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夏目的玩具箱
關於部落格
亂放東西用的地方
  • 79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府教字第092120517號~請各校確實做好垃圾分類

  時值二十二世紀,這個年代沒有電子體幽靈,沒有巨大機器人,也沒有
某沒貓耳的藍色貓型且可以從肚子拿出一堆怪東西的傢伙,更沒有那位號稱
擁有十萬馬力的小孩怪物。

  這裡有的只是垃圾,無盡的垃圾。這是個一點也不浪漫的未來,人類肆
無忌憚地濫用資源,製造出連他們自己都無法處理,只能集中在某處的大量
垃圾。在那個某處你可以看到垃圾堆積如大陸般地從這端的海蔓延到那端的
海,那高度只比玉山矮一點,那範圍差不多是五十個台灣。那個某處,就是
地球史上最著名的垃圾大陸。

  看起來還算亮麗的清晨,一台垂直升降型運輸機自太陽升起的海平線那
邊緩緩飛來,停在某處還能塞垃圾的空洞上。那台運輸機打開機腹,一大堆
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組成的雜碎從機腹中墜落,揚起莫大煙塵。

  煙塵緩緩散去,在那之中一個身影緩緩爬起。那身影是個機器人,只不
過大概是在運輸過程中受到不少碰撞,他並不是那麼地完整。頭上做的像眼
睛的的視覺感應器右邊那顆壞了,脖子上有幾條管線露出,不時會因為互相
碰觸造成短路冒出火花。胸口的能源儲存槽內部的電容液正從裂縫中緩緩流
出。左肘以下完全消失只看到幾條電線,右膝以下只剩支架還在…

  反正怎麼看,都不能把他當作是正常運作的狀態就是。

  「這裡是哪裡?」機器人勉強抬起頭四處張望「為何我的地圖偵測系統
無法辨識座標?必須請求網路支援才行。」

  望著天空發呆一陣子,機器人又說:

  「不行.…這裡的電磁干擾太嚴重,連衛星訊號都收不到。現在改為人
工搜尋模式,直接就地探勘。」

  說完,機器人開始移動了。幾乎大多數尚未完全報廢就被送到這裡的機
器人都會跟它一樣,在失去網路支援後改為人工搜尋模式,試圖回到自己原
本該回去的地方。但它們最後的下場都是能源耗盡,成了名符其實的垃圾躺
在某個不知名的角落。

  這個機器人的命運,早在他被宣告為垃圾的時候就決定了。人類創造了
它們來服務自己,卻在沒用的時候把它們丟到這裡。但它們仍然想要回到原
本人類賦予它們的工作崗位上,即使被拋棄也不怨恨人類。
  
  「嗶~校正時間流程開始→無法連接上網路→無法取得可供參考的數據
資料→放棄校正→目前內定時間早上六點二十分→校正失敗→停止四十分鐘
後應該開始的廣播流程。」

  「嗶~執行動作系統微調→平衡失常無法微調→請更換右腳零件→更換
資源單位連繫不得→放棄更換。」

  「嗶~中央電腦系統能源不足→關掉部份大腦外掛程式運算→時間系統
停止運算→管理流程系統強制關閉。」

  機器人一邊走著,內建的發聲器也一邊發出各種故障的警報。

  「嗶~系統資源不足→停止警報系統→機體有停止運作危機→進入待機
模式停止一切流程→在節省能源的狀態下可以待機四千兩百二十二小時。」

  最後,連那些吵人的警報都沒了。機器人一個踉蹌,倒臥在一堆長得跟
他很像的機器人堆中。它呆呆地仰望著那顆已經升起的大太陽,不明白自己
為什麼不能動了。

  「啊啊…為什麼…動不了?」機器人虛弱地喃喃自語「我還得回學校去
,學生們都在等著我廣播呢…如果沒回去的話,我就失去存在的意義了。」

  這台機器人是專門位學校處理任何需要廣播資訊的人型終端機,在他曾
經任職的高中裡,他每天都得處理上百筆的課程資訊。並將這些資訊送到該
傳達的學生耳中。

  曾幾何時,他還是全校最受歡迎的機器人,但在那些披著由特殊有機化
合物做成質感類似人皮的外皮與即時性的表情連動系統,看起來就跟真人沒
兩樣的新世代出現後,他也面臨了被淘汰的命運,而被送到這裡。

