麼都要老娘來忙,你自己不會自己來嗎?」

「@!%︿%*$%*!!!」

這時情況老實說已經是一片混亂了,搖滾樂繼續在放,沒有身體的狗還在淒慘
的嚎叫,黑色洋裝女孩笑的合不攏嘴,白色洋裝女孩已經哭的滿臉都是,中間
還摻雜著在車廂兩旁女孩父母的對罵聲,其中女孩父親的對罵聲我根本就聽不
懂…

我慢慢地把手伸回來,我發現這是以我目前的智商判斷後唯一可以做的事。

看了看前面的車廂,沒半個人在,我開始判斷是不是該拔腿就跑。

這時車廂門突然開了,然後一個長的像章魚的人走了進來。

長的像章魚的人?天啊!而且還有八隻不停晃動的觸手!那我現在到底是在哪
裡?火星嗎?這車廂難道是銀河鐵道999?

綠髮少女看到章魚人,一臉緊張地說:

「對不起啊車掌先生,小孩頑皮,把這裡弄得到處都是,對不起對不起。」

那個章魚人的嘴巴一張一合,竟然開始說起人話來了。

「真是的,下次別這樣了。好了好了,查票。」

說完,章魚人把他的觸手伸到我面前,然後跟我說:

「先生,查票了。」

「喔,喔…」

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只得呆呆地拿出自己的車票遞給車掌。

車掌看了票以後又用觸手把票遞給我,然後說:

「好了,謝謝,下站就要下車喔。」

說完,車掌先生又走向那個先生,開始跟他拿車票,不過那個先生好像是找不
到他的車票,他打開他的公事包,然後開始倒一堆不可能在公事包裡面看的到
的東西,像是熱水瓶,浴缸,列表機,80年製的白酒,除濕機,瓦斯爐,哈
雷機車。

姑且不論這些東西為什麼會在他的公事包裡面,光是那麼小的公事包就塞的下
這些東西,又不是小叮噹的四度空間袋,怎麼可能辦的到!?

「大哥哥大哥哥!」

我回過神來,穿著白色洋裝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跑到我面前,她臉上的眼淚已
經擦乾淨了,並且對我露出微笑,問了一個讓我啼笑皆非的問題。

「大哥哥你是人類對吧?」

「咦?」

呆了好一陣子後,我點了點頭。

「哇,是人類是人類欸!」

說完,那個小女孩跳了上來摟住我的脖子。

黑色洋裝的小女孩看到白色洋裝的小女孩粘到我身上來,一臉生氣地說:

「啊!哥哥你別老是看到人類就粘上去好不好?」

欸?哥哥?那這小子是男的囉?

「要妳管,人家就是喜歡人類嘛!」

白色洋裝的小女孩,喔不,是小男孩對著黑色洋裝的小女孩吐了吐舌頭。

「而且,妳看狗狗也喜歡他啊!」

狗狗?這時我感到我的腳邊有一種涼涼黏黏的噁心感覺,我低頭一看,差點沒
昏過去。

那隻已經沒有頭的狗的身體正用牠那還在噴血的斷口處不停地磨蹭我的腳,而
頭的部分則是一邊吐舌頭一邊興奮地看著我,還發出了汪汪的聲音。

黑色小女孩忽然臉變的紅紅的,說:

「不管啦,他是我先看到的,是我的啦!」

「才不要,先抱到的先贏。」

「爸~~~」

還在一邊翻找車票,一邊跟車掌哈拉的男子轉過頭來說:

「@!$%%$︿!@!$$%&︿」

雖然聽不懂,不過大概是不順黑色洋裝小女孩的心,小女孩又轉過去看著綠髮
少女,用一種快哭出來的語調說:

「媽~~~~」

綠髮少女這時剛好在補粧,沒空理她,只是隨便應付地說:

「喜歡的東西就自己去搶,別來煩我。」

「真的嗎?媽?」

黑色洋裝小女孩面露喜色,興奮不已地問著。

「對啦對啦~」

「那好,我要囉!!」

說完少女轉身舉起菜刀,準備往我身上砍去。

「媽呀~~~~」

我發出了這輩子最難聽的慘叫,然後用這輩子最難看的姿勢往旁邊閃開,摟著
我的脖子的小男孩和小狗也跟著我一起跌到了車廂地板上面。

「啊,你救了我,是我的英雄呢!」

「︿&*$#%@!&*$%」

「我不是你媽,別亂叫好不好!」

「嘿嘿嘿,你逃不掉了逃不掉了,哼~~哼~哼哼~~哼。」

「先生,車箱內請保持安靜。」

「汪!汪汪!!」

接著就是一陣難以形容的大騷動,我拖著粘住我的小狗跟小男孩在車廂內亂跑
,穿著黑色洋裝的小女孩則是一邊狂笑一邊拿菜刀死命追著我,那個上班族先
生正在從他的公事包裡面努力拖出一隻迅猛龍,車掌章魚人先生則是閒閒沒事
拿出了烤章魚丸的攤子開始切自己的腳烤章魚丸,烤好了還拿給正在看一九九
七穿越邊界這本書的綠髮少女吃。

在一陣追逐後,我不小心踩到狗血跌倒在地上,黑色洋裝的小女孩看到我跌倒
了,高興地一腳把小男孩踢開然後跨坐在我身上,露出邪惡的微笑洋洋得意地
說:

「這下你跑不掉了吧,來,用餐的時間到囉…」

說完,那小女孩高舉在手上的菜刀就往我頭上砍了下來,我馬上暈了過去。
      

「先生,先生,醒醒啊先生。」

忽然間被人拍醒,我睜眼一瞧,原來是車掌先生,真的是人的那個車掌先生。

「啊?」

我突然爬起身來看了看四周,什麼沒有頭的狗,章魚人車掌,綠髮少女,上班
族先生,還有白色洋裝小男孩跟黑色洋裝小女孩,全都不見了。

看了看車門上的號碼牌,還是一樣,第十四號車廂。

「先生,終站到了,這裡是台北了。」

「喔…喔…」

我站了起來,順便摸了摸自己的頭,頭還在,好險好險。

「沒事的話請趕快下車,本列車要開了。」

「好的,真是對不起,麻煩到你了。」

跟車掌先生說了聲對不起後,我趕緊下車,這時我不禁開始慶幸自己還活在這世
界上。

唔…這世界?

我看了看四周奇形怪狀不成人形的怪物走來走去,哈哈苦笑了幾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