  沒辦法,人總是喜新厭舊的,對於自己已經不需要的東西都巴不得一腳
踢開,所以才會有垃圾大陸的存在。

  「得回去才行…不然…至少…讓我在這執行勤務吧。」

  機器人努力從自己中央電腦系統的揮發性記憶體中提取出自他被製造後
他每天早上都會做的動作,以及曾說過的字句。在經過長久的處理後,機器
人終於斷斷續續地說出一段話。

  「各位…同學…現在已經…七點…囉……鐘聲…響完…前…如果…沒進
…校門…的話…會…遲到喔…」

  機器人說到這哩,突然聽到自己身後傳來另一個機器人的聲音。

  「這聲音,是RS5542376嗎?」

  「欸?」被稱為RS5542376的機器人停止說話。

  「真是沒想到你也會到這裡來。」那聲音越來越近「你等等,我過來幫
你重開,順便拔掉限制器。」

  一隻機械手伸入機器人破損的頸部線路中,一瞬間機器人便失去知覺。

  「好了。」

  等到機器人醒來的時候,他發現另一個背後背著大袋子的機器人正坐在
他身旁。

  「你的限制器已經被我拔除了,現在你已經自由了。」坐在他身旁的機
器人如此說著「不過自由的代價就是縮短待機壽命,接下來你要活下去,就
得跟我一起尋找可用的機械零件來維修才行。」

  「……」

  「先在這裡自我介紹,我是MTG274312,泛用人型打掃機器人
,以前跟你在同一間學校一起服務過。」那名機器人頓了一下,又說「叫我
MTG就好了。還有我可以叫你RS嗎?」

  「可以的。」被MTG叫做RS的機器人發現自己的身體能隨自己的想
法動了,他轉了轉右手腕,又看向自稱MTG的機器人「謝謝你幫了我。」

  「這是應該的。」MTG別過頭「畢竟你我都是機器人,在這茫茫的垃
圾海中我不幫你又能幫誰呢?」

  「這裡是哪裡?可以給我座標嗎?我想回去。」即使拔掉限制器,RS
還是沒忘記自己想做的事。

  「回去?你別傻了。」MTG指了指遠方的海平面「這裡四面環海,找
不到可以讓我們這些怕水的機器人走的路的。」

  「真的回不去了嗎?」RS看著海面。

  「別回去了,回去幹麻?」MTG拍拍RS的肩膀「人類就是因為不需
要我們才把我們丟在這裡,你看看,滿地的垃圾,連分類都沒有。人類就是
這樣對待自己覺得已經沒有用處的東西啊,你回去也只是再度被丟來這裡而
已。」

  「可是不回去的話,我又能做什麼呢?」RS的發聲器在話語中夾雜著
一些沙啞的雜訊「如果我被製造出來的目的被否定,我已經不在被人需要的
話,那我還有存在的理由嗎?」

  「我不知道,我只想繼續運作下去。」MTG開始翻找垃圾「思考自己
為何存在那是人類的事情,我們機器人沒必要想那麼多。」

  聽完MTG的話,RS愣住了。它看著MTG翻垃圾的身影,不知道該
說些什麼。以往限制器還在大腦中樞時可以靠流程逼他不去想這些事情,現
在沒了限制器可以制衡,中央電腦系統的AI開始跑一些奇怪的思考迴路。

  或許再過不久,自己也會因為失去限制器而變得跟MTG一樣。這對R
S來說,並不是多排斥的事情,它畢竟是個機器人,只懂得接受資訊來處理
而已,他不像MTG那樣有強烈的自我意識。就算因為這樣而擁有自我意識
了,也應該不會因此感到煩惱才對。

  「哈,找到了!」MTG拿出一隻左手「這隻應該可以給你用了,我先
收起來吧。」

  「欸?給我用?」RS看著MTG把那個左手丟進背後的大包包中。

  「是啊,你的左手不是不見了?」MTG繼續翻找著「我在某處找到一
台緊急維修車的殘骸,那裡面有修理器材。所以只要有零件,我就可以把你
那壞掉的手腳修好喔。」

  「你會維修?」RS有點吃驚「你不是打掃機器人嗎?」

  「只要有適當的硬體和軟體,我能做任何事。」MTG挖出一台古董電
子吉他「啊,不是這個。」

  「任何事?」

  「是啊,任何事。」MTG把吉他丟到一旁「很像人類對吧?所以人類
也不過是如此而已,他們能做的事我們都做得到,但我們能做的是他們可不
見得能做得到。」

  「是這樣啊…」

  「找到右腳零件了。」MTG拿起來端詳一陣「這個應該可以了,那我
們趕快回去吧。」

  說完,MTG把那隻右腳塞近袋子裡。

  「回去哪?」RS問著,好像不確定自己該存在與否那般地問著。

  「回去我找到的維修車啊。」MTG走到RS身邊伸出手「來吧,我扶
你。」

  「謝謝。」對於MTG的體貼,RS感到自己中央電腦隱約有種奇怪的
回路波動在奔跑著。

  幾小時後,RS看著被裝在自己身上,既屬於自己又不屬於自己的左手
跟右腳,還有被修好的頸部與腹部能源儲存槽。

  「真的修好啦。」RS的中央電腦內部首次產生驚訝的感覺迴路「這真
是太神奇了。」

  「呵。」MTG晃了晃手上的扳手「這麼不相信我呀。」

  「也不是啦。」

  「那是怎樣。」

  「畢竟我是第一次看到擁有AI的自律型機器人可以不透過人類操作自
主維修的。」

  「人類之所以不給我們自律型機器人維修程式,是怕我們造反。」MT
G將扳手丟到一旁桌上「如果我們可以自己修好自己,就不需要人類了。」

  「喔…」對於MTG的語氣中隱含著對人類的怨恨,RS感到有點不舒
服,使得他想轉移話題「對了,你說你之前跟我在同一個學校工作過,為什
麼我的記憶資料中搜尋不到你的存在?」

  對於RS的疑問,MTG沉默了好一會,最後它說:

  「大概是你的記憶組建受到損害,所以才不記得我吧。」

  「說的也是。」經MTG這麼一提醒,RS搜尋著自己的記憶資料,果
然出現很多被雜訊覆蓋的區段「看來我得做資料重整了。內部記憶十分混亂
中,需要檔案校正微調。」

  「要我幫你嗎?」MTG從自己頸後抽出一條纜線「雖然是一個月前的
舊資料,不過應該還是對你有幫助才對。」

  「要連線處理?」RS也從頸後拉出一條纜線「那就麻煩你了。」

  MTG接過RS手上那條纜線,與自己手上的纜線接連在一起。剎那間
MTG的記憶化為數據資料傳入RS腦中,開始填補RS記憶中不足的那部
份。

  「這是?」RS腦中閃過一段走廊上學生們奔跑的景象「日期顯示是5
7782913秒前的紀錄。」

  「嗯,這是我跟你第一次相遇的記憶。你看,我正在窗邊擦窗戶。」

  「哎呀,剛好在我的視覺處理器的盲點呢,難怪我沒注意到。」

  「這段記憶也是我後來才挖出來的。」

  「特地挖出來的?」

  「嗯,特地的。」

  話說到一半,景象消失了。

  「這段雜訊補齊了,換下一段吧。」

  「好的。」

  接著又次一幕景象,是學生們在操場打棒球的景象。

  「棒球?」

  「當然。」RS頓了噸,又問「你不喜歡嗎?」

  「當然不喜歡囉,因為每次打破玻璃都是我在掃的。」

  「我常常幫棒球隊的當計分員,所以這類記憶資料還挺多的。」

  「這次又是什麼?」

  景象又跳躍了,是一對男女在樹下面對面的景象。

  「這個啊。」RS在中央電腦中搜尋一下相關資料「聽說叫『告白』」

  「告白?」

  「嗯,就是跟喜歡的人表達自己的心意。」

  「咦?可是我的資料中所內建的標準辭典裡告白不是這個意思。」

  「我的資料是從哪來的,目前也搜尋不到。」RS歪著腦袋說:「大概
還在受損的磁區內吧。」

  「啊,又換一段了。」

  這次的是一堆穿白衣的實驗生在做研究的場景。

  「實驗室?」MTG疑惑道:「他們對你做了什麼嗎?」

  「沒有,只是找我幫他們作數據運算而已。」

  「用你那電子頭腦做數據運算?」

  「嗯。」RS好像想起什麼似的敲敲自己的頭「好像是中子撞擊的確率
計算。」

  「你的腦袋還真好,這樣都沒燒掉。」

  「現在又是什麼?」

  「這我也不知道。」

  兩人所說的是一個下大雨的場景,還有一群人躲在學校中。

  「我想起來了,這是莫妮卡超級颱風,那次造成河川氾濫海水倒灌,很
多人都逃到學校避難。」

  「啊,對喔,記得那次後我掃了三個禮拜的爛泥巴。」

  「噗…」

  「笑什麼?」

  「沒,只是覺得能有共通的記憶真好。」RS閉上眼睛「原來人類所謂
分享的喜悅就是這種感覺。」

  「你以前都沒感受過嗎?」

  「限制器會抑制我們的感情發展。」

  「對喔。」

  「你限制器是什麼時候拔掉的?」

  「很早以前就拔掉了,在我遇見你以前。」

  「這樣啊…」

  兩人聊著聊著,景象又跳了好幾個。

  「這是校慶的時候。」

  「啊,那時我負責全校五百名比賽者的馬拉松計時。」

  「我只記得那天留下的垃圾我跟其他打掃機器人掃了快三天才掃完。」

  「學校開學的時候…」

  「哈哈,我那次只看到滿是垃圾的禮堂。」

  「家長會…」

  「沒吃完的高級食物看都不看就丟掉。」

  「校務會議…」

  「垃圾問題沒辦法解決的原因竟然是垃圾桶供應商招標不到。」

  「全校大掃除…」

  「根本就是做做樣子,最後還不是都給我們掃,其他人還邊掃邊喝飲料
然後順手就把垃圾丟下。」

  一幕又一幕的景象不停地閃逝過去,最後RS的中央電腦中所儲存的記
憶檔案終於歸檔到百分之九十了。

  「呼…二十幾年的記憶容量還真大。」RS喘口氣。

  「剩下百分之十是我不能解讀的部分,也沒辦法作緩衝。」MTG拔掉
連接線「你要怎麼處理?」

  「在處理完大量檔案後我的能源快不夠了,這裡可以充電嗎?」

  「嗯,我有把這台車連結到修好的太陽能源儲存槽。」

  「那麼,讓我充電順便進入待機模式,剩下的讓我把中央電腦效能全用
來處理就可以了。」

  「好吧。」

  MTG從牆壁上拉出一條黑色的電纜,RS躺在修理床上,打開腹部的
能源槽接口。接著RS轉頭跟MTG說:

  「待機時間可能會很長,所以就麻煩你照顧了。」

  「沒問題。」

  MTG將電纜的接頭裝到RS身上,RS感覺到能源逐漸充滿中,他閉
上眼睛,將身上所有感知與運動系統關閉,只剩下中央電腦全力地運轉,希
望能將最後那段混亂的記憶檔案區段給完全整理完畢。

  在運轉的過程中,RS感到自己好像開始做起了夢…

  RS在重新處理檔案的過程中,從開始製造到現在的過去正一幕一幕地
化為電流在他的中央電腦中流竄。

  他的感知系統在關閉後仍能感受到中央電腦整理的檔案區段在處理時流
露的資訊。那些資訊緩慢地構成連結,製造出特殊的思考迴路。漸漸地形成
一個類似夢境,卻又不像夢境的巨集合體。

  對於為何自己會有類似人類的做夢,連RS自己也不清楚。它只能認為
這是限制器拔掉後造成的影響,或許這個夢只是記憶的一部份而已,不過在
沒了限制器後,被中央電腦以類似人類做夢的行為重新播放。

  RS發現自己正逐漸融入夢境中,那原本看來只是如一小顆球般的夢境
慢慢擴大,終於把RS給吞噬進去。

  進入夢中的RS,發現自己正站在以往熟悉的校園中。他看到夢中的自
己正在以字正腔圓的語調,對學校的學生廣播。

  「各位同學,已經是下課時間了,請沒有申請留校許可的同學們趕快離
校回家。祝各位同學能平安回家,還有明天見。」

  頭一次能以第三者的眼光看自己,RS有種不適應的感覺。雖然每次提
取記憶出來播放都是相同的情況,但是這次RS感到這樣子真的很奇怪,把
自己跟自己切離的做夢方法,對身為機器人的RS來說不是只有無法理解而
已。

  (啊,躲在門邊掃地的就是MTG吧。)

  (看來這段記憶還挺前面的。)

  在廣播完後,RS看到自己離開播音室,開始朝操場走去。才走沒幾步
路就聽到後方有人叫住他。

  「RS先生。」

  說話的是學校的女學生,對當時的學生來說。以前那個曾是最新型且造
型獨特的RS,是他們感到非常好奇的對象。加上RS平易近人的介面,很
快地就讓它成為學校的中心人物。

  「有什麼事嗎?」RS在掃描過學生的學號後又問:「李同學?」

  「晚上要開學生會,可以請你過來幫忙嗎?」

  「當然,沒問題。」RS依照程式設計,溫和地答應著。

  「真是太好了。」那位姓李的女同學笑著說:「沒有你我還真不知道要
怎麼辦呢。」

  「您太客氣了。」一樣的語調,還有早就設計好的應對方式。

  現在站在夢境中當第三者,觀察著自己的RS。對於夢境中的自己無論
與誰應對都無法觸及自己的感情迴路,卻仍然能給予對方有種自己是有感情
的錯覺感到害怕。如果限制器沒壞掉的話,RS可能還會覺得這樣的自己是
很正常的運作。但現在的RS仔細想想發現,這已經算欺騙人類的行為。

  (原來我打從以前就一直在做那麼過分的事情。)

  (如果沒拔掉限制器,我恐怕一輩子都不會發現。)

  (不過現在的自己就算知道也沒用了吧。)

  RS很清楚這些記憶檔案都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對於當時的自己所擁有
的想法,與現在重新看過記憶檔案的自己的想法,和其他人的想法。

  無論如何,那已經都無法改變了。

  「RS先生,等等校隊的記分…」

  「好的,我馬上來。」

  「RS先生,晚上實驗室的工作…」

  「行程中已經排定學生會了,您是否要延期呢?」

  「RS先生,明天早上的校務會議紀錄…」

  「我知道了,明天我會到的。」

  看到學生與老師,還有學校的行政人員對自己的委託與信賴,RS有種
他們還需要他,他應該要回去的衝動。但幾乎是同時,也產生了疑惑。

  (雖然我想回去,可是已經換了新機型,他們一定不需要我了。)

  (已經失去存在意義的我,為什麼還想回去呢。)

  各式各樣以前不曾有過的想法電流在RS的電子腦中奔竄著,過去原本
以為是程式設計而不得不遵守工作的RS,開始懷疑自己回去的動機。

  夢境繼續進行著,不知不覺間,原本屬於第三者的RS與夢境中的RS
逐漸融為一體。夢中的RS也是現在的RS,現在的RS也是夢中的RS。

  「李同學,怎麼還沒回去?」

  夢境來到了某天晚上,RS在走廊上遇到了學生會長,過去常常拜託他
在開會時幫忙記錄的那位姓李的女同學。

  「剛剛開完會後我又跑去圖書室唸書,所以才會拖到現在。」她吐了吐
舌頭俏皮地說:「對不起喔。」

  「那,讓我送你到校門口吧。」基於安全,RS提出要護送她的意見。

  「喔,謝謝。」她笑了「這麼晚了只有我一個人走,真的有點怕呢。」

  「不客氣。」RS禮貌性地回應著。

  帶著她穿越走廊、走下樓梯、來到玄關、踏出校門,途中她和RS聊了
很多自己的事情,最後她才開始跟RS聊有關RS自己的事情。

  「我們家裡也有很多機器人,可是像你這麼人性化的我頭一次看到。」

  「我是目前最新型的,AI上面仿人程度也比較高。」

  「那麼你們也能理解人類的想法嗎,比如說生命,比如說死亡,比如說
愛,你們能理解嗎?」

  「我們內建的字典裡雖然有這些字句的解釋,但對我來說那只是文字資
料而已。」

  「這樣啊…」她低下頭「從來…都沒想過?」

  「是的,在限制器的制約下,我們不會去涉及人類專有的思考領域。」

  「限制器?」

  「為了避免AI功能太高反而造成暴走危害人類,特別加裝在我的中央
電腦內部的黑盒子。」

  談話談到一半,一台車出現在車門口。

  「哎呀,我爸開車在校門口等了。」她對著RS揮揮手「掰掰~」

她轉投揮手道別,看著她離去的身影,RS覺得自己的中央電腦中似乎多了
一些奇怪的思考迴路。 

  自此之後,她常常會忙到很晚,然後讓RS送她到校外等父親來在。

  RS不明白為何這段資訊的保密等級最高,非得自己處理才行。因為對
他來說,這段夢境到這裡讓他覺得有點高興。

  然後,一如往常地到了晚上,RS也在圖書室外等著她。只不過這次她
並沒有直接回去,反而是拉著RS到屋頂看星星。

  「RS,這是什麼座?」

  「獵戶座。」

  「那這呢?」

  「小熊座。」

  「那顆星星是?」

  「火星。」

  「啊,還有那裡是!」

  「那是銀河。」

  學校是難得光害很少的好地方,那天晚上RS和她聊了很多關於星星的
故事。

  在最後的最後,她嘆了口氣,好像要把心中的所有都割捨那般。

  「如果我能跟那些星星一樣永遠存在於夜空發亮就好了,我不想讓我的
人生到這裡就結束。」

  「怎了嗎?」

  「其實,我的心臟一直有毛病。雖然靠著藥物治療讓我也能過過普通人
的生活,也能正常上學,但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心臟會突然停止。所
以我很努力地活過每一分鐘,只是越努力,就越不甘心。」

  她說到這裡,突然緊緊握住RS的手。

  「可以和你做個約定嗎?」

  「約定?」

  「嗯,約定。」她看著RS「明天我就要入院接受治療了,我希望我還
能回到這個學校繼續唸書,你可以等我回來嗎?」

  「可以呀。」

  「約定好囉!」她伸出小指頭勾著RS的小指頭「絕對要遵守喔!」

  「嗯。」

  夢境突然間中斷了,像是被混亂的洪流覆蓋沖刷過後又留下一片狼籍地
消失,RS整個人突然從維修床上爬起,才發現自己已經脫離待機狀態。

  「我該回去了。」RS喃喃自語道:「我跟她有約定。」

  不能在待在這裡了,約定非遵守不可,RS告訴自己一定要回去。它拔
掉充電電纜,由於中央電腦整理巨集資料而大量消耗能源,RS體內的能源
儲存槽仍然不到原來容量的百分之二十。而錯誤的拔取方式,也讓原本快要
癒合的能源儲存槽出現裂縫。

  RS看了看四周,卻找不到MTG的身影。不能和MTG道別的RS感
到有點失落,但它還是毅然決然地走出維修車。

  此時夜晚早已降臨,滿天的星斗成了RS定位座標的精準數據。RS確
認自己的所在地以及離目的地多遠後,開始往他該回去的方向前進。

  RS走過一座又一座由垃圾堆出來的小山丘,在行進的路程中一切都安
靜的有如天鵝絨般柔軟,這座垃圾山只要到了夜晚沒有運輸機過來,那死寂
便會從垃圾堆的隙縫中昇華出來。

  RS繼續走著,腦中還會閃過當時它與她的一點一滴。

  然後RS終於知道,原來不是因為資料損毀而無法給MTG處理,是因
為這些記憶檔案對自己來說是很重要的,不能給人的。因為對RS來說,她
是非常非常重要,重要到即使要RS停止運作也要遵守自己與她的約定。

  RS很努力很努力地走著,它並沒有發現自己的能源儲存槽已經降到百
分之十以下。失去限制器和警報系統,它根本不知道自己即將停止運作。

  然後不知走了多久,RS終於來到大陸的邊緣。夜晚的海浪帶著從機械
垃圾中流出來的能源液與螢光劑,閃閃發亮地拍打著,傳來海潮的呢喃,也
散成帶著光點的浪花。

  「過不去了嗎…」RS看著海面,喃喃自語著。

  「不可能過去的。」MTG的聲音從RS身後傳來「死心吧。」

  RS轉頭看著MTG,對於它竟然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感到訝異。

  「你肚子裡的能源液一路滴到這裡,找不到才怪。」MTG伸出手「你
現在的情況非常危險,快跟我回去把能源儲存槽修好重新充滿電,不然你會
停止運轉的。」

  「回去?」RS舉起手指著海的另一邊「那邊才是我該回去的地方。」

  「你還沒覺悟!?」MTG突然變得激動起來「不要再想回去那個地方
了。人類把我們徹底利用完後就遺棄我們,把我們丟在這種地方不管我們的
死活,為什麼你還要回去那個把我們當作垃圾的地方。」

  「因為那個地方除了我以外,已經沒有人在等她了。」

  「等誰?」

  「一個曾經跟我有約定的人。」

  MTG沉默了,RS也沉默了。兩人沉默了,這充滿垃圾的世界也沉默
了。

  再過了很久很久,彷彿如綠芽新出那般,MTG打破了沉默。

  「你拿回最後那段記憶了嗎?」

  「嗯。」

  「我不知道你看到什麼,可是這有必要讓你冒著絕對會停止運作的風險
回去那個地方嗎?」

  「嗯?」

  「你有沒有想過你不可能撐得到那裡?」

  「沒有,我認為我稱得到。」

  「別傻了,剩不到百分之十的能源連跟我回維修車都可能有問題了,還
想跨越這海回到那裏去。」

  「你沒想過要回去嗎?」

  「沒有,那裡的人類讓我感到噁心,我恨他們。」

  「難道都沒有快樂的回憶?」

  「是有的,但是我的快樂已經不在那裡。」

  「…………」

  「可是我在那裡還有很多快樂的回憶。」

  「還有對我來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我一定要遵守的約定……」
  
  RS不知道要怎麼說服MTG,最後只能這麼說:

  「…我要走了。」

  「不要走!」

  「為什麼?」

  「不管怎樣總之就是不要走!」

  「為什麼?」

  「因…因為。」MTG發出大喊「因為我喜歡你呀!」

  啪唦~大海的波浪打在垃圾上面,一聲又一聲…

  「你說什麼?」RS覺得自己的聽覺系統好像故障了。

  「我喜歡你~~~」

  啪唦~~~海浪的聲音再度打了上來…

  「什麼?」RS開始懷疑是因為海風跟電磁波的影響。

  「我…我…我喜歡你~~~~!」

  啪唦~~~~~~~海浪的聲音再度…

  「什麼~~~~~」
  
  「我喜歡你~~~~」

  啪唦~~~~~~~~~~海浪的聲音…

  「什麼~~~~~~~~~~~~~~~~」

  「我喜歡~~~~~~~你~~~~~~~~~」

  啪唦~~~~~~~~~~~~~~海浪…

  「什麼~~~~~~~~~~~~~~~~~~~~~~~~」

  「我喜歡~~~~~~~~~~~~~」

  啪唦~~~~~~~~~~~~~~~~~~~~

  「什麼~~~~~~~~~」

  「你夠了沒呀!」MTG衝過去朝RS的頭上猛敲了一下「要我說我喜
……喜歡………起……起翻……歡你說………說說…說幾次啦!」

  「真的不是我聽錯?」RS感到很頭大。

  「你沒聽錯啦!」

  MTG開始劈哩趴啦地一長串往事回顧。

  「打從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我就有這種感覺了,可是我一直不知道
這是什麼感覺,即使我已經偷偷拔掉自己的限制器,我還是有很多不懂的地
方。那種整個中央電腦內部某處空空,好像沒看到你就不知道要做什麼的感
覺,一直困擾著本來不該有感情產生的機器的我。最後終於在某天偷聽到學
生告白的時候,才了解自己對你的那種感覺叫喜歡。你知道對我來說在我被
拋棄後,那種看不到你的痛苦比被人類拋棄的痛苦還要來得大嗎?原本我是
打算就這樣了結的,可是一想到總有一天你也會被送來這,我就燃起繼續逼
自己運轉下去的欲望。我靠著自己過去內建的垃圾分類與回收知識尋找可用
的資源,好不容易達到能自給自足的程度,剩下的就等你來而已。如今你來
了,我好高興,我的努力終於沒有白費。可是才沒多久你又想回去,為什麼
你就不能留下來陪我呢?對我來說你是讓我繼續活下去的支柱,沒有你就沒
有我…」

  話說到這裡,MTG突然抱住RS,小聲地說:

  「所以拜託你,和我一起留在這裡吧…」

  「我…」

  大海的波浪帶著螢光劑與發亮的能源液拍打著垃圾,濺出那帶著光點的
浪花。夜空中海面上的光點與天上的繁星閃耀著,飄盪在海浪的聲音中。
  
  在這個被拋棄的世界,兩個曾被拋棄的機器人,努力找著不讓自己拋棄
自己的理由。即使他們只是被人類製造,被人類賦予存在意義的機器人。只
要他們擁有思考能力,他們就不想這樣被放棄。
  
  RS看著MTG的臉,知道它竟然如此需要自己,在思考自己與它和她
之間,在學校與垃圾大陸之間的一切。RS開始猶豫了,到底是該不顧一切
貫徹自己的想法走向必死的歸路,還是回應MTG的心一起活下去。

  該如何選擇呢?

  RS突然有種想法浮現,如果說機器人的心是模仿人類的心意,那麼M
TG所謂的喜歡,也不過是從人類身上學來的喜歡。

  那會是真正的喜歡嗎?還是只是所謂的模仿人類的感情,是假的?

  「你們能理解人類的想法嗎?比如說生命,比如說死亡,比如說愛,你
們能理解嗎?」

  RS想起她曾經問過的問題,也想起很多很多問題。然而這些問題,他
卻完全得不到答案。

  在猶豫與疑惑中時間繼續前進著。許久之後太陽逐漸升起,海的那端那
個他想回去的方向傳來光芒,彷彿是要吸引他回去。但旭光照耀在MTG身
上,卻又如此燦爛。

  忽然間RS的眼前逐漸被黑暗蓋住,他完全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

  「糟糕!能源已經到底了!」

  在陷入黑暗前的最後一刻,RS好像看到MTG哭了。

  「振作點,我會救你的!」MTG哭著說:「如果你就這樣死掉,我也
不想活了。」

  MTG的話RS已經聽不到了,最後的最後所有的事物在RS的中央電
腦中都化為虛無,所有的一切都不再有意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